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冯骁办案多年,为了搞定一些死硬分子,没少干过发动人民汪洋大海这种事,可今天却是头一回,自己陷入了群众的包围圈,居然莫名其妙成了反派。但好在他工作多年,神经早就坚韧无比。就像是完全没听到四周的掌声和喝彩一样,他缓缓走到林淼跟前,蹲下来,语气甚至比刚才更和蔼好几分地问道:“小朋友,你的话,说完了吗?”

    林淼果断道:“没有,给我来罐旺仔牛奶,我还能再说二十场。”

    冯骁道:“旺仔牛奶,伯伯是没有,不过伯伯有个别的东西,你可以拿去看看。”冯骁说着,朝人群某个方向招了招手。跟他一起过来的秘书,手里拿着个公文包,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冯骁的秘书来到冯骁跟前。

    冯骁淡淡道:“拿出来,让小朋友过过目,免得说咱们办事不讲规矩。”

    冯骁秘书点点头,打开公文包,取出一份文件递上来。

    林淼还没看,心里就先咯噔一声。

    狗日的……

    真有啊……

    “小朋友,上面的字和公章,应该都认识吧?”冯骁拿着调查令,在林淼眼前晃了晃。

    林淼仔细看了眼,不需要怀疑,东西肯定假不了。

    冯骁露出微笑,站起身来,走道老林跟前:“林主任,请跟我走吧。”

    事情的转折来得太快,老林还没从刚才形势逆转的欣喜中走出来,突然一看到冯骁出示的手续,不由得一阵眼前犯晕。他倒是不怕查,只是养尊处优久了,情绪波动太频繁,血压有点扛不住。而这时候,原本已经开始欢呼胜利的路人们,也都安静了袭来。

    别人真的有手续啊……

    站在老林身旁的胡剑慧,一颗心陡然就提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冯骁原以为已经偃旗息鼓的林淼,突然又开了口:“伯伯,你现在是要我爸爸配合你调查吗?不是拘禁对不对?”

    冯骁沉默一下,摇头道:“不是拘禁。”

    林淼马上又问:“那讲道理,应该可以安排人,陪着我爸爸一起过去的,就算不旁听,跟在外面总可以吧,我爸早饭都还没吃,就跑过来这边了。喊个人,帮你们跑跑腿总行吧?”

    冯骁又沉默了一下:“可以。”

    林淼马上冲在人群中装死的林国华喊道:“小叔!你陪我爸去一趟!”

    林国华瞬间脸就绿了。

    艹你妈……!别拉老子下水啊!

    林国华心里狂骂不止,依然像个死人,不声不响。董希伯实在看不过眼,皱眉喊道:“国华,愣着干嘛?陪你哥走一趟啊,又不是让你一起去坐牢,磨磨唧唧什么?”

    林国华没辙了,心里一万个后悔,干嘛犯贱让老林给他调动工作。

    国企工人的编制也挺好的嘛!

    要什么事业编!要什么事业编!要什么事业编!?

    他恨不能给自己来个大嘴巴子,小步挪到老林身旁。

    两个难兄难弟站在一起,脸色都不好看。

    冯骁总算看明白,谁才是这里控场的,虽然荒诞,但还是不得不转头再问林淼:“小朋友,还有别的要求吗?”

    “当然有啊。”林淼道,“你们的调查时间是多久?有时间限制吗?总能无限期配合调查吧?”

    冯骁道:“具体的时间,我们会具体研究。”

    林淼立马条件反射道:“那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具体的时间,什么又叫具体研究?”

    冯骁不由乐了:“小朋友,还对党史有研究?”

    林淼道:“看过点我这个年纪不该看的东西,算是研究过一点皮毛吧。”

    在场众人,全都听得一头雾水。只有老狄听懂了,带着些许炫耀的成分,主动小声给张幼薇解释道:“苏联人跟咱们谈海军联合舰队的事情时,苏联人想糊弄主席,就是这样被主席说破的。翻译翻译,什么叫具体时间。”

    张幼薇看林淼的眼神,不由更柔软了一些:“他看的书好杂啊……东瓯图书馆有那么多书吗?”

