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替天行盗 > 第三百七十二章【毁灭证据】(上)

第三百七十二章【毁灭证据】(上)

    程玉菲和刘探长很熟,她已经被提前请到了刘探长的办公室,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刘探长笑道:“玉菲,这么晚了还要过来,有什么要紧事?”

    程玉菲笑道:“刘叔叔,的确有些事情,本来以为您回家了,可打电话过去,才知道您还在巡捕房开会,反正我的侦探社离您这儿不远,于是就过来跟您见上一面了。”

    刘探长道:“坐吧,咖啡还是茶啊?”

    程玉菲举起自己面前的半杯咖啡道:“不喝了,就快喝饱了。”

    刘探长哈哈笑了起来:“你啊,这是抱怨刘叔叔让你久等了。”

    程玉菲也笑了起来:“不敢不敢,我怎么敢抱怨咱们法租界的华探总长?”

    刘探长叹了口气道:“什么华探总长,说起来风光,其实就是个受夹板气的职位,法国人看不起我,同胞在背后骂我,两边不是人呐。”

    程玉菲道:“可别这么说,刘叔叔还是为租界的老百姓做了不少的实事儿。”

    刘探长道:“别恭维我了,说,这么晚过来到底有什么事?”

    程玉菲道:“今天罗猎去探望周晓蝶了,我按照您的指示,全程陪同。”

    刘探长道:“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情况?”

    程玉菲道:“周晓蝶的情绪原本非常低落,可是在罗猎探望她之后感觉好转了许多。”

    “罗猎是不是跟她说了什么?又或者做了什么暗示?”

    程玉菲道:“没有!”

    刘探长道:“罗猎这个人可不简单啊。”

    程玉菲道:“能让法国领事出面看来他在黄浦的关系很广。”

    刘探长道:“我指得不是这个,当年他被列为杀死于卫国的嫌疑人,就被关在这座巡捕房,我们可谓是重兵防守,启动了巡捕房有史以来最严密的监管措施,可最后,还是被人给劫了狱,我的不少弟兄就死在那个晚上。”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所以他对罗猎并无好感,虽然时过境迁,已经证明了罗猎的清白,可是他死去的那些弟兄又找谁去讨回公道?

    程玉菲道:“我总觉得罗猎用某种我没有觉察的方式影响了周晓蝶,可是我当时全程紧盯着他,甚至他和我说话的时间都要比周晓蝶多,我实在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

    刘探长道:“可能你对他太过重视了,他也许没那么厉害,也许他什么都没做,是你想多了。”他拍了拍面前的卷宗道:“这件案子证据确凿,我们刚才开会就是讨论案情,等拿到周晓蝶的认罪书,就可以彻底结案,其实等于已经结案了,三天之后她会被移交给巡捕房,我保证让她在一天内认罪。”巡捕房想让人认罪有无数种手段。

    程玉菲道:“刘叔叔,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亲眼看看你们找到的赃物。”

    刘探长愣了一下:“翡翠九龙杯?”

    程玉菲点了点头:“我想看看它究竟是真是假。”

    刘探长道:“这只怕不行了,现在所有的证物和赃物都被封存,严密看管起来了,事关重大,不容有失啊!”

    程玉菲道:“我总觉得这件案子过于顺利了。”

    刘探长道:“顺利才好,如果到处都是障碍,我还有这些弟兄全都得被解雇回家,这世道,大家还要靠这碗饭养活家里呢。”

    程玉菲意识到今晚是不可能看到证物的,她决定离开,起身告别道:“刘叔叔,我先走了,您也早点回家休息。”

    刘探长道:“今天不回去了,翡翠九龙杯的事儿传得沸沸扬扬,我担心有人会产生据为己有的念想,实在是不容有失啊,等明天我把这些证物全都呈上去,才敢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程玉菲离开巡捕房,撑开雨伞,缓步向自己的侦探社走去,自从今天遇到了罗猎之后她就觉得心神不宁,程玉菲的脑海中反复回想着罗猎和周晓蝶见面的情景,表面上看这次探视毫无破绽,可罗猎为何要把不多的见面时间用在自己的身上?他当时明明可以问周晓蝶更多的问题?

