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战天阙,白发皇妃 > 第277章 (番外 大结局)幸福就是有你在我身边

第277章 (番外 大结局)幸福就是有你在我身边

    事情到此已经基本全弄清楚了,沐行歌也懒得再看,以坐不住为由先回宫了,剩下的交给战天钺处理。

    战天钺耐着性子,等汪大人审理清楚,涂刚和康裕是主使之人,被判了斩立决,涂夫人教子无方,念在她年老份上,死刑可免,收监坐牢,涂家,康家没收所有家产,其余下人和凃钰都发配边境为奴。

    那些传播流言的百姓,根据情节轻重分别给了不同的惩罚,罚银,打板子,又被训斥了一番放回了家蠹。

    战天钺也没呆到最后,看处理的差不多了,就先回宫了。

    支持烧死沐行歌的那些官员都战战兢兢,战天钺没说处理他们,可是涂家和康裕的事明摆着和他们有牵连,这些人都觉得还有更重的惩罚等着他们髹。

    有聪明点的,已经看出自己的仕途到头了,回去掂量了一夜,次日早朝没等战天钺上朝,就先去御书房托建兴递了奏折,以各种理由辞了官职。

    战天钺看到那些奏折,也没相留,大笔一挥,准了,还让建兴送了他们四个字:慎言,慎行。

    这些官员虽然有些怨恨战天钺无情,可是比起丢了性命,战天钺不追究已经是福气了,哪还敢再抱怨,乖乖地回家了。

    而那些还存了一点侥幸心的,则往沐行歌身上使劲,给彭夫人的慈善机构捐了大笔银子,希望娘娘不计前嫌,一笑泯恩仇。

    沐行歌看到彭夫人报上来的数目,笑的狡黠:“没想到诬陷我一场,给你带来了这么多收入,这比你去募捐效果好太多了,以后也别那么费事去募捐了,让他们多诬陷我几次好了!”

    彭夫人哭笑不得,劝道:“娘娘,三人成虎,这种事还是越少越好,否则总有一天会弄假成真的!”

    “呵呵,和你开玩笑了,你还当真啊!我只是想说,这些人平日一毛不拔,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掏的倒很爽快,我要接了这些钱,那不是给他们一种错觉,以为什么事都能用钱摆平吗?”

    沐行歌摸了摸自己的下颚,半响叹了一口气道:“行了,他们要给,你就收下吧,反正他们也能从别处弄回来,我们也不必和他们客气。彭夫人,以后和这些人多亲近亲近,不时去叫叫苦,弄的钱也行!”

    彭夫人愣了愣,她也不是笨蛋,这些人给的钱肯定来路不明,沐行歌这样放着他们不管,那不是间接的助纣为虐吗?

    “娘娘,这不好吧?他们的钱财也是搜刮百姓来的,这样和他们要钱,他们岂不是搜刮的更厉害?”

    沐行歌冷冷一笑,道:“我何尝不知道这道理呢,可是彭夫人你想,他们现在也没什么把柄落到我们手上,我就算恼他们配合涂家诬陷我,可是没有证据证明,没证据就不能治罪。他们送银子来只是想买个心安,我不收下,他们不会放心,说不定还会弄什么阴谋出来。我要接了银子,他们就会以为没事了,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不是有句俗话吗?常在河边站哪有不sh鞋,他们以后要安安分分,那就皆大欢喜。要是不安分,总会落下把柄的……”

    彭夫人懂了,沐行歌这也算变相地给他们机会,要不要珍惜,就看个人修为了。

    说清了这事,彭夫人终于忍不住说起自己的女儿,忧心忡忡地道:“娘娘,你也知道彭韵回娘家都住了好多天了,洛无远也不去接,娘娘,你说的话他能听进去,你就帮着劝劝吧!”

    “彭夫人,这事怎么劝啊,你女儿要是有一半像你,他们也不会闹成这样!这事的根结还在彭韵身上,她弄不明白,以后还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的!你回去劝劝你女儿,要是想改变再来找我,不愿意那让她和洛二爷和离吧,找个适合她的人,日子也一样过!”

    “怎么和离呢?她又怀孕了!”彭夫人不满地道:“娘娘,都是劝合的,哪有劝离的,娘娘你就帮忙想想办法吧!”

