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鸣鼎之战

    金龙客栈的一间豪华客房内,一桌子的好菜已经摆满,整理好了一张超级大床铺的徐金龙满脸的贼笑,他长的倒是不赖,面如刀削,脸上还有一个道刀疤,留着长发,穿着黑的长袍,倒是像是一个小说

    里的邪道高手一样,邪气凛然的。

    他此刻桀桀怪笑一声:“也不知道她来了没有,我可都等不及了?这一次,她为了丹王府,即便不答应我,也得有所动摇了?20年了,我可时时刻刻不想得到你啊。”

    徐金龙搓着手,就好像云仙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一样,露出一副恶心的表情。

    但就在这个时候。

    街外的传来了一声激烈如战鼓般的金石交鸣声。

    5年了!

    5年银鼎街没有一个人敢敲响这银鼎。

    现在居然有人敲了?

    到底什么人?

    徐金龙眉头一皱,每当鸣鼎之时,必有一战!

    这是老规矩了,因为这里是独权,由青王选出来的人由上到下依次按照官职来管理这三条街。

    当然了,有的时候,被管理的人有所不服,但碍于身份却无处伸冤,所以青王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就有了鸣鼎赌战的这一个规矩。

    只要有人对某个官员有意见,则可和其鸣鼎和其赌战,在银鼎上写上对方的名字。

    如果能胜,被打败的人则必须履行赌约。

    这也算是一种公开决斗解决事情的办法。

    虽然有的时候并不公平,毕竟官员的财力物力人力都和平常人大不相同,所以资源也多,实力就自然高,这也是为什么银鼎街最近几年,都没有敢向官员挑战的原因了。

    但是,今天这鼎却被鸣响了!

    那么,银鼎街的官员自然要出来了。

    也就是说,他们当中,其中一个人被挑战了!

    徐金龙一咬牙:“妈的,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挑战官员?”徐金龙将手中的鸡腿一扔,直接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待落地后,他发现了,不仅他出来了,另外两个人也出来了。

    其中一个,正是贾龙奎。而银鼎街三巨头的最后一个,看起来跟个小孩子一样,其实只是功法原因,披着白发的“七岁小童”,古非童,他原本名为古非同,但因为老有人觉得他是小孩,所以他改了一个字,才成了现在这个名字,

    意思是,别把他当小孩子。

    别看他这个样,但他却是三巨头中,为唯一一个会真气爆发的大宗师,实力最是高深莫测。

    这古非童此刻倒是乐了:“呦,难得啊,我们三个是今年唯一一次三方碰面。”

    贾龙奎摇头无奈一耸肩:“估计不是我,我就当个看热闹的,我人缘那么好。”

    “那你们的意思就是我了?”徐金龙冷笑道:“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面,如果是挑战我的话,我会杀了他,你们别阻拦我,若是敢阻拦,我连你们一起杀。”

    古非童根本不在意,掏了掏耳朵:“你杀得掉么?”

    “你!”徐金龙唯一忌惮的人,就是古非童,他曾经可是鸣鼎挑战过古非童,如果赢了就将其位置让给他来做,只可惜,三次都失败了,而且古非童根本没有杀他。

    这也导致了现在的徐金龙暴虐成性,但凡是敢挑战他的,他都杀,总的来说,按照贾龙奎的想法来说,他就是个心理变态。

    “别以为我败给了你三次你就在我面前嚣张,我最近可是提升了不少,哼,一会,劳资就让你们大开眼界。”

    说完,徐金龙就率先走向了南边方向,百米开外的中心银鼎处。

    贾龙奎和古非童当然也跟了上去,其实,这鸣鼎赌战也可以挑战其他官员,并非三巨头,只是他们一来闲得无聊出来看看,其实心中并不认为会有人胆敢挑战银鼎街的三个威严。

    二来呢,也是镇住场子,免得一场赌战搞的整条街都毁了,毕竟,这里房子的人实力高,但房子实力可不高。

    “来来来,我看看是谁鸣鼎,这是挑战谁啊?”徐金龙率先走了过去。

    可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鼎旁的那个穿着黑风衣,貌不惊人的小子。

    第二眼,就看到了这小子身后的云仙。

    徐金龙眉头一皱,忽然心里咯噔一下,问道:“云掌门,你怎么来了?”

    云仙并不回答,反而是阎小刀乐了:“她怎么来了你心里没点b数么?怎么?信上写的忘了?怎么不叫云妹妹了?”

    云仙气的差点没给他一脚,这家伙,说什么呢?感情这家伙一直看起来不太在意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在意的不得了呢,想到这,云仙却又心里窃喜了一下,这证明,这个家伙心里在乎她才会这样的。

    “你说什么,你敢跟我这样说话?”徐金龙面子上挂不住,冷怒出声。

    但阎小刀却是坐在了大鼎的边缘上,弯着腰拍了拍鼎边:“我他么今天挑战的是谁?你看不到吗?我都敢打你,说几句脏话喷你还算事儿么?”其他人是早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而且觉得阎小刀肯定在找死,但他们看云仙在旁边,这结果可能就又不一样了,他们觉得,阎小刀肯定是个小白脸,仗着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拐着云仙来帮他撑腰才敢这

    样的。

    但是,他们大错特错了。

    当贾龙奎看到了阎小刀居然来了银鼎街时,又看了看那鼎上朱砂写的的大字,

    “阎小刀,挑战,徐金龙。”

    他满脸的震惊:“老弟,你要挑战徐金龙,这是你深思熟虑后的想法?到底因为以什么?”

    阎小刀忽然面一冷:“贾先生,不多说了,既然这鼎街有鼎街的赌战规矩,咱们就按照规矩来。”

    阎小刀冲着那怒不可遏的徐金龙一阵俯视,挑衅味道十足,勾了勾手指:“这挑战,你敢接么?杂碎?”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他们这时候才发现,是阎小刀单挑徐金龙,而不是阎小刀和云仙二人联手挑战徐金龙?

    难道,他要靠自己的力量,单挑吗?

    徐金龙一握拳:“好,我接受挑战,如果我赢了,你就再也不要进入青鼎街一步,云仙,也得当我的女人。”

    阎小刀本来不想杀他的,只是想教训一下,但既然他这种话的都说出来了,他只能这么回答了:“很好。”

    众人有点不解,徐金龙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冷笑道:“虽然不太可能,但我还是好心问一句,如果你赢了,想怎样?”阎小刀这时候咧嘴一笑,眼神满是杀气:“我没有别的要求,因为我赢得时候,你已经死了,而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杀了你,仅此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