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科技传播系统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老祖宗的话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老祖宗的话

    站在入口处,嬴政想了许多许多,他此时此刻一边向着高塔的塔顶走去,一边在回忆着这百万年来的风风雨雨,此时此刻的他看着高塔内的那些阵法符文,以及那些如同壁画的各种奇怪的图案,以及那些散发着灰败之色的失去灵性的阵旗,让此时此刻的嬴政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此时此刻的他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绪不稳。

    尤其是想到此刻,他自己和整个大秦帝国的命运,更是让他感觉到自身的渺小与无助,感受着体内狂暴的力量,又想到那可能而来的位面大战,尤其是之前罗修的那番话,给他带来的那份冲击,让此时此刻的嬴政有种真的想要放下一切,归隐山林的冲动。

    对于他而言,自从他接掌着大秦帝国的统治权以来,这些年当中,治理国家的艰辛,只有他自己清楚。和人斗,和各种各样的妖兽斗,一些域外天魔,尤其是那些小位面当中不时产生的天灾,抑或各种各样的学生,以及那些不被允许的禁忌功法,各种各样的危机,时时刻刻的威胁着整个大秦帝国的统治。

    这些年来,为了及时应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他一直都没能够好好的修炼,哪怕如今修为已经到达太乙金仙巅峰,但是他这个太乙金仙巅峰,其中的水分有多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同时他心中更加明白,如果失去了老祖宗,对于整个帝国来说,那会是意味着什么,在他跨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如今既然打开了封禁,那他就准备好好的和自家老祖沟通交流一番,听听老祖宗的意思,探知下他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种已经关系到他个人生死的问题上,自己还是要尽可能的听从老祖宗的安排,毕竟他活的毕竟足够长,而且这也是他迟迟没能下定决心的最主要原因。

    缓缓的走过一个又一个的阶梯,当他的身形出现在塔顶的时候,看着那散发着强大气息的老者,嬴政的心中莫名一痛,看着已经失去任何意识沉睡的老祖宗,此时此刻的嬴政心中五味杂陈,各种各样的滋味萦绕在心头,让着他现在整个人都有一种想要哭泣的感觉,擦掉自己眼角并没有流出的泪水,此时此刻的嬴政迈步走向老者,此刻眼前的老者身体,被一个巨大的冰块所封印,呈现在他眼前的就是一块散发出无穷寒气的冰块,让的嬴政的身体都忍不住跟着颤抖。

    一想到这些年来,老祖宗一直和无穷寒气做着斗争,就不免让他感觉到越发的惭愧起来,对于他来说,为了他的统治地位,能够得到保证,这些年来,他一直努力淡化老祖宗对于整个帝国的影响,只是此时此刻见到眼前的这一幕,他忽然间感觉,自己此前的想法是那么的狭隘,老祖宗当年可是毫无任何留恋的,就直接把统治权给交了出去,想到这里,他越发的感觉自己有点小人做派了。

    更让他感觉难堪的是,这些年来,他不知道这里的封印到底出了什么意外,毕竟之前可没有这些冰块存在如今的局势,让他越发的难以控制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帝国的局势逐渐脱离他的掌控,也让他越发的感觉自身的无力回天,情势越发危急,更是让他感觉自己的无奈。

    当年在进行封印的时候,他很清楚的记得,并没有这种冰块存在,见到眼前这一幕,想到此时此刻外界的环境,嬴政莫名的就是感觉到不舒服,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总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心情也跟着变得无比的沉重。

    面对着散发着无穷寒意的这冰雕,此时此刻的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动手了,天天想着自家老祖宗,即便身体出了问题,但是老祖宗被封印的这些年,他身上的能量循环一直趋于稳定,也让他放心不少。

    只是当他真的看到老祖宗的本体以后,却是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幕,给震惊到了老祖宗身上,散发着的那种恐怖寒意,已经说明了问题,他的灵魂,应该也是出了一些问题,不然的话,这里不会形成这种巨大的冰山一样的情况。

    嬴政不敢怠慢,急忙将自己的心神沉入识海当中,调动体内的神魂力,渗入着巨大的冰块当中,只是神魂力刚刚进入,就有一股阴寒之极的恐怖阴寒之力,就顺着他的神魂力,直接进入他的识海当中,让嬴政不由得心头一凛,急忙切断了这丝探路的精神力。

    看着眼前这巨大无比的冰块,此时此刻的嬴政不由得有些沉默,他不知道如何做,才能够将这巨大的冰块给划掉,因为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元力,而他想要凭借他自身的力量将这冰块轰开,也是不可能的,如此想要解冻,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不过无论如何,他还需要努力试一试,掏出自己的随身兵器,这把长剑跟随了他万年的先天灵宝级别的战神剑,对于锋利程度,绝对不下于一些顶尖的秘宝。

    所以,他拿着手中长剑,试探性的对着冰块进行切割,让他稍微放心的是,切割的过程很顺利,只是切割下来的这些冰块,被他随意收进了储物戒指当中,当然是一个新的储物戒指,这些冰块形成万年之久,肯定有着他所不知道的作用,加上此处的温度极为阴冷,这让他很确信,如果自己不能够尽快解决这坨冰块,到时候,很可能自己也会被冻住。

    忙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把这冰块彻底清除干净,看着覆盖在老祖宗身上那薄薄的一层万年冰,嬴政嘴角扯了扯,这次他的神魂力很轻易的就陷入了老祖宗神魂当中,唤醒了沉睡当中的老祖,此时此刻的老祖,刚刚苏醒的时候,还有些发懵,不过很快他便清楚了现在的局面,有些好奇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后辈子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呵呵,我这是沉睡了多少年,过去了多少年了?能活着再次看到你,老夫很高兴!你这什么表情?为什么一副苦瓜脸,难不成老夫沉睡的时间,超过我之前的预计不成?”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嬴政的脑海当中,此时此刻的嬴政泪流满面,像是个孩子受到了欺负,见到家长安慰的时候,那种想要放声大哭的样子,让老祖宗赢天都感觉到很是怪异。