    沐行歌无奈,道:“你让她进宫,我和她谈谈吧!”

    彭夫人一听沐行歌愿意帮忙,就赶紧回去把彭韵带进宫,沐行歌一看彭韵那样子,似乎不情不愿,心下感慨,看来彭夫人要失望了。

    她也不急着劝彭韵,让人上了茶,才缓缓道:“彭韵,你想和洛二爷白头到老吗?”

    彭韵咬了咬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没好气地道:“谁嫁人不是想白头到老的!”

    沐行歌笑了笑道:“你和洛无远闹成这样,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彭韵挑眉冷笑:“他有外心了,想纳小妾,娘娘,你不用帮他劝我,这事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有我就没其他人,有其他人就没我。他敢纳小妾,我就和他和离!我就不信,离开他,我就养不活两个孩子!”

    “他说他想纳小妾了?”沐行歌问道。

    “没说,可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吗?一天挑我的错,那还不是厌倦我了,只要我点头同意,我就什么错都没了!”

    彭韵嘲讽地笑道:“娘娘,男人是不是都这样,一时新鲜,时间长了就厌倦了!我有时很羡慕你,怎么就让皇上对你如此着迷呢!你这样,皇上也关怀备至……”

    沐行歌失笑,意味深长地说:“你别看我,看你母亲,你觉得你母亲为什么能和你父亲白头到老呢,据说他们两还从来没红过脸!”

    彭韵羡慕地道:“你说对了,我从记事,我母亲就没和我父亲红过脸,我父亲对我母亲也很好,当年我母亲提着菜刀冲进金銮殿,我父亲也没觉得丢人,回去也没骂过我母亲一句!”

    “那你没留心他们怎么相处吗?”沐行歌启发道。

    彭韵撇撇嘴:“洛无远和我父亲不一样,我父亲很有责任感,除了带兵打仗,不会像洛无远一样什么狐朋狗友都有,天天出去应酬,回来也不会像我父亲对我母亲一样和我什么都说,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嫁给洛无远,他根本不是我想嫁的那种人!”

    “不是因为喜欢吗?”沐行歌问道。

    “我承认,我嫁给他的时候是喜欢他的,可他太让我失望了,每天除了赚钱就没一点上进心,让他去参加科考,没说上两句他扭头就走,你说我怎么喜欢他呢!”

    彭韵越说越委屈,嘀咕道:“早知道他会变成这样,当初我就该嫁给我表哥!说来说去,还是要怪那个意外,如果不是那晚,我这辈子都不会和洛无远有什么牵扯的!”

    沐行歌蹙眉看了看她,彭韵那表哥齐什么的她知道,今年开春进了三甲,战天钺见他才思敏捷,破例提拔留在了京城做自己御书房的主薄,战天钺的意思是想培养他一段时间,如果能独挡一面,就让他顶替连子夜做州主。

    彭韵这是看他前途无量动心了?权利地位真那么重要吗?彭韵如果以此就抹煞了洛无远的优点,那她也不用劝合了,洛无远决不会喜欢这种势利的女人的!

    一时,沐行歌就犹豫了,婚姻就像鞋子,适合不适合只有穿鞋子的两人才知道,外人如果只想让两人和好,不管他们会不会被彼此磨的鲜血淋漓,那是不是太不负责了?

    洛无远和彭韵此时是相互厌倦,各挑各的不是,才成亲不到三年就变成这样,怎么相处一生呢?

    沐行歌觉得头大了,忍不住道:“彭韵,你要是嫁给你表哥,难道就不会遇到别的问题吗?你表哥他做的官位越来越高,你觉得你的能力,能管住你表哥吗?”

    彭韵咬了咬牙,悻悻然地道:“表哥对我很好,事事迁就我,不会像无远一样的!”

    沐行歌不以为然,当初齐表哥借住在彭家,难道还不识相惹主人讨厌吗?她虽然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啊!

    “那你现在想怎么样?和无远和离,再嫁给你表哥吗?”沐行歌担忧地道。

    “我又不是黄花闺女,我表哥怎么可能再娶我呢!你就别寒碜我了!”彭韵气恼地叫道。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他真的喜欢你,不会计较你成过亲的,当初他都肯接受你带了孩子嫁给他,现在也不会嫌弃的!彭韵,你真有这心思,我去帮你说!”沐行歌决定了,只要彭韵想这样做,她会劝洛无远和离的。

    “我……”彭韵迟疑了,犹豫了半响才摇摇头说:“算了,那是前尘往事,不提也罢。洛无远虽然没有功名,待我还不错,要是再多肯顺着我点,我这辈子就跟着他了!”