    “胡扯呗!”老狄笑道,“那小东西说的话,你能全信啊?”

    张幼薇不由嘴角一弯,笑容明媚地点了点头。

    场中央,冯骁见糊弄不过林淼,只能反问他道:“那你觉得,多久合适?”

    林淼理直气壮道:“配合调查多久才算合适,这个是你们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爸爸明天要上班,根据街道规定,我爸早上8点不到街道算迟到。今天这么多东瓯市的领导叔叔伯伯都在,要不你问问他们,我爸为了配合你们调查,搞得自己上班迟到合不合适?”

    这小鬼,好难缠啊,到底混什么地方长大的?

    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比江湖老混子还油?

    冯骁微微皱眉,本不想理会林淼,不料一直不作声的王市长,这时却动了。

    王市长走道冯骁身前,客客气气道:“冯局,如果我们林主任真犯了错误,我们市里绝不姑息。但是现在,你们的调查也才刚刚启动,事情还没搞清楚,林主任就还是我们的好干部。我站在东瓯市的立场行,不建议你们用对待腐败分子的态度对待林主任。”

    “我同意王市长的话。”石厅长也走了上来,他心里显然是清楚,这件事情为什么会闹到现在这么大的,亲眼见过神童的表现后,石厅长决定伸手拉孩子的亲爹一把,跟善心没关系,说到底,还是他做人的原则,总不能眼睁睁看好人被冤枉,“老冯,讲道理,你们系统的工作,我是很不应该插嘴的,这违背我自己的工作纪律。但是林主任,怎么说现在也是东瓯市乃至曲江省的一张名片。查案的话,还是慎重第一啊,不然出了冤假错案,社会影响可就大了……”

    冯骁被两个高级干部联手架在火上烤,这下就真没辙了。

    原本还以为能拿今天这个场合当主场,开门见山、敲山震虎先把林国荣拿下,现在被林国荣家的小家伙一搅和,这点主场优势就彻底没了。

    得,只能退一步了……

    冯骁抬手看了眼时间,说道:“这样吧,今天就麻烦林主任再加个班,今晚十点前,我们就让林主任下班。”说着,转头看了眼林淼。

    林淼想都不想就往大了吹:“爸,东瓯市八百万市民站在你的背后给你撑腰,谁敢诬陷你,谁敢给你泼脏水,我们全市老百姓都不会放过他!”

    冯骁忍不住了,抬手就和林淼发生了肢体接触。

    他摸了摸林淼的头,无奈道:“小朋友,不要蹬鼻子上脸啊,伯伯也是有底线的。”

    林淼却更直白道:“底线这种东西,就是一步一步试探出来的嘛!我都不怕挑明了问你们,要不是《曲江南都报》写那么多破新闻,你们会来查我爸吗?肯定不可能嘛!是不是?”

    这话一出,一直没资格吭声的罗东岳和沈望江,顿时就有点尴尬了。混在人群中的袁佳洁和尚主任,更是莫名心虚得连头都不敢抬,生怕惹了众怒,被看戏的老百姓活活群殴死。

    罗东岳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时候不说话,实在有点说不过去,硬着头皮站出来道:“孩子,你没说错,所以我们这回过来,不但是来查你爸的,也是来查你的。”

    林淼一看对面年纪最多三十五六,撑死了级别也高不到哪里去,直接就顶回去道:“你又是哪个?”

    罗东岳脸色一沉,掏出工作证道:“我是省教育厅监察处副处长罗东岳。”

    说着正要和沈望江一起,上去跟几个大领导握个手,林淼却突然来了句:“那你有和那个伯伯一样的调查令吗?”

    罗东岳差点闪了腰,对林淼瞪眼道:“我们本来有权利调查地方上的教育系统工作,查你用不着调查令!”

