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诡神冢 > 第二百七十八章:怜香惜玉

第二百七十八章:怜香惜玉

    玄鸟听到陈智的话后十分的惶恐,她知道生物的特性,一个兽人身上的气味绝不可能跟另一个兽人相重合。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森林中,动物会在地上留下气味儿,然后划分势力范围的原因。

    尤其玄鸟这种特殊的生物,如果说有另一种生物与她的气味完全一致,只是生物性巧合而已,那实在是太牵强了。

    眼下的这种情况,现实几乎是无可反驳的,

    “主人,奴婢向天发誓!”,

    玄鸟哭着抱住陈智的大腿:

    “奴婢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奴婢真的从没来过这地方,也与这户人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奴婢祖先的记忆中,也没有关于此处的记忆啊!!

    此处位置本就偏僻,无甚风景名胜,与奴婢家族没有任何纠葛。

    奴婢绝没有骗主人,请主人明察!”

    玄鸟说完之后,委屈不已,放声大哭。

    陈智垂着头,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玄鸟,只见她满脸泪水,嘴唇发青,身后的气场,也在快速波动着。

    她真的非常害怕,这不是装能装出来的。

    陈智知道,玄鸟非常依赖敬畏他,她害怕被陈智处决,也害怕被陈智赶走。

    她真的不像是在撒谎。

    可眼前的事实又是那样的不可置疑,让陈智没有理由去相信她。

    “你先起来吧!”,

    陈智说了一句,拉起地上的玄鸟,

    “让我好好想一想!

    这段时间没有我的召唤,不要出来了!”

    陈智说完之后便转头走了,留下玄鸟在他的身后呜呜哭泣着,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解释自己的委屈。

    而陈智进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胖威和鬼刀根本就没有睡觉,胖威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听墙根儿,看见陈智进来之后,眼睛瞪得老大,

    “怎么啦?跟小情人吵架了?

    你说你咋那么大的脾气呢?跟人家小姑娘耍什么威风?”

    “不是你想的那样!”,陈智没有好气的回了一句。

    他真是不理解,胖威的耳朵怎么总是那么灵,陈智有时候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四耳神的后裔。

    “这有啥不承认的,我全都听着了!”,

    胖威在旁边一脸的坏笑,

    “啪的一嘴巴!你可真下的去手啊,你不心疼啊?

    我说橙子,有时候吧,你不能把事情想的太绝,也别总用那个理科男的脑袋去思考问题!

    你要学会变通!!

    怎么?味道一样,就肯定有关系了吗?

    就不能是巧合吗?两个人100多年没洗澡,味道都t差不多!

    再说了,还可能是亲戚呢!”

    “你不明白!”,

    陈智有些心烦的摇摇头,

    “我说的那种气味和你闻到的那种是不一样的!

    生物本身分泌的油脂性气味,是不可复制的,尤其是半神和兽人的气味。

    而且它的族人早就死光了,天下根本没有第二只玄鸟。

    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我曾经说过,当一切理论依据都指向这个结果的时候,无论这个结果再无法接受,也是唯一的现实……”

    “得了得了,少来了……”,

    胖威最烦陈智这一套,在旁边不停的摇手:

    “还天下没有第二只玄鸟。

    没有玄鸟还没有花鸟啊?是人家大表姐不行啊?

    我跟你说,有的时候你就是个榆木脑袋,你不能总把事情想的太有道理。

    得用唯什么的……,对了,唯心主义思想去考虑一下问题。

    不一定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也许是人家大表姐回光返照呢,世界这么大什么事不能发生啊?

    反正我觉得人家玄鸟妹子就是冤枉的。

    我告诉你啊!!以后你可不许打人家。

    你看人家梨花带雨的样子,我跟着都心疼,那么个标致的小姑娘,怎么就跟了你了?

    真是鲜花插粪堆上了。”

    “行了,行了,快睡觉吧!

    跟你说你也听不懂~~”,

    陈智不想再跟他废话了,转身回到被子里去睡觉了。

    胖威看见陈智不搭理他,也悻悻的去睡了,鬼刀也回到角落里去睡觉。

    几个人的习惯也真是厉害,真的在这两小时时间里睡得进去。

    等早晨的时候竟然还是吴花叫他们醒的,吴花在外面做了粥,把锅敲得咣咣响,叫他们出去吃早饭。

    吴花早晨洗了头,把大辫子梳的油光占亮。

    她果然没有发现昨天晚上有人去过她的屋子,大早上甩着她的大辫子在外面嚷嚷着:

    “我说你们几个男人怎么那么懒呢?太阳都照屁股了,还得我叫你起来!

    快起床!!!”

    喊完之后,便抬起一张矮桌子扔在院子里。

    外面的天还是很冷的,但山里人是习惯在外面吃早饭。

    当热腾腾的粥端上来之后,刘宝宝也从屋子里出来。

    这刘宝宝的脸色极其的难看,没好气的坐在桌子边上,嘟囔着:

    “这东西也好意思叫我出来吃,我从里面就闻到臭味儿了,你这大米也没好好的洗,种的水稻都是拿野粪便做的肥料,一股子下等野兽味!”

    “呸!你就将就着吃吧!”,

    吴花被刘宝宝气的,明着向他啐了一口,

    “从昨天开始就你事儿多,我也不是没进过城,这城里的人也没见过你这么矫情的,快吃快吃!不吃就回屋里饿着去!”

    “是啊,快吃吧!

    你看人家妹子大早上给你做的!”,

    胖威倒是觉得这些粥很香甜,对着咸菜吃了一大碗。

    “你少在那儿装好人”,刘宝宝侧眼看了胖威一下:

    “切!我以为你们是什么正经人呢!

    结果大半夜的跑到人家姑娘屋里去了,祸害人家大姑娘!真缺德!”

    “你说啥?别胡说八道!”,

    胖威没想到刘宝宝会直接怼这么一句,立刻挤眉弄眼儿的,示意他赶紧闭嘴。

    没想到这刘宝宝还真挺正义,挺着脖子一脸正气的继续说:

    “早知道我死都不跟你们一起来,竟然干这种缺德事儿。

    还西岐的族长呢!

    我呸!

    大半夜的跑到人家姑娘的屋里,还好几个人一起去,用法术把人家蒙住,真缺德!

    就像我妈说的,西岐没一个好东西,呸!”

    刘宝宝在这里说的声音不算大,本来没想让外人听到。

    但一阵风正好吹过去,把这些声音正好送到吴花耳朵里,被吴花听了个清清楚楚。

    那女人听到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两个眉毛立刻都立起来了,几步跨过来,一把砍柴刀咣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

    “他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你们几个昨天晚上去我屋里了吗?”

    但一阵风正好吹过去,把这些声音正好送到吴花耳朵里,被吴花听了个清清楚楚。

    那女人听到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两个眉毛立刻都立起来了,几步跨过来,一把砍柴刀咣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

    “他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你们几个昨天晚上去我屋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