    “别勉强,你们是要生活一辈子的,你还年轻,现在改正错误不迟,否则老了再后悔,那就真的没人要了!”

    沐行歌凉凉地道:“你不用顾虑别人的看法,过日子是自己过,要不适合,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娘娘,你怎么老劝我和离啊,难道是洛无远和你说什么了吗?他要真想和离,让他自己来和我说,我决不会死缠烂打的!”彭韵急了,声音也大了。

    沐行歌淡淡地道:“他没说,我就是看你们弄成这样替你不值,洛无远和你表哥比差太远了,换了我是你,我也只会选你表哥!”

    “不是这样的,我刚才说我表哥好,可是我也没说洛无远不好啊,他除了没功名,其他的都比我表哥好,他很聪明,知道的东西很多,对我和康儿也很大方,不会像别的男人小气,在家里我说想买什么,他都不问原因就大把掏银子,我的姐妹都很羡慕我呢!他对我爹娘也很好,过年过节都不用我说就给准备好礼物……”

    彭韵似乎怕沐行歌不相信,絮絮叨叨地边想边说洛无远的好。

    沐行歌含笑听着,等彭韵搜肠刮肚把想说的都说了,才慢悠悠地道:“你把我弄糊涂了,你一会嫌弃他,一会又说他好,那他到底好不好呢?他要真像你说的这么好,你跑回娘家算什么呢?”

    “我……我不就是生他的气,让他紧张一下吗?我从头到尾就没说想和他和离,否则我为什么会让自己再怀孕呢?”彭韵气咻咻地道。

    沐行歌无语,这女人还真跑惯了,没办法解决问题就跑,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宝啊,一次次地让洛无远紧张,就不怕有一天洛无远麻木吗?

    “彭韵,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沐行歌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听,把自己小时候听的狼来了的故事讲给她听,最后道:“夫妻之间有问题解决问题,别动不动拿跑威胁对方,否则狼真的被你引来了,你就后悔莫及了!这世上不是谁缺了谁就不会过日子,真心想和对方过日子,就用点心思去了解对方的喜好,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想问题,别把你的愿望强加到对方身上。就像你刚才说的,你表哥再好,也不是你夫君,如果你非要把洛无远改变成像你表哥一样,那他也不是洛无远了!”

    彭韵听的懵懵懂懂,忍不住道:“我没想改变他啊,我就是想要他上进点!他那么聪明,想考功名一定能考中的!”

    “考中了又如何,他的性格适合做官吗?就算适合,你有没有考虑过他会变成什么人呢?彭韵,你嘴上说不想改变他,实际上你还是想改变他,把他变成你表哥h然如此,你又何必那么费事,直接嫁给你表哥就行了!”

    沐行歌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看在洛无远和康儿的份上,她真的不想劝彭韵了。这女人和那些老旧的女人一样,观念陈腐,说了这么多还顽固不化,又何必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呢!

    “彭韵,你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人和人不同,鱼和熊掌也不能兼得,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选一个去珍惜吧!”

    沐行歌算是把自己该劝的都劝了,两人能不能再做夫妻就看彭韵的选择了。

    只是沐行歌没想到,自己这一番话最终白说了,彭韵回去后还是固执己见,非要洛无远低头保证去考功名才肯回家,洛无远哪是容易被人摆布的人,送了一笔银子到彭家,写了一张和离书,说彭韵的孩子愿意留下,生下来就送到洛家,不愿意滑了算了。

    之后洛无远也没和战天钺告辞,就一人带了洛康去了西域。

    彭韵也不知道是被刺激了,还是不小心,洛无远才走,就摔了一跤,孩子掉了。

    在家养身子的时候,被彭夫人骂了一顿,小月子还没坐完,就自己一人悄悄走了。

    “可能是去找洛无远吧!”彭夫人来看沐行歌时叹道:“人在不珍惜,人走了才想着人家的好,这女儿就是被我宠坏了!这样也好,让她吃点苦头,以后就会珍惜了!”

