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至尊神级兵王 > 第一千零七章 怪异白袍老者

第一千零七章 怪异白袍老者

    血液不断地涌入钨钢剑之中,使得那把剑变得血红无比。

    “血芒星辰!”

    语落,平地惊雷起,天地皆失色!

    狂风涌动,尘埃漫天。

    岳祖鑫的钨钢剑释放出无数道剑气,纵横交错,像一张张蜘蛛网般,慢慢向外扩散。

    “哈哈哈,现在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我实力的差距!”

    岳祖鑫狂笑不已,如同一尊弑神,将血芒之剑朝林羽的方向猛然劈落!

    剑锋未到,剑气漫天!

    钨钢剑释放出漫天血芒,仿佛被无限拉长,带出无数道血芒之刃,遮天盖地,犹如要毁灭大地一般,气势如虹。

    血芒如同漫天星辰一般砸落下来。

    密密麻麻,无处遁行!

    朱雅,应霄,林幽三人看到这恐怖的气势,脸色大变!

    这武技,简直逆天了!

    他们不知道,林羽还能不能抵挡地住。

    可是林羽却是不慌不忙,将魔石剑一分为二。

    面对这种狂风骤雨的进攻,林羽需要手中有更多的剑。

    “剑意风暴!”

    林羽双剑同时旋转360度,打出两道剑意。

    密密麻麻的剑意带起了一阵飓风,与血芒星辰相遇!

    轰轰轰。

    整个大殿发生了一些列的轰炸之声!

    顿时,烟尘弥漫,前方的视野完全被遮。

    “哈哈哈!这一招血芒星辰,我看你怎么躲!?”

    岳祖鑫认定林羽已经被铺天盖地落下来的血芒击碎,变成了肉酱。

    可是烟尘散开之时,他的笑容直接僵住了,整个人直接石化了!

    “什么?”

    岳祖鑫看到一道身影,手持双剑,闪烁着紫色荧光,勾着一抹邪魅的弧度,缓缓朝他走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的血芒星辰密不透风,你不能有逃脱的空间!”

    “你的废话,太多了。”

    苏子风冷冷笑道,他将自己的双剑合并成一把宽剑。

    “哼!刚才你肯定是运气好,再吃我一剑!”

    “血斩八方!”

    岳祖鑫一剑竟然形成了百米长剑!

    血光长剑,如同一道血色巨蟒,带着呼啸而出的冲击力,朝林羽席卷而来!

    气势和力量,惊天动地!

    林羽也是将魔石剑高高举起,一剑挥落。

    “破天剑意!”

    这是林羽刚刚领悟到的剑招,将所有天地之力凝聚于剑身,一次性全部打出!

    带来斩破天空的力量!

    血芒剑气和破天剑意相撞之后,在空中形成了僵持!

    双方的力量都很强大,似乎谁也不能将谁突破。

    “吼!”

    突然间,一道龙吟之声高亢地响起。

    龙威直接加持在剑意之上。

    “给我破!”

    一声怒吼,剑意直接将血芒能量直接破开,如同一条飞天翔龙,朝岳祖鑫奔腾而去!

    “怎么可能!?”

    岳祖鑫看到这道如狂龙奔腾一般的剑意,内心之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这么狂暴的剑意,岳祖鑫根本没有办法抵抗,也躲不开了。

    轰!

    被狂龙剑意砸得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吐。

    重重地摔翻在地,整个人有半边被轰烂了,只剩下半幅躯壳,全身布满了鲜血。

    奄奄一息!

    岳祖鑫不断呕血,“这到底是什么剑术,为什么这么强?”

    “我说过,和我比剑,你不配!”

    林羽先走到应霄面前,一剑挥砍,将他手中的镣铐直接斩断。

    “多谢老大!”应霄道。

    “你我之间不用客气。”

    应霄恢复自由后,朝朱雅走了过去。

    朱雅也缓缓爬起来,两人走得越近,脚步越快。

    两人相拥在一块。

    “应哥!”

    “小雅!”

    两人都是哭了出来,情侣之间分开太久,重新相拥,那种心情,林羽能够理解。

    “两位,有异性没人性,把我这个朋友给忘了。”林幽道。

    三人都笑了起来。

    “应霄,他是你的生父,你说怎么处理。”林羽道。

    应霄走到岳祖鑫面前,“当年你把我母亲赶出应家,终于遭到报应了。”

    岳祖鑫说道:“你母亲只是一个丫鬟,老子只不过为了爽一下而已,没想到生出你这个孽种,记住,你永远是一个孽种,没有资格跨进岳家。”

    应霄直接吐了一口唾沫在岳祖鑫脸上,“呸,我才不稀罕进岳家,龙刺才是我的家,何况岳家从今天开始已经被抹去。”

    “老大,杀了他,这种人渣不值得留在世上。”

    “好。”

    林羽举起剑。

    就在他要一剑回挥下之时,一道白色身影忽然掠来。

    四人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出现在大殿之内。

    林羽只能停下,因为这个威压很强烈。

    强到他也不能不重视!

    “哈哈哈!”岳祖鑫突然发出一阵癫狂的笑声,“我师父到了,你们完蛋了!”

    岳祖鑫今天大办宴会,等的就是他的师父。

    这时,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祖鑫,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林羽顿时转身,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老者身形瘦长,如同一个仙人一般,已经飘然而至。

    “师父!是这个人!他杀光了我们岳家人!”

    岳祖鑫大喊道,眼中透着兴奋,看向林羽,仿佛在说,你死定了。

    白袍老者眉头一皱,“居然有人敢杀岳家人?让我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

    当白袍老者看到林羽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惊诧。

    他以为是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长者,没想到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白袍老者面色十分平静,一手负在背后,一副高人风范,捋着胡子道:“小子,就是你杀死光了岳家人吗?”

    “没错,是我。”林羽道。

    “你为什么要杀岳家人?”白袍老者不仅不生气,看向林羽的眸子中,却对充满了异彩。

    “岳家人,该杀!怎么,你想为他们报仇吗?”

    白袍老者突然笑了起来,“哈哈,你这个小伙子有意思,该杀就杀,有我的风范。”

    白袍老者的话,让林幽等人也是觉得有些怪异。

    换做是其他人,杀了他的弟子,他应该愤怒才对。

    这老者居然笑得这么开心,反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师父,快杀了他!我已经快不行了,我要在死前看到这人比我先死!”岳祖鑫面目扭曲地喊道。

    “你给我闭嘴!”白袍老者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