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七十七章 仙罚

第七十七章 仙罚

    冲霄子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立了大功,师兄空虚子反而狠狠白了一眼。并且传音入密,阻止自己把事实当众出来。

    要是在平时,晚一辈的南望、瑶环等几个长老早就屁颠屁颠迎接了。今儿个却不搭理,只顾围绕着师兄商讨什么,声音又低又急。

    倒是屁孩南星跑上前,气呼呼叉腰站立几步外,眼含泪水瞪着自己。仿佛面前是一条偷吃羊羔的大灰狼,恨不得咬一口。

    云飞疾步追过来,先躬身向太上长老行礼,然后歉意地勉强一笑。不话,迅速拉走了面颊鼓成包子状,差点哇哇大哭的孩子。

    简直莫名其妙!

    冲霄子只是懒得动脑筋,又不蠢。明显感觉云飞的笑容僵硬,如同戴着厚厚假面具,纯粹敷衍了事,毫无诚意。

    反正世间曲里拐弯的事儿太多,费那个神干嘛?

    他搔了搔光秃秃脑壳,百思不得其解。懒得刨根问底了,转身蹲下研究大白鲨。

    空虚子同六大长老的临时会议简短急促,寥寥十数语便有了结果。

    涵虚子、归来子、抱缺子匆匆散开,有的召集水性精熟弟子,有的安排人手去搬坛瓮盆、拿刀斧钎、赶牛马车来,有的命令速取笔墨纸砚及灯笼火把。

    精英弟子、内门弟子、教习和燕子楼的人则被瑶环、瑶华聚拢,十几个一组分开。叮嘱他们趁记忆热乎,赶快默念回想,相互背诵印证“仙人祖师爷”传谕的两篇口诀。

    杂役弟子大多被派遣回岛内取东西,伶俐之人立刻联想到海面结冰,冰块里的灵气必定浓郁得无可复加。莫不是准备凿碎后就地分食,吃不完再拖回洞窟封存?

    但他们地位低微,纵然心里冒出了千百个问号,也紧闭嘴巴不言语。

    仙人祖师爷临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本来是大的荣光,大的好事,没料到竟被被太上长老搅黄了。

    自家咋慌乱得很,心脏砰砰乱跳,只想快点跑,不会大祸临头吧。

    空虚子长叹一声,面沉似水,带领同样眉头紧锁的南望,一前一后走向那条肌肉一颤一颤,眼神凶狠桀骜的庞大白鲨。

    最后一抹霞光返照,空生出了些许淡红,仿佛垂下血幕。

    “快,快快快……看,看海上!”

    在一片窸窣移动,琐碎念诵声中,一道结结巴巴、惊恐至极的尖叫突然蹦发,显得格外刺耳,却不知由哪位弟子发出。

    迈步欲行的人停下脚步,闭目默诵的睁开眼睛……

    唰,都昂起了头颅。

    所有行动静止,低语消失,目光投向海面。

    此前,“白玉柱”向四周呼呼冒出白色的“灵雾”。

    此刻,“白玉柱”突兀地向上喷出一朵巨大白云,上升百丈后散开,垂下,回卷……

    在轻微的海浪激荡声中,海鸟悠远的鸣叫声中,黯淡的血色幕上静悄悄“长”出了一朵庞大洁白的“蘑菇”,妖异阴森。

    蘑菇云?

    众人脑袋瓜里顿时一片空白,只顾木呆呆望着,根本来不及反应。

    威压骤然降临。

    冷漠、凌厉、肃杀……

    仿佛神明俯视尘寰,突生厌憎,要降下雷霆。

    杀气,怒意,越来越盛……

    一张黑黢黢巨弓从蘑菇云的顶端缓缓升起,静静虚悬,淡青色弓弦如一泓秋水。

    倏忽之间,那弓一晃变幻出百千张,利箭密密麻麻重重叠叠,指向港口。

    威压愈发神圣、堂皇、恐怖,铺盖地……

    众人的血液几乎冰冻凝固,运不了力提不起气。空虚子和长老们率先跪下,紧接着“扑通通”跪倒了一地。

    但威压还在继续攀升,弦拉开,箭回退。似乎,下一个瞬间便会射出泼箭雨,灭杀一地蝼蚁。

    这是,仙罚!