    沐行歌看着彭夫人说不出话,一直只觉得彭夫人大大咧咧的,对人又热心,可是此时她却觉得,彭夫人没那么简单,只怕私下里也和彭韵一样嫌弃洛无远家的商人身份吧!

    再细细一想,彭家的几个儿子都因为自己和彭夫人亲近,得到了战天钺的重用,彭家现在已经算朝中第一大家了,得陇望蜀,谁能抗拒权利的诱惑呢!

    只怕彭夫人也是看中了自家侄子的地位,经常在彭韵面前念,才念的彭韵心动吧!

    沐行歌越想越觉得彭夫人可怕,她也不说破,感叹了几句就若无其事地提道:“齐主薄年纪也不小了,夫人是他的长辈,也该张罗着给他说门亲事,要是他不嫌弃彭韵,把彭韵找回来嫁给他吧!”

    “娘娘,你当我不想给他说亲事啊,说来也是造孽,这孩子就一条心,也不知道看上彭韵什么,给他说亲事,他就说只想娶彭韵,哎,你说这叫什么事啊!”彭夫人苦笑道。

    沐行歌淡淡地道:“洛无远和彭韵都和离了,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彭韵要愿意,那就让她嫁吧!我们做父母的,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女幸福,其他的就看淡点吧!”

    “娘娘这么说,那我也不好拦着了,回头让人去找找,她要愿意,还请娘娘给他们赐婚,也算成全他们吧!”彭夫人率直地道。

    沐行歌微微颌首,心里却冷笑不已,果然一试就露出了原形,行,那就成全他们吧!看彭韵和齐主薄在一起,会不会幸福。

    一个月后,彭夫人真把彭韵找回来了,沐行歌也给两人赐了婚,只是两人婚礼时,沐行歌和战天钺都没参加。

    战天钺是讨厌彭韵,他还是大男人主义,觉得一女二嫁丢人,更何况,彭韵还是自己兄弟的女人,让他参加婚礼,那不是背叛洛无远吗?

    沐行歌则是不喜欢被人利用,彭夫人让自己赐婚,那是高抬了彭韵,她以为自己还那么傻,会再像以前一样被她利用吗?

    对齐主薄,沐行歌和战天钺对他的好印象也一落千丈,这样一个为靠牢彭家连自己骨气都失去的男人,就算有才华,也不堪重用,怎么能指望他独当一面呢!

    战天钺对他的培养就暂停了,每天就是让他抄抄文案,看着是在御书房走动的红人,可实际连建兴都不如。

    彭夫人试探了沐行歌几次,沐行歌都以自己不管朝政推脱了,彭夫人也不敢去问战天钺,只是带着彭韵到宫中走动的更勤。

    沐行歌很烦,她是真心不待见彭韵,看天气冷了,索性让战天钺搬到热河那边过冬,把筠筠菡菡都带上,一家人就前往热河。

    战天钺临走前以自己身边不需要那么多人,把齐主薄打发到南充州下的一个县做了县令,京城的治安就交给了彭将军。

    这也算一种试探,彭家要有什么不轨之心,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战天钺和沐行歌在热河过年,连子夜和战婧菱也跟了过去,白子骞和回京叙职的宫慕青也带着自己的娘子赶了过来。

    白子骞的婚事是宫慕青的娘子耿兰兰牵的线,娶了她表妹,小女人很温柔,沐行歌第一眼看见就愣了一下,这女人长得有点像洛轻言,她突然想起战天钺和自己说过的事。

    当初战婧菱和战颜夕帮洛轻言算计战天钺,是白子骞把洛轻言送回了家,那晚,要是白子骞和洛轻言做了那种事,是不是结局就会改写呢?

    可是想到洛轻言的性格,沐行歌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她那么极端,只怕就算嫁给了白子骞,也会弄出别的事的,到时还会牵连白子骞!

    这样的结局最好了!白子骞有这安安分分的小女人陪着,一生不求大富大贵,平平安安就行!

