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四百零八节:入毂!

第两千四百零八节:入毂!

    孔繁笑了笑,他说道:“而秦枫呢……他竟五者兼备。实在是我梦寐以求的对手,这样的对手,当真担得起‘亦敌亦友,惺惺相惜’八个字。我若是用卑劣下作的手段击败了他,不仅于我大道无益,甚至有损,如此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莫说非是君子所为,就是小人,也不会去做的!”

    孔繁说完,他看向星图之中的秦枫,对着岳飞惊两人说道:“秦枫智谋无双,你们能想到的,他肯定也能想到……他必然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吧!”

    听到孔繁的话,姜雨柔与岳飞惊脸上的担忧神色却不见丝毫减少。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说的就是数艺对决。

    孔繁选择现在不入场,可能真的是对秦枫最合适的决定。

    但秦枫当真能够有对付端木青的良策吗?

    毕竟端木青是有心算无心,而且全程都扒着秦枫之前的构架在设计自己的星图啊!

    正当岳飞惊和姜雨柔都感到担忧的时候,果真是最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了。

    端木青虽然下手极慢,而且几乎每一笔就要打草稿,但是下手的速度正在变快,而且越来越快。

    一开始,他与秦枫的频率基本上是秦枫动手十次,他出手一次。

    再后来,变成秦枫出手六次,他出手一次。

    须臾之后,秦枫出手三次,端木青就出手一次。

    最后,居然达到了秦枫出手一次,端木青出手一次。

    “不好了,他在学习秦枫的构架!他根据秦枫目前的星图已经逐渐推测出了秦枫的星图构架,所以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也就是说,姜雨柔之前对端木青的判断是错误的,而且当真是把秦枫往沟里带了。

    端木青不愧是端木家精通数艺的强者,看起来他用的是笨办法,一开始不停地在打草稿,实则等于是一心二用,一边验算自己的星图,一边推演秦枫的星图。

    随着秦枫构架星图的完成度越来越高,他最终已经推演出了秦枫星图可能的几个方向,所以接下来,他出手的速度会越来越快。

    甚至可能最后会跟秦枫出手的速度一样快。

    如果秦枫故意放慢速度,那么等于正中端木青的下怀。

    在一炷香的时间截止之时结束,秦枫与端木青如果同时结束的话,很有可能端木青就是一副彻底克制秦枫的星图。

    秦枫则可能连修改星图得时间都没有!

    如果刚才秦枫用了姜雨柔的对策,现在已经被端木青给克制的死死得了。

    姜雨柔一时不敢再说话,紧张地看向渺渺星海之中的两人,忍不住双手合十祈祷,楚楚可怜。

    岳飞惊紧张地握住拳头,双手掌心里全部都是汗水。

    可偏偏孔繁笑了笑说道:“我说过,你们能够想到的,秦枫必然会想到了。所以秦枫没有拖时间,必然是因为他有自己的谋划。”

    他站在乾坤亭内,看向渺渺星海之中,那个银发白衣,烨然若天神的男子,轻声说道:“秦枫,我要看看,你究竟是如何应对端木青的!给我看看,五常兼备的你,会给我看到怎么样的惊喜吧!”

    孔繁的这些话,秦枫听不到,也不可能听到。

    一旦试炼开始,乾坤亭内的声音传不出去,秦枫也无法与乾坤亭内的人对话。

    浩渺星空,只有两道身影,落指如飞,如重构世界的天神,没有一刻的停歇。

    乾坤亭内,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即便有后来者,刚进乾坤亭内喧哗了几句,不外乎惊讶一声,为什么下一层会是比拼数艺的乾坤亭。

    可他们一看到试练场内秦枫与端木青森严对决的画面,以及感受到乾坤亭内姜雨柔,岳飞惊,孔繁以及孔家高手沉默不语的肃穆气氛,仿佛整个乾坤亭内有一股强大威压镇压期间,让人根本不敢大声喧哗。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竟是此理。

    后来者越来越多,甚至连庆南峰都走了进来,他自然也看到了端木青与秦枫在渺渺星海之中的旷世对决。

    他刚要准备上前,忽地孔繁就开口了。

    “庆南峰,你要上去搅局吗?”

    庆南峰被孔繁揭穿真实目的,一时尴尬无比,但他依旧说道:“你们孔家管的这么宽?难不成连我什么时候参加试炼,你们都要管不成?”

