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画道封天 > 第0514章 小子不错

第0514章 小子不错

    火焰女神再查看至尊体质后,给出了与画圣吴道子一样的结论。那就是慢慢地养!不过从她哪里还外送一个消息,让碧野长空为之一亮。

    ——《中天宇宙秘典名人堂卷火焰女神赫尔提亚篇》

    叠云狂风啸,扁舟巨浪冲。

    万里漆黑夜,千里一盏灯。

    亚特兰蒂斯,海岸银滩。

    微微地海风吹来一阵阵的咸味,让这片大陆的沿海之地显得生活尽显。对于火焰女神赫尔提亚,白一凡由衷的佩服。不仅仅是她善良、和蔼的性格,一心一意守护人家的温暖,都让人倍感亲切。在没来奥林匹克之际,他对于这里的情况也大致略有耳闻,虽无法与人家的现实严格的对照;至少对于几位主神还是多多少少地了解一些。

    没想到,吃个饭便遇到自己最敬佩的女神相助,这还真正运气爆棚。仅仅看着这位圣洁的女神,他的心中便莫名地多了些底气。

    “不满您说,我从昆仑域而来。”白一凡坦白地说道。

    “怪不得呢。”火焰女神赫尔提亚恍然道。

    “怎么?”白一凡不明就里的问道。

    “前段时间,阿波罗、阿瑞斯、赫菲斯托斯甚至连阿尔忒弥斯都出了自己的神殿。原来他们是为了你啊!”火焰女神赫尔提亚轻笑道。

    “这个……这个……”自己就走冰雷邪神这事还真不好说,毕竟那家伙的名声真不咋地,要是在敌人的面前说起还没什么。但现在是这位圣洁的赫尔提亚。

    “我知道,是你就走了冰雷邪神权拔广那个小子对不对?”火焰女神赫尔提亚见状不由得笑问道。

    “嗯。”白一凡搞得特别不好意思,因为他不清楚这位女神的态度。毕竟对于她的传说,除了和蔼可亲、圣洁善良;那剩下的就是老处女,不嫁人的传说。

    “他并非什么恶人,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只是他行为不拘一格,多有鲁莽之处。他自己不在乎流言蜚语,可终会连累别人……”火焰女神赫尔提亚倒是看得清楚、明白。

    “那也不至于被怎么多神灵追杀吧?至少罪不至死……。”白一凡忍不住为自己的兄弟辩解道。

    “这倒是。”火焰女神赫尔提亚居然点了点头直接承认。

    “其实他心底不坏的。”白一凡见火焰女神赫尔提亚不与自己争辩,倒显得自己辩解无处着力一般的苍白,不由得嘟囔道。

    “有一点我很好奇,你神无可用的法力。是怎么逃出几位诸神的追杀?”火焰女神赫尔提亚奇怪的问道。

    是啊,这一点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一个无法动用法力的人族凭什么躲过四位主神的追杀?而且那四位还都是十二主神的神灵,也就是说年轻一辈神灵最强的几个除了战争、智慧女神雅典娜没上外,全部出征了。这个无法使用法力的人族不但逃走,还是那种全身而退的离开,别说是火焰女神向不明显,除了白一凡这个当事人外,怕是没人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师兄在安德斯山。”他还真敢说,不过这也足以证明他对这位女神的信心。

    “哦,我还不知道你师从何门呢。能介绍一下吗?”她是临时受雅典娜所托,照顾一下白一凡。对于详情还真没多少了解,毕竟宅女嘛!

    “晚辈乃是画道一脉的隔代传人……”白一凡开口说道,不过话刚说一半便停了一下。因为他发现了严重的问题。

    “你?画道一脉?谁的弟子?”温文尔雅,舒雅恬静最多偶尔欢快一下的火焰女神赫尔提亚在听到白一凡是画道弟子之际,突然浑身的僵硬,芊长的玉指微微地轻颤起来。

    “我是画道一脉的人,师尊画祖。”白一凡看得心中疑惑,不过还是回答道。

    “画祖颗首大帝?!”火焰女神赫尔提升顿时更加激动起来。

    “这……正是。”白一凡被搞得摸不着头脑了。

    “你……你……你说那个人在安德斯山?”火焰女神赫尔提亚红着眼睛喝问道。

    “哪……哪个人?”白一凡被惊得连连后退。要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动用法力,不然反噬的后果会越来越严重。现在火焰女神这般模样完全不再是那种温和、恬静;完全一副谁欠她五千万个金币一般。

    “吴道子!”火焰女神赫尔提亚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那是我的大师兄……”白一凡无奈的说道。

    “他个混蛋,躲在安德斯山?咯咯!告辞!”火焰女神赫尔提亚咒骂一声,接着又得意的笑起来。对白一凡摆了摆手,转身就要去拿画道首席弟子画圣吴道子去。

    “哎~!哎~!什么情况啊?”白一凡一见这样,急得直跺脚。今天这是怎么了啊,敌友都快分不清了。这位女神这是要找师兄的麻烦去吗?那自己不是在资敌?

