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

    马拉雅山脉,越是高不可攀越是有人想走近他,想登上他的峰顶。

    基督教认为人的降生是带有原罪的,不管这一理论的对与错,那是一个哲学问题。其中有一点不可否认,人确实是有罪的。因为不管是你有心还是无意都会对他人造成伤害,那些有益伤害他人的人是不可饶恕的。故而在中国哲学史上有一个经典命题就是“人性善恶”,不管人的本性是善还是恶,但是我们都要做一个善的人。

    有人说同性恋是社会的痈疽,同性恋是罪恶的,是不可饶恕的。可是我要反问的是,我们为社会带来了什么?是暴力?是动乱?是不公?

    都不是,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如果让你站在大街上指出哪个人是同性恋,你是无法分辨的,所以说我们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在于我们喜欢的是同性,仅此而已。

    这个社会出现问题的根源在于人性的贪婪,我不是性取向。

    作者有话要说:

    因本月30号有一场考试,所以最近是两天更新一章,还望各位读者见谅

    第18章 春游登山

    玉楼春

    东城渐觉风光好,毂绉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经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受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春天万物复苏,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我和涛哥也开始了新的一年。我喜欢春天,看了几个月的银装素裹,翠绿的嫩芽充满生机,黄绿色铺满整个世界。

    我们宿舍的几个懒货都不爱动弹,我们曾经一起爬过一次山,说是山也不过是几百米的小山包。自从爬过那次以后就再也没去过,那次爬山还出现了一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情。

    我们宿舍的再商量去爬山的时候我们班几个女生也准备去,我们宿舍的问我行不行被我一口回绝了。那天我们爬山下来在下山坐车的路上才碰见我们班的女生懒洋洋地往山上走。我们打个招呼,我对我们宿舍的哥哥们说:“看吧,我就说不跟她们一起,我说的多对啊,都是累赘。”

    后来我们班女生回来以后还有一个女同学在山上找到了对象,传为美谈。因为她的对象姓段又是大理人,我们戏称其为大理段氏的后人。

    我的舍友听说以后说再也不和我一起爬山了,太累了。人家还能遇见桃花,我们就只能哎……以后我就只能找别人一起出去玩耍了,但是和涛哥在一起以后终于有人陪我一起外出玩耍了。

    那天我们吃饭的时候,我哥问:“这周末我们都没什么事,去做什么啊?”

    我知道他想出去玩了,冬天没怎么玩耍春天总算可以出门逛逛了。我就对他说:“我们出去玩儿吧,天气这么好,总在学校闷着也不好。”

    涛哥说:“好啊,那咱们去爬山吧?你挺喜欢爬山的。”

    “好呀,去哪座山?”

    “爱情山怎么样?”

    “名字是挺好的,可是那里的风景不是很好,再说了人也不较多,咱们找一个人少点的山吧。再说了我们的爱情不必用山名来印证,哥你说呢?”

    涛哥说:“我家宝贝儿的嘴越来越能说了,话都让你说了,我能说什么啊。你说咱们去哪座山吧?”说着他摸摸我的头。

    我看着他说:“咱们去清凉山吧?据说那里风景不错也不如爱情山那里出名,如果就我们两个的话还能过一过二人世界。怎么样?”

    “好!都挺你的。说起来这还是我们俩第一次出门约会吧?”

    “是啊!我们俩一直都是在学校和市里玩耍,没出去过呢!就当咱们约会吧,我们又不是没有约会过。”我笑着对他说。

    周六早上涛哥早早就给我打电话提醒我该下楼了,我也收拾好了。我们提前约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把我们送到山下等我们下山以后再送我们回学校。这样一天的行程绰绰有余,还不至于太累。当然这些事情都是涛哥操持的。

    等到山下的时候看见那里有一个水库的遗迹,里面都是山上留下来的水,一层一层地往下流。水库两边郁郁葱葱,其实只是刚长出来的绿叶因为树木比较多所以看起来郁郁葱葱。羊肠上山路贯穿其中,环境美极了。

    我看一眼涛哥问他:“怎么样?”

    “你选的地方真好,人少、环境也好。”说着他拉着我的手就往山上走,我们不避嫌一直都这样亮相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们幸福就好。

    于是,我们手拉手往山上走。可以看出,因为这里人比较少可能是因为资金问题,山上还没有怎么开发。只有山脚下有一些石板铺的路,往山上走基本上都是小土路显得路比较难走。还好我们两个人可以相互扶持所以走起来比较轻松,人生路也是这样啊!同性的人生也如同这小土路一般崎岖难行,如果没有人相互扶持如何走得下去啊!

    我们大概走了一个小时就快爬到了山顶了,这座山不高但是占地面积比较大,快到山顶的时候有几片很大的空地。这里有一些桌椅等提供给游客休息,我哥说:“休息一会儿吧,你都出汗了。”

    我说:“好啊,确实有点儿累了。我们吃点东西再走。”

    我们买的食物我背着,水我哥拿着。本来他都要拿着但是我说我拿得动,要不我背着吃的你拿着水,水比较沉。这样安排下来他也就没什么话说。我们的拿得水壶是我特地买的,大概是两千五百毫升跟一个暖壶差不多,我平时爱喝水所以买了这么一个大壶。这一壶水足够我们两个人使用了。

    其实也不是很饿,就是有点儿热,正好坐下来休息一下。我哥把我的背包打开,先拿了两片湿巾让我擦擦手,他也把手擦了擦。然后把吃的拿出来,两瓶八宝粥、一个切片面包、火腿肠等都是常用的零食。因为有一次开八宝粥的时候把手划到了,所以我哥亲自把盖子给我打开,然后说:“我喂你,省的再把手划个口子。”

    “那好吧,我还懒得自己动手呢。”他一边喂我,我一边把面包打开喂了他几口面包。我吃了几口说:“不吃了,吃多了胃酸。你吃吧,刚才你吃的面包太干了。”他没说什么知道我的胃不好就自己吃八宝粥,我一边自己吃面包一边喂他了几口。然后打开水壶,倒了一杯水,先让他喝了几口我再给自己倒。我还给他剥开一根火腿肠递到他的嘴边,他竟然不吃用嘴添了半天才吃,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所以没理他就去旁边溜达溜达。“你赶紧吃啊,吃完了咱们就接着爬山。”此时已经中午了,我们在这边稍微休息一下。我有点犯困想趴在桌子上睡觉,但是桌子太恶心趴不下去,他看出来了就把我的头按到他的肩膀上,让我靠着休息,他也稍微眯了会儿。

    我们在这里大概逗留了一个小时,涛哥往我嘴里塞了一个口香糖,放到嘴里特别舒服,他在嘴里也含了一颗。然后在我额头上亲了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