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魏霸主 > 第279章创办报纸(七更)

第279章创办报纸(七更)

    第79章创办报纸

    祝英台点点头道:“现在只能如此,否则子阳兄就要做好唾面自干的准备!就算子阳兄写文反击,可是子阳兄并没有陆氏在江南的人望和名气,除非子阳兄可以找一个有份量,有名气的大儒,为子阳兄辟谣!”

    “舆论”冉明道:“这就是舆论的力量!”

    冉明脑袋中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报纸,报纸,只要自己办一个报纸,就可以慢慢掌握一个强大的舆论力量。在舆论面前,就算是强权,有时候不得不低调。

    河南官员李新功强**女案,其中更包括九岁女童,简直就是变态极点,如果不是网络舆论,他不可能受到法律制裁。

    我爸是李刚的主角李启铭若非舆论影响,根本不可能让受害人得到赔偿,他得到法律制裁!还有那个李一,如果没有舆论,以李刚的能奈,这件事肯定连浪花都不会出现。

    冉明兴奋的扑向祝英台,在祝英台没有反应过来,给了她一个熊抱,冉明兴奋的道:“某有办法了!”

    冉明没有发现,祝英台在这一瞬间,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祝英台被冉明突然袭击,登时愣住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异性这么拥抱着,开始祝英台非常愤怒。

    不过看着如同疯子一般的冉明,祝英台离奇的平静了下来!满脸忧色的道:“如今关于子阳兄的流言满飞,不知子阳兄有何应对之策?”

    冉明正色道:“堵不如疏,要疏就少不了引导!”

    祝英台明白冉明的意思,但是这要有一个前提。

    他就是要有足够的影响力,如果是谢安,哪怕一句话就可以让陆勤,就算是陆纳、陆始兄弟,也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可是冉明,必竟人微言轻!当然,这话他没有出来,恐怕打击冉明的自尊心。

    祝英台委婉的道:“不知子阳兄如何引导?”

    冉明道:“办报!”

    “办报?”祝英台听到这话,脸色一凝,不由道:“朝廷早有邸报,也不见提振军民士气,而且除了官员,根本没有仕人愿意看邸报,没有什么影响力啊!”

    《邸报》是我国最早的报纸,它创办于两千多年前的西汉初期(约公元前二世纪左右)。各郡在京城长安都设有驻京办事处,这个住处叫作“邸”,派有常驻代表,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在皇帝和各郡首长之间做联络工作,定期把皇帝的谕旨、诏书、臣僚奏议等官方文书以及宫廷大事等有关政治情报,写在竹简上或绢帛上,然后由信使骑着快马,通过秦朝建立起来的驿道,传送到各郡长官。

    冉明撇了撇嘴,暗道就算你再聪明,也有时代的局限性。

    只有在后世讯息爆炸时代生活过的人,才真正明白,媒体和舆论的力量。

    接着,冉明解释起来:“邸报虽好,可毕竞看的多是官员,官面上的文书虽然辞藻华丽,然而过于古板,枯燥乏味,许多入也只是雾里看花,可报纸不同,报纸可以是稗官野史之类又或者猎奇的故事,能更增趣味,便能吸引军民传阅,所谓润物细无声。”

    祝英台疑惑的道:“这个引导流言有何关系?”

    冉明道:“到时候,报纸办起来就可以左右士人的意志,士林的力量,也可以充当为吾所用!”

    “竟然神奇如斯!”祝英台惊呼道:“这太匪夷所思了!”

    冉明道:“困难肯定有,现在是万事开头难,这报纸要办起来,只怕不容易。”

    冉明现在有印刷术,活字印刷技术方面已经成熟。

    困难之处就是怎么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报纸的名气打响,一个毫无人气的报纸,基本上没有任何杀伤力,如果是订阅量超过十万份甚至更多,恐怕报纸的影响力可以超过谢安!

    祝英台倒也热心“有何困难,英台能否献上薄力?”

    冉明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钱,万事难!不过,现在不用担心,钱我们马上就会有,到时候报纸就可以提上日程!”

    就在这时,刘嫝已经打扮好了,此时她穿了一身绿裙,显得妩媚动人。冉明道:“我们去西湖泛舟。”

    西湖,古代名叫钱塘湖。

    冉明并不知道后世名闻下的西湖十景,现在根本毫无踪影,这些景观大部分都是唐宋之后建筑的。现在的钱塘湖毫无出奇之处,不过是一处略显灵气的湖泊而已!

    祝英山道:“子阳兄若去游玩,不如去灵隐山一观!”

    冉明道:“就是有灵隐寺的那座山?”

