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乱晋我为王 >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羯人实力(七)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羯人实力(七)

    无名山谷的一侧崖顶之上,靳商钰也是遇到了那个极度危险之人。因为那人竟然在靳某人的视线里逃掉了。

    不过,当近距离接触那人的时候,靳商钰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古井无波的感觉。

    “好啦,你们也只是快快嘴而已,不要再多说什么了!另外,这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回大人的话,这是少酋帅的东西!”

    “是他的东西,什么东西!能不能说出来听听!毕竟现在的情势比较特殊!”

    “是!其实是主人最爱吃的特色肉干!大人如果不相信可以打开尝尝!”说话间,那个图姓家将也是伸手去碰那个木制的箱子。

    “图将军,不必了,我相信你!只是,只是你们再不能够这样了!另外,从今天开始,上面的人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够下得山顶,否则你们应该知道后果的!”

    “什么,竟然不让下去了!那,那老子怎么办!不会也在这里待着吧!”这一刻,当那中年男子的话刚刚落下之际,靳商钰也是在心中快速的思索着。

    不是靳商钰乱寻思,主要是这个事儿关乎靳某人的自由。更别说那个叫做满牙子的中年羯人男子了。

    一时间,因为那中年男子的话,包括满牙子在内的众人都是一副很是吃惊的样子!

    “不是,那个,大人,真的不让下山了!可,可少酋帅在山下还有很多的事儿要办呢!”

    “图将军,我知道你很为难!但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情势很危急!而且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现在有可能咱们的内部出现了问题!否则咱们的暗手力量也不会被别人暗杀掉!”

    “大人,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儿!看来是末将无知了!不过,您刚刚不是说这里由您说了算!”

    “对,是我在把控着这条通路!刚刚也说过了,想要下去,就必须有我家主人的号令!当然了,你们如果能够在别的地方下得山去,我不会阻挡的!”说到最后,那中年男子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神色。

    面对这样的中年男子,那图姓将军也是不敢再言其它,只是有些不甘的点了点头。

    “好啦,你们之间的事儿都是小事儿,不要再多说什么了,你巡你的路,还有你,可以回去把这件事情告知你的主子了!”

    “是!末将这就巡逻去!”

    “末将也走了!你们几个,还不走,等什么!难道非要挡着大人的路吗!”见自己的请求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那图姓将军也是把心中的怒气向靳商钰等人的身上撒。

    “娘的,这算什么啊,一级压一级!不是说中原人在这里没有什么地位吗!可这家伙明显就是一个中原人,为何他们这么多的羯人都不敢大声讲话!难道他真的是一个大人物!”虽然眼前的图姓将军还在大喊大叫着,但靳商钰的思绪却还停留在那中年男子的身上。

    然而,就在满牙子等人推着车子缓缓而过的时候,一双如鹰眼般的眸子也是死死的盯着推车之人。

    “不好,这小子可能是在观察老子,放松,一定要放松,千万不能够露出破绽,否则将会前功尽弃!”知道对方在观察自己,所以靳商钰也是尽可能的保持平静的心态。

    但即便是这样,那中年男子还是开口了。

    “图将军,你,你的车子,包括箱子肯定没有问题,可,可怎么多了一副生面孔!”

    “这,这个,你说那个家伙啊!其实就是一个杂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哦,一个杂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那,那你了解他吗!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

    “这,这个,大人,他真的是一个杂役,而且还是满牙子带了多年的杂役,只不过平时没有用他出来做事而已!”说话间,那图姓将军也是把眼光落在了满牙子的身上。

    毕竟他对于眼前的靳商钰根本不太了解,若不是满牙子在山谷中的解释,恐怕他都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号人。

    面对这样的局面,别说是满牙子,就连那图姓将军也是有些害怕了。

    “这,这个,回大人的话,图将军说的一点儿也不错,他,他姓商,平时就是帮着晾晒肉干什么的!这不,今儿因为马匹被上调的原因,所以小人就带着他出来走一趟!请大人明察啊!”

    “哦,你的意思是说,他只是一个杂役!”

    “对对对,他就是一个杂役!”

    “罢了,一个杂役而已!走吧!”某一刻,就在那满牙子的话音未落之际,站在其不足一丈远地方中年男子,突然间踉跄了一下。

    “娘的,好险啊!这小子明明是在试探老子!若是老子闪开了,他一定会痛下杀手!”其实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靳商钰已然被那中年男子撞倒在地。

    甚至四人合推的车子也是差一点翻转过去。

    “大人,您,您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脚下拌了一下!算了,不说了,少酋帅还在等着你们呢!去吧!”

    “是!末将告辞了!不过,以后,末将还会求到大人的!”

    “不要说了!走吧!”

    “是!”点头称是的同时,此刻的图姓将军早就带着靳商钰等人走向远处。

    “你,你试探的怎么样!”

    “应该不是什么高手!可能是咱们兄弟太过于紧张了吧!”

    “小心驶得万年船吗!既然真的是一个普通的杂役,那就让他去吧!不过,刚刚老夫觉得你动了杀机!如果那小子真的是死士级别的人物,一定会被你的杀机激荡到!到时候,就算是不想暴露都难了!”某一刻,就在靳商钰一行人走的无影无踪时,一个老者也是出现在那中年子的身侧。

    不过,从他们简短的对话中,也是能够看得出来,那老者一定身份不一般。

    当然了,对于这些,靳某人都是一点儿不知道,毕竟他还没有刻意的释放自己的感知力。

    这边中年男子与一名老者在闲聊着,那边的图姓将军早就开始发脾气了!

    “你个丫丫的,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那里的人吗!再怎么说,老子也是主子的家将,你们说说,他凭什么!”

    “将军息怒啊!咱们不是过来了吗!再说了,现在可是非常时期,还是少招惹这些恐怖的存在吧!”

    “恐怖!难道他们还敢对本将下手不成!”

    “那,那到是不会!可刚刚您也是看到了,若不是他心情不错,恐怕姓商那小子就没命了!”说话间,此刻的一行人也是停在一处用石板铺就而成的街口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