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替天行盗 > 第三百六十九章【神探】(下)

第三百六十九章【神探】(下)

    罗猎确信自己没听错,三字经?他和瞎子认识了那么多年,却从未听瞎子说过有关于东山经的任何事,按理说瞎子跟自己无话不谈,应当不会瞒着自己的。

    罗猎轻声道:“瞎子,我是罗猎,我是罗猎啊!”

    瞎子的神智并不清醒,喉头含糊不清道:“晓蝶……晓蝶……”

    傍晚的时候,叶青虹过来送饭,让罗猎惊喜的是,张长弓和铁娃也从满洲过来了,其实他们两人早就说好了要来,因为在奉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耽搁了一段时间,他们听叶青虹说瞎子出了事,于是马上就来到了医院。

    看到瞎子伤情如此严重,张长弓也是义愤填膺,他们两人决定留在医院照顾瞎子两口子的安危,让罗猎先回去休息。

    罗猎倒不是想休息,而是今天得知的事情有些奇怪,他想去火灾的现场看看。

    叶青虹驱车带着罗猎前往火灾的发生地点,听罗猎说起今天的见闻,叶青虹道:“瞎子是不是回去拿钱呢?”以叶青虹对瞎子的了解,他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财迷。

    罗猎道:“瞎子虽然贪财可大事上不糊涂啊,钱重要还是命重要?更何况还有周晓蝶呢?”

    叶青虹道:“说起周晓蝶,我倒是有句话想说。”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道:“我和她的事情你应当知道。”

    罗猎当然知道,周晓蝶的父亲肖天行也是害死叶青虹父亲瑞亲王奕勋的凶手之一,叶青虹后来为父报仇,雇用自己前往凌天堡,其实是用自己来吸引凌天堡的注意力,上演了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罗猎拍了拍她的手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叶青虹道:“虽然都是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可毕竟忘不掉,否则我们来黄浦那么久也不会避而不见。”

    罗猎道:“我相信周晓蝶对瞎子的感情,她不可能害瞎子。”

    叶青虹道:“我也相信,我没怀疑她,只是周晓蝶的背景你不要忘了,肖天行当年威震苍白山,像他那样的人,不可能不为自己留几条后路,如果周晓蝶知道一些秘密呢?”

    罗猎道:“你怀疑瞎子这次是受了她的连累?”

    叶青虹道:“只是怀疑罢了,没什么证据,可刚才听你这么说,我又去了解了一下他们的伤情,好像周晓蝶并不严重,既然她知道瞎子要回去,为什么不阻止他?”

    罗猎其实也考虑过这一层,但是他并不相信周晓蝶会害瞎子,他去绸缎庄的时候,偷偷观察过他们两口子,彼此间的幸福绝不是伪装。

    叶青虹停下汽车道:“就是那里。”

    罗猎道:“你先回去吧,等会儿我自己回去。”

    叶青虹道:“也好,对了,我把车留给你,我坐黄包车回去。”

    罗猎摆了摆手道:“不用,别让小彩虹等急了,她可离不开你。”

    叶青虹笑了:“你晚上也早点回来,张大哥他们不是来了嘛,又不用你在医院守着。”

    罗猎道:“今晚我还是不回去了。”

    叶青虹道:“行,那回头我让司机送辆车去医院,你用着也方便。”

    罗猎准备下车,叶青虹却又抓住他的手臂,罗猎看到叶青虹依依不舍的样子,笑了笑,凑过去在她的俏脸上吻了一下,叶青虹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他:“小心点啊!”

    罗猎来到绸缎庄前,经历了这场大火之后,绸缎庄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瓦砾,不但是绸缎庄,周围的五户人家也跟着遭了秧,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罗猎已经通过白云飞主动联系了这几家邻居,所有的损失都由他来承担。

    巡捕已经调查过现场,虽然火灾现场象征性地扯了几根绳子,不过并未起到真正阻拦的作用,已有不少的当地人在废墟中寻找可用的物品。

    罗猎站在绳圈外观察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罗先生对侦查也有兴趣?”

    罗猎知道是程玉菲,他转身看了程玉菲一眼,然后道:“刑侦方面的事情我不懂,不过也想来看看现场的损毁情况,周围邻居也因为这场火灾蒙受了不少的损失,作为安翟的朋友,我有必要帮他处理一下这些事情。”

    程玉菲道:“安先生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

    罗猎道:“换成是我遇到了麻烦,他也会不计代价来帮我。”

    程玉菲道:“这现场已经没什么价值了,我调查过,倒是有几点发现。”她向罗猎道:“罗先生有兴趣的话,不妨咱们去前面的面馆坐下来说。”

    罗猎这才想起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他点了点头道:“好啊,我请!”