    “用不着就用不着嘛!凶什么?那要查就抓紧吧,就想知道我是不是神童对不对?我现在就明确地告诉你!不是!”林淼掷地有声。

    全场又安静下来。

    林淼看着罗东岳道:“我说几句难听的,你们这些人,真的是集体逻辑能力不过关啊!什么叫我是不是神童,这个神童的称号,是国家授予的,还是地方机构颁发的?都不是啊!从来也没有过啊!从来就没有什么单位,正式给过我这个头衔,东西都不存在,那还哪来的真假?原本就是个口头上夸夸我的玩笑,你们居然还哪来当个真事儿了?

    新闻媒体说什么,普通老百姓跟风相信,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们可都是衙门口的人呐,判断一件事情之前,也不喜欢先动一下脑子?”

    林淼这就基本上等同于骂街了,沈望江忍不住黑下脸,习惯性地带着几分威胁的口吻道:“小朋友,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知道吗?我们来查的,是你学业造假的事情。要是真的查出问题来,你将来哭都来不及!”

    不想这话说完,林淼不但没被吓住,反倒叉腰反问道:“那要是查不出来,你哭不哭?”

    话音落下,全场大笑。

    罗东岳和沈望江彻底懵了,这情形,跟他们来之前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不用麻烦了,抓紧吧!”两个人正懵逼间,林淼突然语言模式一变,直接切换了英语,“你们想从哪方面开始?”

    罗东岳听得一怔,没听明白林淼说了什么。

    林淼又再次大声操着英语重复问道:“你们想从哪里开始查?”

    “哦~”站在不远处的沙阳听林淼改用英语,一下子就兴奋起来。

    奶奶的,听了半天,终于能听懂莱昂纳德小朋友在说些什么了……

    罗东岳和沈望江,一个三十多岁,大学毕业后,就没再接触过英语,一个四十八岁,根本没正经读过大学,至于英语……谢谢你好早安算不算?

    两个人一脸懵逼。

    林淼又继续道:“看来你们需要一个翻译。”

    这句话,依然是英语。

    四周看戏的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林国荣他儿子是在说外国话啊?”

    “那两个当官的好像听不懂啊……”

    “都没别人家小孩有本事呢,怎么还有脸下来查人家?这下尴尬死了……”

    罗东岳和沈望江确实尴尬死了,当公务员这么久以来,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场面?

    不过好在,他们并不是两个人在战斗。

    “尚主任!让小袁出来翻译一下!”罗东岳冲着人群大喊。

    尚主任和袁佳洁这下想装死都不行了,只能拨开人群,走到场中央来。

    宋佳倩见到袁佳洁,心头立马剧烈狂跳。

    可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袁佳洁刚走出来,就跟宋佳倩对上了眼神。

    英语早就扔进太平洋里的袁佳洁,也不想在这个大庭广众之下丢人,脚还没站稳,就冲着宋佳倩招手喊道:“佳倩!佳倩你过来一下!”

    这一喊,众人齐刷刷都朝宋佳倩看了过去。

    站在宋佳倩身旁的吴宁祥,不由地露出一脸奇怪。

    宋佳倩没法子,皱着眉头走出人群,走到袁佳洁身旁,小声埋怨道:“干嘛呀你?……”

    “事急从权,江湖救急。”袁佳洁不算解释地解释了一下,然后又连忙对罗东岳道,“罗处,今天算赶上了,她是我大学同学宋佳倩,曲大外语系毕业的硕士,翻译的工作,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吧。”

    罗东岳一听,顿时就松了口气。

    曲大外语系的硕士,这下稳了……

    “你好,你好,麻烦你了。”罗东岳忙跟宋佳倩握握手,又随口问了句,“宋小姐,哪里工作?”

    宋佳倩本来就已经快要崩溃的精神,这一刻,差点就塌方了……

    她一脸纠结地指了下林淼:“我是这孩子学校里的老师。”

    罗东岳:“……”

    另一边,冯骁的秘书小声问道:“冯局,我们先走吗?”

    冯骁却摇了摇头:“再看看。”

    石厅长的秘书也提醒老石:“厅长,已经多拖了十几分钟了,该走了。”

    石厅长更干脆:“今天改行程,早上的工作全部取消,你去打电话通知一下。”

    秘书看了眼站在场中央的几人,目光多在林淼身上停留片刻,利索地点了下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