    祝英台道:“子阳兄也知道灵隐寺!”

    灵隐寺冉明当然知道,就是再孤陋寡闻,济公和尚肯定在电视上看过!

    冉明一行人乘四辆马车离开钱塘城,向西北而去。马车出城十数里路过钱塘湖,冉明在岸上随便打量了一下,果然发现,这座西湖,并没有出奇之处。

    离开钱塘湖,又行十数里,来到一处长满桃树的山下。飞来峰与北高峰之间灵隐山麓中。

    山道崎岖,无法通行马车,冉明、刘嫝、祝英台就下了车,便沿着人工铺就的石阶登上山峰,半山腰上是一处寺庙,这里四下没有人烟,唯有这寺庙孤零零的矗立在这里,只是也奇怪,灵隐寺在后世名气很大,可是现在冉明看来,这里居然毫无人气,香火也少得可怜!

    冉明暗暗奇怪,这难道就是李二推崇,康麻子题字的灵隐寺?

    果然,走到寺门三十余步转角而上,冉明看到匾额上写着三个斗大的隶书“灵隐寺”。

    门前一个沙弥,看到冉明一行人到来,脸上挂着笑容,亲切的迎接冉明进寺!

    虽然寺中香火差,可是寺庙修缮得不错,一楼一阁都彰显大气。冉明首先来到王殿前,看着在后世非常熟悉的袒胸露腹,趺坐蒲团,笑容可掬的弥勒佛。林黑山就乐了,指着弥勒佛像道:“公子,这家伙肯定是一个大吃货,比俺还能吃!”

    林黑山的话,让祝英台笑得弯了腰,而沙弥额头布满黑线,他想张口反驳,但是看到林黑山如同铁塔一般的身高,理智的选择闭口不言!

    随着沙弥弯弯绕绕,随即在寺中的后院里停下,这里是大雄宝殿,单层三叠重檐,气势嵯峨,十分雄伟。大殿正中是一座高十余丈高的释迦牟尼莲花坐像,造像妙相庄严、气韵生动,颔首俯视,令人景仰。

    冉明站在佛像下并没有像刘嫝、祝英台一样跪着。

    刘嫝道:“夫君你也给佛祖上一柱香!”

    冉明没有话,从刘嫝手中接过三柱香,冲佛像拜了拜,然后将香放在香坛中!这时,一旁的沙弥道:“你为何不向佛祖下跪!”

    冉明道:“佛在何处?”

    沙弥指了指佛像。

    冉明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道:“佛在心中,心在那里?心中空无,佛又何生?无物何来于心?无心何能有佛?无佛无心,悟从何起?无悟又怎知佛?”

    沙弥哑口无言,看着冉明,突然扭头就跑!

    冉明望着沙弥的背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祝英台笑道:“子阳兄,何故发笑?”

    “我想起一个典故,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冉明笑道:“我在想,我今生能与英台兄相知相交,把酒言欢,恐怕前世,我啥事也没干,只剩下回头看你了!”

    祝英台道:“英台听过百年修缘,千年修份,万年修缘份,你的法倒也有趣!”

    就在这时,一个中性的声音响起,冉明回头一看,只见大殿外面那个领路的沙弥不知道什么时候带回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和尚。

    这个和尚头上倒没有戒疤,和尚身材挺拔,英眉朗目,穿着一袭灰色的僧衣。

    和尚道:“擅越所,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此言出自何处?《三归五戒慈心厌离功德经》、《阿弥陀佛音王陀罗尼经》?《四十二章经》、《甚深大同向经》、《希有较量功德经》还是《菩提心经》?”

    冉明当然记不得这话出自何处,一脸尴尬,稍纵既失,他装作思起来。他知道唐僧取经是此后的三百多年以后的事情,这个时候,冉明也发现,佛寺之中并没有观世音菩萨。于是就道:“此话出《自观世音受记经》,此经你可曾知否!”

    “僧不知!”和尚恭敬的道:“多谢擅点化!”

    冉明道:“你是……?”

    “贫僧法显!”

    “法显?”冉明在心中暗暗惊讶,他纵然再不熟悉历史也知道这个才是中国历史上西取经的第一人,六十多岁高龄远不远万里去取经。

    不过,冉明对于这类有着执着信仰的人还算尊敬!

    和法显没有太多的纠葛,冉明下午离开灵隐寺。

    他也没有想太多,他现在的一门心思就是想办报纸。

    不过,他也明白,现在他在钱塘待不了多久,必须尽快去建康!

    冉明道:“英台兄,某准备明离开钱塘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