    程玉菲点了一碗阳春面,罗猎叫了一份熏鱼面,黄浦这样的面馆有许多,光顾这间面馆的多半都是住在的百姓,他们议论最多的都是昨晚发生的火灾,罗猎和程玉菲面对面坐着,程玉菲把他叫来,却没有主动说话,多半时间都在听周围人的议论。

    罗猎猜到程玉菲来这儿吃面的原因之一就是听这些客人的闲谈。

    罗猎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内容,于是埋头专心吃面。

    程玉菲道:“安翟是被人打晕的,我在火灾现场发现了一根铁棍,上面有他的血迹,我专门询问过医生,安翟头部所受的伤,区域并不大,应该不是落下的房梁砸中所致,而且如果是被房梁砸中了头部,他恐怕已经死了。”

    罗猎道:“照你这么说,昨晚火灾之前有人潜入了绸缎庄?”

    程玉菲道:“几乎能够断定,根据我的了解,当晚绸缎庄只有两个人,如果没有第三个人潜入,那么将安翟打晕的人只可能是周晓蝶。”

    罗猎道:“他们是夫妻啊。”

    程玉菲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反目的事情很常见啊。”

    罗猎摇了摇头道:“他们夫妻两人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对周晓蝶也算了解,她不可能去害自己的丈夫。”

    程玉菲反问道:“你真的了解她吗?”她将筷子放在碗上:“周晓蝶的父亲是肖天行,肖天行你应该听说过吧,苍白山狼牙寨的大当家,满洲势力最大的土匪,后来死于仇家暗杀,周晓蝶是土匪头子的女儿。”

    罗猎对程玉菲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此女黄浦第一神探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她在调查方面的确下了一番功夫,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周晓蝶的底查了个清清楚楚。

    罗猎道:“这我没听说过。”

    程玉菲道:“你没听说过?”

    罗猎的表情古井不波,程玉菲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破绽,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努力根本是徒劳无功,她点了点头道:“你对周晓蝶不了解并不奇怪,可安翟你应该了解吧。”

    罗猎道:“程小姐有什么话只管说。”

    程玉菲道:“安翟过去一直和他的外婆相依为命,老太太姓陈。”

    罗猎道:“陈阿婆三年前就过世了。”

    程玉菲道:“罗先生口中的这位陈阿婆大名叫陈九梅,江湖人称千手观音,三十年前曾经是盗门第一高手。”

    罗猎虽然和瞎子关系如此亲密,也从未听他说起过这件事,程玉菲说得如此笃定应该不是撒谎,而且她也没有撒谎的必要。罗猎道:“此事和昨天的纵火案又有什么关系?”

    程玉菲道:“陈九梅之所以能够被尊称为盗门第一高手是因为她曾经潜入清宫大内,盗取了两样宝贝,一,是乾隆爷生前最爱的翡翠九龙杯,还有一件东西是皇家世代秘藏的东山经。”

    罗猎听到东山经三个字内心为之一震,他今天在医院就听到瞎子在神志恍惚的时候多次说出东山经这三个字,看来程玉菲所言不差。

    罗猎道:“翡翠九龙杯我听说过,这东山经是什么?”

    程玉菲道:“东山经乃是一本皇家秘典,相传是从上古流传至今,其中的内容关乎于龙脉天运,清朝成立之后,据说在康熙帝的手上一分为二,将之分成了上下两册,上册是地理,下册是天象。陈九梅盗走的就是下册,有种说法,大清之所以被灭和东山经遗失有关。”

    罗猎笑道:“这种事情只怕是以讹传讹,没什么可信的。”

    程玉菲道:“陈九梅盗走这两样东西之后就人间蒸发了,当时清朝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大内高手追捕陈九梅,江湖中的黑白两道也对陈九梅展开了围猎,可这陈九梅也很有本事,居然销声匿迹,三十年间,再无任何音讯传出。”

    罗猎道:“你怎么证明陈阿婆就是陈九梅?”

    程玉菲道:“因为我找到了一样东西。”

    罗猎望着程玉菲,不知她到底找到了什么。

    程玉菲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布包,然后小心展开,布包里面有一块翡翠的碎片,虽然只是一部分,也能够看出这翡翠水头十足,实乃难得一见的珍品,如果此物未曾破损,其价值更是难以估量。

    程玉菲道:“这就是翡翠九龙杯的残片,我们不妨做出一个推断,当时安翟回去是为了取回翡翠九龙杯和东山经,而有人恰恰在等着他去拿这两样东西,在安翟取回东西之后,纵火者对他发动了突然袭击。安翟不慎将九龙杯掉在了地上,这算得上是一次意外。”

    。着笔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