    耿兰兰怀孕了,挺了大肚子陪沐行歌闲聊,沐行歌的肚子长到一定程度就维持不变了,耿兰兰之前一直陪宫慕青呆在东豫,回来还是第一次看到沐行歌这么大肚子,惊讶的合不拢嘴,等回过神来,就盯着问沐行歌辛不辛苦,还向她讨教带孩子的经验。

    战婧菱也陪在一边坐着,和两人交流经验,闲聊着说起彭韵,战婧菱忽地道:“嫂子,我们出门的时候,彭家出了点事,听说彭夫人摔了一跤,把尾椎骨摔断了,听他们家的下人说看来日子不多了!彭将军打算送她回老家,自己也打算辞去官职……哎,彭将军一定是想陪彭夫人最后一程吧!他们感情那么好,要是彭夫人这样去了,彭将军一定很伤心!”

    沐行歌心一动,这跤摔的有些蹊跷啊!

    “是啊,朝中除了娘娘和皇上,就数彭将军夫妻感情最好,这要去了,彭将军一定会很伤心!”耿兰兰也感慨地道。

    沐行歌随口也跟着感慨了几句,等晚上和战天钺歇息时提起这事,把自己的怀疑也说了。

    战天钺听了沉默了半响,才道:“你怀疑的没错,只是你误会了彭将军的心意,他对我是忠心的,他说辞官也是真心的!”

    沐行歌一点就通,彭将军没问题的话,那就是他发现了彭夫人的野心,靳家就是前车之鉴,不想一家人被一个人的愚蠢连累毁灭,就只有像彭将军这样处理。

    彭将军辞官回老家,他那几个儿子没了最大的支持,也翻不了什么浪,彭将军就是以这种姿态向战天钺证明自己的忠心。

    “他对子夜说,对不起洛无远,希望洛无远好好把康儿带大……”战天钺长叹了一声,情绪有些低落,估计是想到好好的一桩姻缘,被彭夫人搅散了。

    沐行歌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战天钺,这人和人之间的缘分,谁能说的清楚呢!

    想了想,她忽地笑道:“月老怕是牵错线了……天钺,别急,说不定洛无远回来,会带回真正属于自己的姻缘的!西域那边不是有很多美女吗?他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退一步说,我们也该为康儿庆幸,离开彭韵,他也许就不会成为下一个皓天了!”

    战天钺想起宫暮柔训练皓天的方式,再想到彭韵逼洛康做的那些事,也觉得沐行歌说的有理,点了点头道:“希望如此,我也不想看到洛康变成皓天,孩子们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路,我们就算是他们的父母,也没权利让他们按我们想的方式生活!”

    他看了看沐行歌的大肚子,感叹道:“彭夫人说你这胎会生两个男孩,我现在倒不希望你生男孩了……我不想他们将来长大为了皇位互相残杀!”

    这位置充满了血腥味,他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平安地长大,过正常人的生活,别被这位置弄的一生不得安宁!

    “不会的,争斗不都是为了这个位置,有时是为了活着,只要我们好好教他们,一家人相亲相爱,他们不会互相残杀的!”

    沐行歌安抚地抚摸着战天钺的手,道:“看看彭将军的选择,我们就该相信,人性本善,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争斗的!总有些东西是我们应该坚持去相信的!”

    “嗯!你说的对,我们该相信自己的孩子!”战天钺笑了,伸手揽着她:“我很庆幸,我选对了你,你就是我对的姻缘吧!”

    他无法想象,如果和沐行歌走岔了路,他们此时会是什么结局呢?

    “我也很庆幸,你没放手……”沐行歌想起自己在冡岭山上那些日子,如果战天钺不去找自己,她已经死在山里了,哪还有现在儿女成双成对的生活呢!

    知足了,此一生有身边的人陪伴到老,她已经知足了,就算以后还会有磨难,她相信,他们一定能齐心协力地度过的……

    大年三十,一群人准备吃年夜饭时,宫慕青的夫人耿兰兰突然肚子痛,沐行歌赶紧让宫慕青把耿兰兰抱进了屋,她随身带的张太医负责接生,明玉也进去帮忙。

    沐行歌招呼着宫女准备热水,正张罗着,感觉肚子里的孩子不安分地动着,也不痛,就是好像很兴奋似的。沐行歌有些奇怪,走到了耿兰兰的房外,肚子里的孩子动的更厉害了,她心一动,难道耿兰兰这个孩子和自己肚里的孩子有缘吗?

    一个时辰后,里面传来了叫声:“生了生了,宫大人,恭喜,生了一个公子!”

