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砸场子去

    早市最后一个小时,其实基本上就是大家冲销量的最后一个小时。

    一般来说,很多买家也会因为手上的钱没有花出去,因为没有买到自己心仪的东西而烦恼,焦躁起来,购物**会更大,所以这一个小时,很多店铺会将宝贝拿出来。

    久而久之,现在的每月一次的早市形成的规矩就是,很多店铺憋着劲,将宝贝放在这最后一个小时来卖,而很多买家也将自己的钱留着,最后在最后一个小时扫货。

    可刚进入这个时间段,别的店铺都比较红火,甚至有的都已经拿到了3000币的日销,算的上是出类拔萃了,可对于阎小刀那几分钟就卖到了4000币的人来说,这3000算个鸟蛋啊。

    看着别家门庭若市,又看了看自家这冷清的门面,别说满脸愁云的云仙了,就连阎小刀都感觉很蛋疼啊。

    这没有客流量,就没有人会发现好货啊?

    而且街上每家每户都在安排着广告宣传,招揽顾客,使得这条青鼎街现在热闹吵杂,阎小刀觉得,即便是狮子吼,恐怕也很难引起大部分的人的注意了。

    这可如何是好?

    吆喝没啥用了,但怎么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呢?

    阎小刀摸了摸下巴,他发现云仙也在烦恼着,毕竟,手上这么的圣元丹,再加上红机圣元丹这种至高品质,却不好宣传出去最后压了箱底,这就太悲催了。

    “相公,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你刚才不是说你很会卖东西?”云仙走了过来,来到了店铺门口,她虽然长得足够仙气逼人,能够引起人的关注,可是呢,现在人都扫货去了,根本无暇来看美女的。

    她被樊工等弟子建议,靠自己美貌来吸引顾客的决策彻底宣告失败。

    “嗯。”阎小刀摸着下巴,眺望着100米外的玄丹门门店,他们仿佛是最热闹的店铺了,因为似乎有提升实力的丹药买,武者都买疯了。

    阎小刀一拍手,会心一笑:“有了,既然我们无法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我们就到引起了人注意的地方去就好了呗。”

    云仙有点不解:“什么意思?”

    阎小刀拉着她的小手:“跟相公我砸场子去!”

    云仙噗的一笑,说真的,她还从来没有干过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呢!

    现在可好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云仙大有一种上山当了压寨夫人的感觉。

    “咋了?”阎小刀贼笑一下:“玄丹门不是背叛了咱的门派么?这么做过分了?”

    云仙摇了摇头:“我觉得,一会不要留情才好。”

    阎小刀响指一打:“这就对了嘛,走着。”

    云仙就这么挽着阎小刀的胳膊,莲足轻移,跟着他砸场子去了。

    樊工等人目瞪口呆的。

    “快快,带上丹药,我们砸场子去。”樊工一声令喝,他现在感觉自从阎先生到了丹王府,娶了他师父以后,现在丹王府的生活节奏也太快了点啊!

    真他么吃鸡!

    “爽,砸场子!”

    “让他们盗用我们丹方,篡权夺位,还勾结叛徒师叔。”

    “就是,害的我们师父失踪了半年之久,弄死他们。”

    “阎先生真他么牛!以前老修炼太没意思了,现在跟着他,好像黑社会一样!”

    一群弟子立刻变成了热血青年,就连樊工都觉得这把老骨头泛起了一丝热血,想要找个啤酒瓶子抄在手里,如果玄丹门敢哔哔,他就一酒瓶子砸在管事人脑袋上!

    什么?

    这是不是有点道德败坏?

    樊工自问自答心道:发泄到爽就行了,管他么什么道德,他玄丹门耍阴谋篡位的时候,不知道做的多狠,害的丹王府的弟子都有不少背叛加入了玄丹门了,导致现在丹王府人丁稀少,就这么十几个!

    樊工找了找,还真的找来了一个啤酒瓶子攥在了手里,气势汹汹的跟了过去!

    看到了他模样的清风明月相视一眼:“要不,把咱们的藏货也拿出来?青岛啤酒。”

    “不行,青岛啤酒的酒瓶子不给力,用这个!”明月直接拿出来了一个金属质地的小香炉:“这个够劲儿!”

    众人纷纷点头,一溜烟跟了过去。

    几分钟过后。

    “不要着急,一个一个来,培元丹可有的是。”玄丹门其实比想象的还要坚强许多,没有了掌门玄丹子,副掌门赤丹子领着赵太保和张镇山,竟在这里开始了最后一小时的销售冲刺了。

    一看他们的态势就是想稳住这执掌者的地位,而玄丹子的失踪没有让其他人垂头丧气,反而让赤丹子更加高兴了,而在他的领导下,玄丹门的人更加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卖假药!

    阎小刀看着这哄抢培元丹的长龙,摇头一笑:“这玩意也能吃?”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却因为了不少人的注意。

    赤丹子眉头一皱,这家伙长的和玄丹子不同,有点曹操那种奸臣风格,长长的黑须颇显威严。

    但实力么,比玄丹子可差远了,其没有真气,更不是大宗师,只是一个宗师级的强者而已,还是刚到了宗师级的那种。

    他其实是才回来,只闻其名不知其人,认不出阎小刀来。

    他说了一句:“阁下是谁?敢在我玄丹门挑……”

    他那个事字还没有说出来,就看到了挽着阎小刀右臂的云仙站在了旁边。

    “云,云掌门?”赤丹子差点没给吓死。

    但好在早市有规定,不可动用武力,否则取消竞争资格。他现在虽然害怕,但还算是有恃无恐,而且只要保住了玄丹门执掌者的位置,他继承了掌门,那实权就在他的手里,他大可让银鼎街的高手来保护他,那些人可都是这条街幕后boss的手下,他觉得即便是

    大宗师云仙,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了。

    所以他还是挺直了腰板:“你们不好好做生意,来我这里做什么?”

    云仙默不作声,这一仗,她要看阎小刀怎么打!

    阎小刀乐了。吹毛求疵,没事找事可是他原本就自带的痞子天赋,更何况,这些丹药,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根本就不是培元丹,而是只是一些实验残次品,吃不死人,好一些的,顶多也就是强身健体,让身体暖一暖的

    作用,根本不可能提升实力!

    阎小刀让云仙放心,他指了指丹药,冲着所有人说道:“不好意思了大家,你们买不了了,因为,我是来打假的!”樊工他们这才跟了上来,一听这句话,顿时急了,这阎先生是不是节奏太快了?这就开始砸场子了?也不带酝酿一下的?果然他么的行事作风不拘一格,不按套路出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