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盛唐纨绔 > 第184章 着火了(1更)

第184章 着火了(1更)

    「啵!」

    杜妹轻轻地一口,就「啄」上了李逸的嘴角,一股酥软香甜的清香芳味,瞬间蔓延到李逸的味觉,让李逸有些爱不释手。

    正当李逸准备伸手,一把抱住杜妹的香背之际,门外却突然传来了琳琅的声音——

    “玥儿姑娘,公主派奴家来问问,你家公子现在……怎么样了?”

    顿时,听到门外声音传来的杜妹,就如同一只惊慌失措的兔那般,猛地一下从李逸身前直身而起。

    就像是做坏事被当场抓住了一般,她脸蛋儿一片红彤彤地别过了头,神色有些惊慌地盯着门外,一双手无处安放。

    “……”被琳琅突然打搅了好事的李逸,心中一顿没好气,赶紧又闭上眼,继续装睡。

    杜妹也缓缓起身,恋恋不舍地看着床榻上的李逸。

    门外玥儿的声音,老实地响起:“琳琅姑娘,公子今日喝醉酒,已经睡下了,杜娘子正在给公子热敷。”

    “呃……”琳琅诧异地点点头,而后莞尔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奴家就放心了,奴家告辞。”

    “琳琅姑娘慢走。”玥儿笑着点头道。

    “玥儿姑娘客气了,如今色也不早了,你也早些去歇息吧。”琳琅笑着道,而后转身离去,外面再次恢复了平静。

    半晌时间过去,直到外面再也没了任何声音响起,杜妹这才逐渐放下了心。

    但此时此刻,她也不在屋内继续逗留。

    “三哥,你好好歇息。”给李逸紧了紧身上的棉被,杜妹深情地望了李逸一眼,便不舍地转身准备离去。

    李逸听到杜妹这就要走,心中顿时就不乐意了。

    趁着装醉之余,李逸胡乱地一伸手,便一把拉住了杜妹的玉手,声音淡淡朦胧地道:“妹,妹你不要走,不要走……”

    被李逸突然这么一拉,杜妹心中顿时一片惊然,脸蛋儿变得越发地红。

    她赶紧来到床榻边坐下,一边握着李逸的手,一边轻声细语地关切道:“三哥,你酒醒了吗?感觉好点了吗?”

    “妹,你别走……”李逸没有睁开眼,继续装着梦话,只是握着杜妹的手,变得更加用力了许多,生怕杜妹走了一样。

    杜妹见此,原本那颗还担忧着的心,这才安放下来。

    要是她刚才讲的话,全都被李逸给听了去,脸蛋儿还不知羞得红成什么样。

    但见被李逸拉住了她的手,而且还握得很紧,杜妹的脸颊上,却是流露出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觉。

    她也轻轻地握住李逸的手,就这么坐在床榻边,陪着李逸。

    「没有什么时候,比妹现在更幸福了!」盯着李逸英俊而又耐看的面颊,杜妹在心中暗想道。

    脸颊上的幸福笑容,变得如同花骨朵儿绽放一般,无比好看。

    同时,她又试了试敷头帕子的温度,见还是热乎乎的没有变凉,杜妹这才没有着急给李逸换一块。

    感觉到杜妹没走,而是留了下来,李逸心中顿时就乐了。

    装醉间,李逸趁势轻轻一拉,杜妹便缓缓顺着李逸的心意,将她整个人的身子都靠了下来,轻轻地趴在李逸身前。

    李逸双手乱动,一把抱住杜妹的细腰,继续装着已经入睡。

    杜妹想要起来,可又怕惊醒了李逸,但就这么一直够着,她身子也有些劳累,于是便轻轻地靠在了床榻上,挨着李逸躺下。

    李逸趁势,将杜妹给抱在了怀中,将脸颊凑近过去。

    均匀的呼吸,继续传在杜妹的耳朵边。

    “三哥。”杜妹当场羞得面颊如霞,忍不住轻喊了一声。

    但见李逸并没有醒来,也没有其他的任何动作,杜妹只以为,李逸是真的醉了不知情,她这才微微低头,缓缓转过身来,双眸盯着正在熟睡的李逸。

    ……

    此时此刻,冬日的色,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醉仙楼第一分店外。

    好几名陌生面孔的男子,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纷纷望向最前方一人。

    前方为首之人,扫了一眼前方的醉仙楼分店,而后望向身后众人,郑重其事地吩咐道:“今日,咱们务必要将事情闹大,将醉仙楼的开业大典搅黄了,都听清楚了吗?”

    “放心吧,大哥,这种事儿……咱们几个最在行了!”他身后的其余陌生男子,纷纷点头坏笑道。

    “嗯,走,咱们先进去,等到他们全都醉了酒,然后,咱们就立即动手!”为首之人吩咐一句,便率先步入醉仙楼第一分店。

    其余众人见此,也齐齐迈步,走进了醉仙楼分店之中,扮作蓝田县的一般食客,纷纷点餐用膳。

    半晌时间过后,他们其中一人,顺势偷摸到了字一号房外。

    附耳在门外,听到字一号房内的程处默众人,皆在继续痛吃大喝,他赶紧回身,去禀报为首之人:“大哥,他们还在喝。”

    为首之人见此,微微沉吟,便给他使了个眼色过去,同时轻轻一压手,示意道:“咱们再等一会儿动手。”

    “明白。”那人点点头,便回了座位,与众人继续吃喝。

    ……

    从屋外回去的琳琅,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李丽质。

    听罢过后,李丽质的眼皮,一个劲儿地眨着不停。

    沉默了大半晌,李丽质突然出声,问琳琅道:“琳琅,你我现在……要不要过去看看?要是李伯安受凉了、生病了怎么办?”

