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死亡之森

    雉子陷入了深沉的梦境中,她回到了八年前,十二岁的自己正孤独无助的走在死亡之森中。

    阴冷的风穿过树丛的缝隙,掠过赤裸的皮肤,令人战栗的寒意直抵心底。

    年幼的雉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树丛中,一双满是惊恐的眼睛四处张望,哪怕一片树叶落地的声音,都会令她像受惊的小鹿般快速逃离。

    她不知道自己要在这片广阔的林海中做什么,父亲在把她送入林海前只说了一句话。

    “去接受自己的命运。”

    命运是什么,十二岁的雉子还完全无法理解,她只是感到深深的恐惧。

    这片林海仿佛一只贪婪的巨兽,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进入其中的生物,越是拼命想要逃离,越是深陷其中。

    “我到底在哪里,谁来救救我……”

    雉子在晦暗的林海深处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哽咽,可是四周寂静无声,回复她的只有穿过树隙的寒风。

    咚——!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在后方响起,脚下的大地似乎微微震颤了一下,年幼的雉子一脸震惊的转头望向身后。

    光线黯淡的密林深处,不知何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阴影,足有三米多高,敦实的身形仿佛一座小山。

    咚——!

    脚步声响起,巨大的阴影向前移动了一步。

    年幼的雉子发出一声惊叫,转身拼命向密林深处跑去,但是脚下被凸起的树根绊住,整个人向前扑出,重重摔倒在地。

    这一下把雉子摔得眼冒金星,费了好大力气才撑着地面起身,但是她转过头惊恐的发现,那个巨大的怪物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

    在近处看,这个巨大的怪物越发显得丑陋无比,整个身躯是由岩石和泥土组成,表面覆盖着厚重的黑褐色青苔,散发着浓烈的腐败气息。

    短小粗大的四肢,敦实的身躯,巨大的头颅似乎是直接安在胸腔上,完全看不到脖子。

    怪物遍布青苔的脸上勉强能看出五官的轮廓,两只深邃的眼眶里有两点红色光芒不断闪动。

    “山……山鬼!”

    巨大的恐惧让年幼的雉子僵在原地,失去了逃跑的勇气。

    怪物扬起粗壮的手臂,缓缓向雉子伸来,年幼的雉子浑身颤抖闭上双眼,准备接受死亡的到来。

    在巨大的惊恐中,她感到一些东西爬上了自己的背部,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背部痒痒的,就像有无数虫子在上面爬行。

    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自己面前的地面上。

    年幼的雉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脚下有一把漆黑色的长刀散发出阵阵寒意。

    “鬼切……”

    雉子抬起头,望向伏低下来的怪物,两个人四目相对,距离不到一米。

    怪物眼眶深处的红光一闪一闪,雉子感到有一个声音在自己脑海深处响起。

    ——用这把刀去斩杀,当饮满魂魄后,带它回来见我。

    ……

    “啊——!”

    雉子猛地一声惊叫,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身侧传来父亲富士隆宏的声音:“重回故地,做噩梦了么?”

    雉子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恢复清醒,腿部的伤口还在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她勉强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

    她现在正趴在富士隆宏的肩头,被父亲扛着向密林深处极速奔行。

    “这里……是死亡之森么?”

    富士隆宏声音冰冷:“不错,当年是我做出决定把你送入这片森林,现在我将你带回此地纠正当年的错误,鬼切关系到富士一族的气运,我绝不会让你因为一己之私而毁掉整个家族!”

    雉子晒笑了一声:“家族的气运……你搞错了,鬼切和那些没有关系。”

    富士隆宏冷笑了一声:“你进入死亡之森后,是不是回想起了什么?”

    “没错……我把当初的事情都想起来了。鬼切不是守护富士家族的宝物,而只是山鬼用来收集魂魄的工具而已。”

    富士隆宏并没有对雉子的话做出回应,而是在沉默中继续前行,片刻后他身形一停:“就到这里吧!”

    富士隆宏将身形稳在一处林间空地中央,将肩头上的雉子扔在地面。

    雉子感到四肢渐渐开始恢复了直觉,看来腿部伤口大量流血将毒素排出了体外。

    不过她还是装作无法行动的模样,躺在地上左右观望。

    “父亲大人,这里就是你为我挑选的最终之地么,好像还不够深入林海?”

    富士隆宏脸色冰冷:“过于深入林海是对山鬼的不敬,在这里归还鬼切就已经足够!”

    说罢他伸手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扔在雉子面前。

    “刨腹吧,这是父亲留给你的最后尊严。”

    在东瀛文化中只有武士这种上层阶级才能够采用刨腹的死法,代表一种死亡的荣耀,所以富士隆宏的话也有道理。

    可惜雉子并不这么想,她发出一阵断断续续的轻笑:“父亲大人,你的愚昧简直令人发笑。我已经想起了当初的一切,富士家族只是山鬼用来收集魂魄的傀儡。”

    富士隆宏的脸色冰冷:“愚蠢,你以为自己知晓一切?真正可笑的是你!你对我们家族的历史,和这座御城的由来根本一无所知!”

    雉子感受到四肢逐渐恢复知觉,她知道目前一定要争取更多时间,于是躺在地上望向富士隆宏。

    “把富士家族的所有秘密都告诉我吧,父亲大人,满足我死前的最后一个愿望。”

    富士隆宏冷哼了一声:“这是只有家族历代宗主才能知晓的秘密,当我说出来之后,你就会明白富士家族的由来,和你生命的价值所在!”

    雉子本意是打算拖延时间,但听到富士隆宏的这几句话,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安静的等待下文。

    晦暗的密林中,富士隆宏望向倒在地面的雉子:“富士家族的宗主从来不设影武士,你知道是因为什么?”

    雉子愣了下,这的确是自古流传而来的传统,但她的确没有仔细思考过。

    “难道是为了防止宗主的影武士叛变,对家族造成巨大损失?”

    富士隆宏摇了摇头,脸色冰冷:“近千年来富士家族的宗主,包括我在内,全都是一个人的影武士!”

    雉子被震惊在当场:“这……怎么可能,那个人是谁?”

    富士隆宏脸上显出一片虔诚之色:“他是富士家族真正的宗主,从千年前存活至今,无所不能的鬼神——山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