    一道黑影从后方冲了上来,伸手去抢夺程玉菲的手袋,还未靠近程玉菲的身边,程玉菲就已经惊觉,她一脚就踹在对方的小腹,将那名劫匪踢得腾空飞了起来,然后重重跌落在湿漉漉的石板地面上。

    劫匪痛得一声闷哼,此时从旁边的小巷里面又冲出来两人,他们显然是一伙的,看到同伴出师不利,慌忙出来接应,其中一人还掏出了匕首,咬牙切齿道:“贱人,识相地把东西都交出来,我们只是劫财,别逼我们杀人。”

    程玉菲收起了雨伞,冷冷望着三人,那名那匕首的劫匪看到没有把她吓住,举着匕首向程玉菲冲了上去,程玉菲手中雨伞一抖,雨伞的尖端已经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对方的匕首,劫匪感到手腕一麻,匕首已经飞了出去,程玉菲手腕灵蛇般摆动,收起的雨伞,如同铁棍一般重击在那名劫匪的颈部,劫匪在重击之下身体失去平衡,脑袋撞在一旁的围墙上。

    还有一名劫匪绕到后方试图偷袭,程玉菲手中雨伞如同利剑般向后直刺,在距离劫匪咽喉还有半寸处停滞不动,冷冷道:“滚!”

    三名劫匪这才知道遇到难啃的硬骨头,三人哪还敢再继续逗留,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离开。

    程玉菲再度撑开雨伞,挡住了头上的雨丝,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放下雨伞,抬头望着细雨霏霏的夜空,程玉菲咬了咬樱唇:“我怎么这么傻!”罗猎跟她对话等于是在她的头顶撑起了一把伞,伞下没有一丝细雨,可伞外依然雨下不停,罗猎不仅仅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甚至对自己进行了某种程度的催眠。

    想通了其中的道理之后,程玉菲陷入深深的懊恼之中,她甚至不愿撑起雨伞,宁愿就这样在雨中淋着,她希望这场雨能够让自己变得更清醒一些。

    蓬!程玉菲听到了一声闷雷,抬起头,远方的天空有些发红,她眨了眨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失火了?在这样的雨夜居然失火了!刚才的那声闷雷应该是爆炸。

    这已经是最近几天来发生在法租界的第二场火灾,这次的火灾发生在一座废弃的仓库,仓库里面没有人,周围民宅距离都很远,虽然火势很猛,但是波及到民宅的可能性并不大。

    整个租界的警力都出动了,绸缎庄的事情刚有眉目,这边又发生了火灾,如果发生人员伤亡,会让巡捕房此前的努力前功尽弃。

    巡捕房出动巡警前往救火的时候,一道黑影悄然从巡捕房的屋顶攀援而下,轻轻拉开窗户,面对里面的铁栅栏,他只是用双手一扯,就扯出了一个可供他自由通过的缝隙,黑衣人进入巡捕房内。

    巡捕房对面的楼顶,罗猎通过望远镜观察着巡捕房周围的情况,负责潜入的是张长弓,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的情况对周晓蝶太过不利,就算周晓蝶不承认所有的指控,那些巡捕房掌握的证据仍然可以将她定罪。

    罗猎虽然在周晓蝶脑域中找到了关于她被人控制意识的证据,但是这些证据不可以公开,即便是公开也没有人会相信,无法用来作为周晓蝶无罪的证明。于是罗猎想到了这个铤而走险的办法,唯有毁灭对周晓蝶不利的证据,才能让她暂时脱离危险,罗猎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周晓蝶更是为了安翟,在安翟清醒之后,如果知道周晓蝶被定罪,只怕他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废弃仓库的爆炸和失火也是罗猎一手导演,目睹张长弓成功潜入巡捕房内,他暗暗松了口气。他观察着巡捕房周围的状况,制造的这场火灾成功吸引了巡捕房的大半警力,现在的巡捕房防守相对薄弱。

    以张长弓的能力,进入巡捕房,毁灭物证并不难。

    街角处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这身影正快步奔向巡捕房,罗猎从身形判断出来人是程玉菲,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已经被她察觉?

    罗猎低声道:“程玉菲向巡捕房去了,你要小心。”他是通过微型对讲机对张长弓说话,这种对讲机是他从智慧种子中找到的图纸,应当说这种设备超越了时代,来自于未来,罗猎根据图纸制作出来了一些工具,他的目的并不是要用这些工具来改变历史,只是要为他们的行动多一些保障。

    相隔遥远,张长弓仍然将罗猎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对罗猎真是佩服,自己的这位兄弟简直是无所不能,连如此神奇的电话都能够制造出来,他们相隔的距离这么远,居然可以隔空对话。

    张长弓低声道:“明白!”

    他闪身出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门外巡逻的一名巡捕打晕,在这次行动之前,他们达成了共识,如无必要尽量不要伤及无辜。

    张长弓进入四楼,可证物室,却在二层。他事先已经将整个巡捕房的建筑结构图研究透彻,了然于胸,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地方。

    张长弓猫着腰向总电闸的位置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