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 兄弟重逢

    龙仔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纸袋,递给凌云鹏:“我买了几块煎饼,你们先凑合着吃点,垫垫饥,等半夜时分我们就出发。“

    凌云鹏点点头,随后将煎饼递给傅星瀚:“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吧,快吃吧!“

    傅星瀚接过煎饼,一改往日慢嚼细咽的斯文样,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对于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傅星瀚来说,要是搁以前,这几块煎饼他根本就不会瞅上一眼,但此时,这几块普普通通的煎饼成了这世上最好吃的珍馐美味。

    等到十一点钟的时候,外面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龙仔轻轻地打开屋门,朝凌云鹏和傅星瀚招了招手,随后三人悄悄地朝海边走去。

    龙仔走到海边的一块礁石后面,把藏在那儿的一艘小渔船拖了出来,而后,凌云鹏和傅星瀚都上了船,龙仔摇着橹,凌云鹏划着桨,小渔船在海面上颠簸前行。

    傅星瀚这次双手紧紧拉住船舷,就算是晕船晕得想吐,也不敢放手,他怕万一自己一松手,那可怕的一幕又要重演了,真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小船在夜幕中快速地朝对岸移动,终于靠岸了。龙仔和凌云鹏一起将小渔船抬进了灌木丛中,然后龙仔带着凌云鹏和傅星瀚前往江伯的小木屋。

    龙仔敲了三下屋门,里面的油灯亮了,有个声音问道:“谁啊?“

    “江伯,是我,龙仔。“龙仔轻声地回答道。

    “是龙哥回来了。“屋内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阿荣,明仔和阿杰都从床上跳了下来。

    江伯连忙起身将屋门打开。龙仔,凌云鹏和傅星瀚连忙闪了进来。

    “龙哥,龙哥。“阿荣等人将龙仔围了起来,问长问短。

    “龙哥,你没事吧?“明仔担心地问道。

    “我不是很好啊?“龙哥笑着拍了拍明仔的脑袋:”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给你们提起的凌云鹏,凌先生。那位是他的兄弟,人称戏痴。“

    “你们好。“凌云鹏和傅星瀚跟龙仔的人打了个招呼。

    “你们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就好。”阿荣认识凌云鹏和傅星瀚,见他们毫发未损地回来了,很是高兴,便主动上前跟他们打招呼。

    “江伯,你把凌先生他们带去后面的茅草屋吧,他的兄弟们肯定也彻夜未眠,牵挂着他呢!“

    “哎,好嘞,你们跟我来吧。“江伯手拿油灯,招呼着凌云鹏和傅星瀚。

    凌云鹏和傅星瀚跟龙仔他们告别之后,便跟着江伯来到了茅草屋前。

    “他们就在里面。“江伯指了指茅草屋。

    “江伯,你先回去吧。“

    “哎,那我先走了。“

    江伯转身走了,凌云鹏上前敲了敲门,很快屋门打开了。

    阿辉见门口站着的人是凌云鹏和傅星瀚时,惊喜地叫了起来:“老大,戏痴,你们终于回来啦!真是想死我们了!“

    此时,秦守义也来到了屋门前,见到凌云鹏后,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老大,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安然无恙地回来的。“

    “嗯,现在好了,我们四兄弟又聚在一起了。“凌云鹏拍了拍秦守义。

    秦守义看见凌云鹏身后的傅星瀚,也一把将他揽在怀里:“戏痴,你还真是命大。“

    傅星瀚经不住秦守义这么热情的拥抱,不禁痛哼了一声:“哎呦,哪吒,你轻点。“

    “怎么啦?“秦守义连忙松开手。

    傅星瀚疼得龇牙咧嘴的:“没事,没事,过一会儿就好。“

    “戏痴,那帮狗日的,是不是打你了?“阿辉急问了一句。

    傅星瀚点点头,阿辉赶紧将一瘸一拐的傅星瀚搀扶进屋里。借助着油灯微弱的光线,阿辉和秦守义对傅星瀚嘘寒问暖。

    傅星瀚终于回到了兄弟们中间,这些人就如同是他的亲人,他满肚子的委屈正想找人倾诉呢,于是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这两天在驻军总部的经历,说到伤心处,忍不住声音哽咽。

    “今天太晚了,你们别多问了,让戏痴好好休息吧。“凌云鹏担心傅星瀚说漏嘴,把牵扯到刘三爷一家清誉的事情也抖搂出来,便赶紧阻止阿辉和秦守义问长问短。

    “戏痴,来,我扶你上床。“阿辉搀扶着傅星瀚,躺在了床上。

    屋内只有两张床,傅星瀚已经占了一张床了,另一张床阿辉和秦守义都不肯睡,都让给凌云鹏。

    “老大,你上床睡吧,我和阿辉打地铺。“

    “不了,我睡哪儿都成,你们快点上床睡吧。”

    凌云鹏还想推辞,秦守义二话不说,在地上铺了一张席子,和阿辉一起躺在了席子上。凌云鹏苦笑了一下,只得躺在了床上。

    “哪吒,这两天罗小姐和幸太郎的情况怎样?”凌云鹏心里放不下罗小芳和幸太郎。

    “老大,你瞧你,刚一回来就开始念叨罗小姐了。“阿辉听见凌云鹏在问罗小芳和幸太郎的情况,连忙支起身子,佯装吃醋的样子,揶揄着凌云鹏:”我和哪吒站在你面前,你也不问我们一句,你也太偏心了吧!”

    凌云鹏一听,觉得脸上发烫,好在天黑,没人注意到他的窘态。

    “阿辉啊,你吃个什么醋啊,老大牵挂罗小姐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所谓隔山隔水一线牵,梦里千回暖心田,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傅星瀚躺在床上,接着阿辉的话茬,出口成章,吟了首诗,戏谑着凌云鹏。

    “哎,戏痴,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啊?别说得这么文绉绉的。”阿辉听不懂傅星瀚脱口而出的诗文,连忙好奇地询问。

    “这还不明白,就是男女之间那种情意绵绵的意思啦!”傅星瀚呵呵一笑。

    “戏痴,你真有学问。”阿辉对傅星瀚能出口成章深表羡慕。

    “这些东西对于我这个情圣而言,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信手拈来。”傅星瀚不免得意地炫耀他的泡妞技巧:“阿辉,你要是看上了哪位姑娘,你告诉我,我给你支招。”

    “好好好,戏痴,一言为定啊!”阿辉满心欢喜,有傅星瀚这么个泡妞高手在一旁指导,还愁今后虏获不了姑娘的芳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