    “老祖宗,如今已经过去了百万年了,您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孙儿无能,没能够找到解救您的办法,让您一直沉睡,是后辈子弟不肖!”对着面前的冰块跪下来,死命的磕了几个响头,嬴政不由得再次泪流满面,那种内心的痛苦,沉痛的感觉,他自己感受更加深刻了,此时此刻的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罗修那么有自信,自己会听从他的意见了。

    无论要不要出手解救自家老祖,都必须跟老祖商量一下,这是所有人都绕不过去的一个弯,所以,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恍然间醒悟,罗修这人绝对是算无遗策,看到自家老祖沉睡受到如此大的痛苦折磨,他作为后辈子弟,万万是不可能熟视无睹的,所以说肯定会有所改变,而改变从哪里开始,就必须按照罗修的方法来做,到时候还真就是按着罗修说的路来走了。

    “那么久了,怪不得老夫感觉睡了很长时间,没想到竟然一次沉睡百万年,呵呵,这些年来苦了你小子了,没想到当年的小不点,如今也已经长大成人了,你这些年做的不错,即便我不知道如今的大秦帝国是个什么样子,但是从你这种样子,也能看得出来,大秦帝国还是不错的,没有丢了老夫的脸面!”看着跪倒在地的嬴政,老者笑了笑,十分欣慰的语气开口说道。

    老者的这番神魂传音让他嬴政再次泪流满面,此时此刻的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这些年所遭受的各种各样的磨难与挫折,对于面前这老者,他发自心底的感觉亲切,当年正是在这老者的带领下,他们家族才能开创这万世基业。

    老子做到了他的保证,开万世之太平,让整个世界都因为大秦帝国的存在而变得不一样,当年的老祖宗带着家族那些长辈远渡虚空来到这个世界,为整个大秦帝国的开创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如今的大秦帝国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的那些腥风血雨,此时此刻的他,想到这里不由得再次泪奔。

    “这些年来,孙儿一直秉持着老祖宗您的教诲,不敢或忘,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一直不敢忘记您的教诲,我这些年来,在治理国家的时候,您的那些教导对我来说受益良多,我也一直秉承着您的处事理念,将整个帝国打理得井井有条,没有弱了您的名声,您这些年过得一定很痛苦吧,我这次过来是和您商量一件事情!如今整个蜂巢宇宙格局有些变化,整个世界都充斥着一股浮躁,最关键的是因为有外敌入侵,虽然现在还没打过来,但是这是早晚的事情,我之所以冒险将您唤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需要您自己作出决定!”嬴政表现得极为恭敬,很是开心的开口说道。

    “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决定,说出来让老夫听听,这些年来你做的不错,不要感觉像是死了爹娘一样,老夫还好好的,你干嘛这副样子!”笑了笑,赢天不以为意的开口安慰道。

    对于面前的这个晚辈,此时此刻的赢天还是极为满意的,尤其是他自己也清楚现在的局势,如果局势真像这个晚辈说的这般,那他把自己唤醒还是最正确的,毕竟自己当年带领族人杀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曾经搅动过风云,此时此刻,他的感觉自家这位晚辈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老祖宗,我需要知道一个事情,那就是您现在的修为,到底还有没有恢复的可能性,还有就是我们这个世界出现了大罗金仙境界的强者,虽然那人自己说,他的元神没能够成功寄托虚空,但是他现在所施展的力量确实已经带有了法则之力,修为看不透不说,而且战斗力还极为恐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把所有的一切说出来,嬴政反而转了个弯,开始讲述起这些年来的遭遇,以及这些年来,发生在整个世界的大大小小的关系着整个大秦帝国命运的事情。

    “不可能,除了老夫,这个世界是不可能有第二个大罗金仙境界产生的,到底是谁修为晋级了大罗金仙,这绝对不可能,当年老祖宗我就是发现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有些变化,才会冒险一搏,只是没想到,落到今天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的元神虽然成功寄托虚空了,但是肉身上的修为却是无法跟上来,所以才会被你封印起来,你现在告诉我,竟然有人的修为到达了大罗金仙了,这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听到嬴政的这番叙述,赢天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有些激动的歇斯底里的开口道,全然没有了先前的那副慈祥模样,此时此刻的他一脸激动,那神情那语气,很是肯定咬牙切齿的神情,更是让嬴政都感觉到很是诧异。

    “老祖,您别激动,我说的是事实,他刚刚从我们这里离开,我之所以冒险把你唤醒,就是想听听您的意见,我听他说,您现在已经是不死之魂了,如果真的无法解决肉身的能量问题,您可以通过吞噬世界本源来修复已经出现枯萎的身体,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我需要知道,您是怎么想的,怎么打算的!”嬴政急忙出声安慰,神情也变得格外郑重其事。

    “这番话你是听谁说的?啧…跟你说这种话的人绝对没安好心,老祖宗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我是没机会通过其他方式来安抚体内已经混乱的法则能量了,虽然我体内已经有法则之力生成,但是很可惜,由于在寄托虚空的时候,元神已经提前透支了肉身的潜能,所以我现在的这个身体是已经不可能再进行之前的那番尝试了,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普通能量,而是尽可能把我体内的能量疏导出去,这样才有一线生机,不然的话,补充再多的世界本源,也只会是增加我到时候自爆的威力罢了!”冷静下来的赢天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有些愣神的看了一眼嬴政,十分无奈的跟着他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