    从祖师爷被太上长老击落,到神弓乍现,堪堪过去半炷香。

    “仙人祖师爷,恳求您饶恕南海弟子……”

    女子细细柔柔,惶急无依地呼喊,额头磕碰石板“嗵嗵”响。

    有罗裳带头,磕头声、告饶声立刻乱哄哄响成一片。

    “神仙爷爷,求求您……”

    稚嫩的声音,由南星发出。

    “大成一统癫仙人,南海祖师在上。弟子无心冒犯,诚惶诚恐,恳乞息雷霆震怒……”

    苍老的声音,由空虚子发出。

    威压停顿了约三息,悄悄回落。千百张巨弓随后隐没,留下一张斜指下方。

    磕头与告饶声稍减,一道压抑如困兽的怒吼却迸发。

    “俺……不服!”

    冲霄子仿佛背负山岳一般艰难站起,摇晃着魁梧身躯走向海边。

    瞧见这一幕,南海诸子一时间忘记磕头求饶了。个个惊恐欲绝,牙关碰得咯咯响,面如死灰。

    祖师爷明显准备饶恕咱们了,你还去找死!

    只有空虚子还能够勉强行动,抖抖索索站立,去拉冲霄子。

    这股威压,他是抵抗得住的。可认定了海中是祖师爷,失去抵抗意志后,顿觉浑身酸软无力,表现反而大大不如师弟。

    威压凝聚,全落在了冲霄子身上。

    这货步履蹒跚,气喘如牛,却死活不肯停下。

    弓弦微微一抖,利箭依旧没有射出,但一道尖利至极的蜂鸣乍然划破海,把众人的灵魂似乎震碎,碾压成齑粉。

    刚刚迈出三步的冲霄子咕咚摔倒,口鼻渗血,躯体痉挛。

    他身旁将死未死的大白鲨猛地弹跳,一口咬住双腿砸向地面。那厮逮住机会,鱼得志便猖狂,蹦跶得才叫一个欢。立刻砸得青石板崩裂粉碎,凭空凹现出一个坑。

    十息之内,冲霄子光头上大大的疙瘩异军突起。面孔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众人目瞪口呆,双股颤栗。一边恳求,一边腹诽。太上长老,您老人家太生猛了,连仙人的台也敢拆,自求多福吧。

    巨弓挟利箭缓缓沉入云中。

    威压慢慢消逝。

    大白一个猛扣将冲霄子砸进乱石堆,吐出双腿。兀自咽不下恶气,趴港口阶沿上恶狠狠昂起瘪下去一块的头颅。

    无量尊,谁也不傻。

    跪倒一地的南海教众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尽量缩身子体积。尤其那些爱洁净的女子,被鲨鱼咬死都好,要是被喷一身腥臭的口水,简直没法活了。

    大白鲨用眼睛来回扫视了一阵子,凶光收敛,翻身扑入大海。

    “哗啦”一声巨响,四五丈高浪花溅起,被风吹向港口,下了一场毛毛细雨。

    须臾风平浪静,“白玉柱”拖拽着一圈巨冰移动,速度渐渐加快。蘑菇云团在扯动中变形,稀薄,终于无影无踪。

    自始至终,仙人祖师爷都没有再现身。

    远远望去,一根孤独的白柱子在海面上固执前行,一点一点融进了沉沉暮色,好像一根光秃秃的凄凉旗杆。

    众人陆续站立,嘴巴半张,表情复杂。

    冲霄子从碎石堆里坐起,茫然摸了摸血迹斑斑的峥嵘头角,如梦初醒。

    空虚子冷冷瞪着师弟,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势大力沉的一记窝心脚踹得他流星般飞起,撞到了港口山峰的石壁,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众人牙痛似的“滋”了一声,低垂下脑袋瓜,不敢多看。

    雷劫六重境的世外高人铁青脸谁也不理,几步跨到海边,顿足捶胸。

    “祖师爷,您老人家好歹留下一点灵气呀……偌大一块灵冰,能够令南海一脉提升多少弟子,就这么白瞎喂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