    “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少插嘴。”在得知画圣吴道子在安德斯山后,一向端庄、温和、恬静、圣洁的火焰女神完全变了副模样。成了个伶牙俐齿的女强者。

    “我……”白一凡欲哭无泪,这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连女神都这样!

    “我看你的体内灵力混乱,估计是有不同规则的灵力在你体内争夺主导地位。金苹果可以帮助你需要的灵力以最快的速度占据上风。”走出好远的火焰女神赫尔提亚突然停下脚步说道。

    “啊?”白一凡又是一愣,这位到底是敌是友?

    “啊什么啊?这是给你送我消息的报酬,这个给你……”火焰女神赫尔提亚说完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伸手接过来火焰女神丢过来的玉简,白一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白一凡独自站在海岸银滩之上,用神识一探查手中的玉简,顿时不知该说这位火焰女神赫尔提亚什么才好。这个玉简分明就是一张详细的地图,一张金苹果圣树坐在具体位置的地图。上面有几条可以选择的路线,每条路线上位出现什么危机。哪位性神恶煞住在哪里,多远的距离能避开那些恶魔的差距,标注得祥祥细细。

    本以为火焰女神赫尔提亚只是给自己提个建议,特别是刚才那副找大师兄的架势。唬得白一凡一阵阵的心虚,而现在看来这位女神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助自己的。只是换了个态度而已,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千变万化,神幻莫测。

    把玉简收入怀中,白一凡向亚特兰蒂斯的中心位置而去。金苹果固然对他很重要,但路途遥远,就选现在就出发。谁知道会走多久?现在形势并不稳定,他的法力还没紧张到马上就需要的地步、所以他决定先去见见海皇波塞冬。看看他到底有多少本钱,也好为以后的大事做一些铺垫。再说,这不是还顺路嘛。

    而最快,最有可能找到海皇的地方只有环环向围的原形建筑中心的位置——海皇神庙!

    ……

    白银帝国,海蛇大道。

    因为大祭的日子即将来临,白金帝国也如梅尔港一般的热闹。在一处酒馆中,一位白衣女子特别显眼。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她太漂亮?还是因为那一头水蓝色的长发?这些都无法吐出她的特别之处,让人过目不过的是因为她是一个人,而面前的桌子上却堆满了酒瓶。就连桌子下面也丢了不少,然而,她却没有丝毫的醉意。

    “苏兰特大人,你这是……?”白衣帝国公主碧罗大着胆子轻声道。

    “呵呵,白衣帝国的长公主,来,喝一杯?”海魔女苏兰特挤出一丝笑容招呼道。

    “大人……”与碧罗公主一起的白银帝国的太子乔尔巴丹,一见碧罗公主终于搭上话茬;大着胆子地施礼道。

    他可是亲眼所见,这位大人最近脾气特别的暴躁。三句话说不到头就动手揍人。从梅尔港的观潮阁一路三千里到了碧罗公主的国度。他们见识了不下十次的打架场景。在离开观潮阁后,海魔女苏兰特便把身上的白金鳞甲化着白色长袍。不知有何贵干,一路向这里而来。恰恰碧罗公主、太子巴尔乔丹两人也好不巧地刚好同路。

    一位这样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他如何不心惊胆颤;问题是这位碧罗公主不知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滴;死活非要往处于烦躁、暴走边缘的海魔女苏兰特凑。巴尔乔丹想哭的心都有了,但身为男子汉,肯定不能让碧罗公主受到什么伤害,不得已只得跟了上来。

    “你很怕我?”海魔女苏兰特仰头又灌了几口,嘴角微微一翘地问道。

    “哪有,哪有的事……”巴尔乔丹口中发苦。

    “那你说说不惧与我了?”海魔女苏兰特声音突然变得冰冷。

    “大人明察,我没那个意思啊。”巴尔乔丹欲哭无泪。

    “大人,巴尔哥哥没那个意思啊。”碧罗公主见状急忙帮巴尔乔丹分辨道。

    “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海魔女苏兰特一翻白眼道。

    “我……我……”碧罗公主顿时语塞。

    “唉,别为难两个无辜的凡人。我陪你喝。”就在这时一声叹息在店门口响起。

    “你……”

    “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