    孔繁轻笑一声,云淡风轻道:“你庆南峰若是自己找死,我必是不拦着你,只可惜你不要损人不利己,把自己也给坑进去了。”

    他看向庆南峰说道:“你现在入场,的确是可以干扰到秦枫的星图构架,但同样的,你也会影响端木青的星图构架,很多他本来推演没有问题的路线,就会出现问题。等到一炷香的时间结束,他们双方星图就要运转起来,到时候,若是有爆炸冲击,你觉得你的星图能安然无恙吗?”

    庆南峰皱眉,孔繁冷笑说道:“端木青可以被你当做弃子,难不成你为了把秦枫坑出浩然塔,自己也要跟着一块因为星辰相撞,或者星图被毁,导致零筹被一起赶出浩然塔?”

    孔繁说到这里,哈哈一笑,满是戏谑道:“圣人有言,天予弗取,必受其咎。庆南峰你若偏要送我孔繁这场天大奇遇机遇,我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庆南峰本来是铁了心要进场试炼的,此时听到孔繁这么一说,身体顿时一僵,居然不再坚持了。

    没有办法。

    秦枫虽然是他的对手,但并不是他唯一的对手。

    他进入浩然塔,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击败秦枫这个与整个庆家有仇怨的宿敌来的。

    如果仅仅为了这个,居然要连续牺牲冉家、岳家、戴家以及端木家与庆家的香火恩情,接下来可能还要消耗南宫家的香火恩情,这已经不是杀鸡用牛刀了,简直就是杀鸡用神兵利器了。

    庆南峰要的是那一道成圣机缘。

    所以他面对的对手,不仅有秦枫,还有孔繁,尤其是还有目前层层十筹的屈怀沙。

    他也是层层十筹,如果在第七层出局,只会便宜了孔繁与屈怀沙。

    得不偿失。

    他看了一眼即将烧尽的那一炷香,终于停住了脚步。

    庆南峰看向远处浩渺星海,在心中默念道:“端木青,但愿你这个家伙可以成功废掉秦枫,不要叫我失望啊!”

    这边姜雨柔和岳飞惊看到庆南峰居然停止了要下场搅局的动作,皆是对孔繁投去了感激的神色。

    孔繁却是用传音入密对两人说道:“我刚才一番话,不过是空城计而已。”

    姜雨柔和岳飞惊皆是一惊:“空城计?”

    孔繁无奈苦笑道:“所谓会影响他自己评价的话,是我急中生智,情急当中编来诓他的!”

    姜雨柔和岳飞惊皆是哑然。

    姜雨柔用传音入密低声对孔繁说道:“真是难为孔先生了!”

    孔繁苦笑说道:“无妨,我也不愿意秦枫被这种人暗算。只是我们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真的只有尽人事以安天命了。”

    姜雨柔和岳飞惊皆是看向那远处的白衣银发身影,

    似是在祈祷奇迹的发生。

    此时此刻,忽地一声厉喝从星海深处传来。

    “时间到!”

    秦枫与端木青居然都没有收手。

    端木青蓦地抬起手来,用力扯出一道弧线,顿时将原来的星图牵扯得好像支离破碎一般。

    这等近乎离经叛道的手法,居然就是端木青的最终后手。

    “这端木青算准了秦枫最终的星辰模型,所以之前他是在推演秦枫的星图正常推演的轨迹,没有刻意去入侵秦枫的星图,现在他则是直接扯碎自己的星图,以此来制造混乱,只要哪怕一颗星辰乱入秦枫的星图,秦枫所有的谋划都将全部落空。”

    孔繁神色骤然严肃,沉声说道:“这就好比是下棋时的一招无理手,没有什么前因后果可说,连出手之人,自己也是兴之所至,根本不能预料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接招的人自然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在他身边的孔家高手沉声说道:“这就是端木青的高明之处了。他根本不是来求胜的,他只是不想让秦枫胜,或者说最低的要求,他只要能够不让秦枫得到满筹就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所以,他才敢下这样的无理手!只是,从此之外,他心性必然受损,恐怕终生都不可能再回到今时今日这样的巅峰了。这注定是端木青的最后一手绝唱了!”

    孔家高手说完,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又都汇聚到了庆南峰的身上。

    不外乎是在鄙视庆南峰在用这么卑劣的手段,不惜让一位端木家的俊彦来为自己扫清障碍。

    庆南峰面色冷峻,他沉声说道:“士为知己者死,我庆家对端木家有再造之恩,这是端木青自愿以自身文道为端木家报恩,这有什么问题?你们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以为庆家积攒一些香火是容易的吗?还不都是祖上流传下来的……”

    说到这里,庆南峰似是觉得自己有挟恩图报的嫌疑,便自动自觉地闭嘴了。

    可就在这时,有人惊呼一声:“秦枫,他居然有后手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