    “……”琳琅顿时就听得有些无语。

    「李伯安那个卑鄙无耻、不知下流的家伙,到底有什么好?竟值得公主和妹,如此关心他?」琳琅心中很是不解,同时有些郁闷。

    但她也只是在心中吐槽一番而已。

    见李丽质如此而问,琳琅出声安慰道:“公主,你就放心吧,李公子已经喝醉入睡了,杜娘子正在给他热敷呢,相信不会受凉生病的。”

    “可……可李伯安喝醉了,妹又身子娇弱,要是妹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怎么办?”李丽质满脸担忧地问道。

    “公主,不会的。”琳琅摇头道,“李公子身边的玥儿姑娘,也在门外候着呢。”

    “不行,本宫还是不放心!”李丽质直接摆手,立即从坐上豁然起身站起,盯着琳琅,满目坚决地道,“走,琳琅,你随我一道去看看。”

    “……”琳琅内心很无奈。

    「这哪里是不放心?明明就是怕李伯安那家伙,今夜将杜妹给留下来,陪李逸一起过夜吧……」

    琳琅心中一阵暗自吐槽,但见李丽质如此,也不好当场揭破。

    “哎!”心中无奈叹气的琳琅,无奈之下,只得点头跟在了李丽质身后,一道朝着字号客房而去。

    ……

    没多久,李丽质便与琳琅二人,齐齐来到了李逸的房门外。

    玥儿见琳琅去而复返,而且李丽质也一道随同而来,不由心中一阵诧异,微微一礼地出声拜见道:“奴家参见公主。”

    “玥儿姑娘不必如此多礼,赶紧起身来。”李丽质笑着摆手,笑容礼貌而又温暖地问道,“你家公子……入睡了吗?”

    “入睡了,公主。”玥儿笑着点点头,道,“杜娘子正在屋内陪公子。”

    “那……那我……可以进去看看吗?”李丽质带着请求的语调问道。

    “公主请便。”玥儿笑着回答,侧身让开,心中却是一片疑惑与不解。

    她不明白,屋内已经有了杜妹在陪李逸,李丽质也来作甚。

    但玥儿知道,李丽质也与李逸订了婚,因此她没有阻拦。

    李丽质点头微微一笑,玉手轻放在门上,一边推门,一边冲屋内的杜妹,轻声喊道:“妹,我进来了喔……”

    声之下,李丽质一边进了李逸的屋。

    琳琅与玥儿二人,一道站在门外,将门给顺势关上,继续把手着。

    听到李丽质的声音传出,杜妹正准备从床榻上起身来,可李逸早就将她抱得死死的,根本就动不了,脸蛋儿顿时羞得一片无地自容。

    “公主,你快过来,赶紧帮帮忙!”杜妹急中生智地喊道。

    李丽质见此,急忙快步来到床头。

    但见李逸正将杜妹抱在怀中,不由心中一阵坏笑起来,并没有出手帮忙,而是笑嘻嘻地轻退两步,捂嘴大惊道:“哎呀,妹,你都已经与李伯安同床了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五!”

    杜妹红着脸,绯红从锁骨处一直蔓延到脸蛋儿上,硬生生地出声解释道:“是夫君喝醉了,嘴中一直着胡话,又将妹抱住了,妹根本就动不了。”

    “是吗?”李丽质坏坏一笑,缓缓走到了床榻跟前,并没有动手帮助的打算。

    “……五,你还笑!”杜妹面颊微怒地盯着李丽质,急声道,“你快来帮帮忙,将妹拉起来!”

    “嘻嘻,我才不要!”李丽质嬉笑一声,便将鞋子两下甩掉,直接从床榻上过去,睡在了杜妹身边,在杜妹的耳边,嘿嘿地笑道,“妹,夫君的怀抱……暖和吗?”

    “……”一时间,杜妹的脸颊变得越发酒红,羞地着头,半晌都无言以对。

    “妹别怕。”李丽质抱着杜妹,正经无比地道,“今夜,五陪妹一起。”

    与此同时,李丽质还用自己的身子,将杜妹往李逸身上挤了挤,脸颊上的坏笑,更是变得越发浓烈起来。

    “……”杜妹当场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一直在装睡的李逸,没想到李丽质也来了,而且听着她们二人的谈话,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但既然李丽质都如此而为,李逸也浑然不怕,顺势朝着杜妹的身子边,轻轻地挪动了一下,抱得越发紧了些。

    杜妹顿时就羞红了脸。

    前有「凶狼」后有「醉虎」,这种感觉,让杜妹不敢丝毫乱动一分,脸颊羞红得滚烫。

    李丽质并没发觉杜妹的异样,而是像时候一样,开始挠杜妹的痒痒。

    “……”杜妹「恶狠狠地」瞪着李丽质,但李丽质却是变得更凶起来,杜妹只得强忍着,不敢乱动,怕惊醒了李逸。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片杂乱声——

    “着火了!着火了!赶紧救火!”

    “快跑啊!”

    “酒楼着火了!”

    “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