    沐行歌一直站在外面等着,听到这话,感觉肚子里的孩子突然安静下来,她更是笃定这孩子和自己肚里的孩子有缘分,等明玉清洗好,就走进去看。

    小婴儿长得眉清目秀,本来是闭着眼睛的,沐行歌一走近,他就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沐行歌。

    沐行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这孩子的目光很祥和,有种超越常人的睿智。

    “娘娘,这孩子真乖啊,生下来也不哭闹,你一走近,他就睁开眼,看来和你很有缘!”明玉在旁笑道。

    耿兰兰疲倦地躺着,听到这话就笑道:“那就让娘娘给他赐给名字吧,娘娘是有福气的人,希望沾点娘娘的光!”

    “那就叫宫睿吧,希望他一生平安,像慕青一样聪明睿智!”沐行歌笑道。

    “这名字好,多谢娘娘!”宫慕青凑过来,从明玉怀中接过孩子,笑道:“我抱出去让他们看看!”

    宫慕青把孩子抱了出去,沐行歌也跟着出去,众人都围上来恭喜宫慕青时,沐行歌和战天钺的两个蝎主摇椅晃走了过来,一边一个拉着沐行歌叫:“娘……弟弟……妹妹!”

    两个蝎主才会说话,却口齿清晰,众人都听到了,沐行歌抱起菡菡笑道:“菡菡想要弟弟啊,姨给你生了个弟弟,以后可以陪你们玩了!”

    “弟弟……”战筠抱住沐行歌的大腿,小脸贴在她肚子上,又叫了一遍:“弟弟……”

    “哈哈,原来筠筠菡菡要你娘生弟弟啊9早呢,再过几个月吧!”

    战天钺抱起战筠,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转头对连子夜笑道:“之前是战筠战菡赶着来过年,现在是慕青家的,这三个孩子倒有缘啊,都同一天过生日了!”

    “弟弟!”战筠对战天钺瞪圆了眼睛,小脸皱成了一团,似乎为无法表达出自己的完整意思而苦恼。

    这表情更是让战天钺忍俊不禁,倒是一旁的战婧菱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两个小侄女非常聪明,而且和沐行歌似乎心有灵犀,难道两人预感到了什么?

    她偏头看了看沐行歌的大肚子,这么大,就算现在生也是很正常的。

    “皇兄,嫂子不会是要生了吧?筠筠菡菡在提醒你们呢!”她试探地问道。

    战筠战菡立刻响应般地同时叫起来:“弟弟……妹妹……”

    “不会吧,应该还有三个月才到预产期……”沐行歌话还没说完,肚子就抽痛起来,她赶紧放下战菡,哭丧着脸叫道:“天钺,可能真被六妹说对了,我……我怕是要生了……”

    “啊……”战天钺顿时慌了,之前想着还早,哪知道会这么快呢!

    “快,把娘娘扶进去!”连子夜见战天钺不知所措,推了他一把笑道:“都做过一次爹了,怎么还这傻样啊!”

    战天钺反应过来,赶紧把沐行歌抱进她的卧室,那边张太医才忙完,听到沐行歌要生了又赶紧冲了过来,她也一脸的疑惑,这还早啊,怎么就要生了!

    众人七手八脚地忙碌起来,年夜饭也没人有心思吃了,都等在屋外。沐行歌肚子这么大,这两个孩子会平安地落地吗?

    战天钺也很紧张,握着沐行歌的手呆在帘子后面,边安抚地道:“别怕,不会有事的!我会陪着你的!”

    “你不怕我生妖孽吗?”沐行歌疼的冷汗直冒,还打趣着分散注意力。

    “不怕,不是没见过妖孽吗?你要能生出来,我正好见识一下!”战天钺笑道。

    帘子外面的张太医和明玉听到两人的对话都很无语,果然不是常人的思维。

    似乎是和沐行歌和战天钺开玩笑,沐行歌抽痛了一下,肚子又不痛了,和平常一样,张太医等了半响,都疑惑了,这到底生不生呢?

    沐行歌突然想到了什么,捏了捏战天钺的手,道:“先让张太医和明玉她们去吃饭吧,可能还要一会!”

    战天钺领会了沐行歌的意思,就道:“你们先去吃饭吧,娘娘我看着就行了!有事我会叫你们的!”

    张太医也不知道要熬多久,看没事就拉着明玉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沐行歌拉下战天钺,附在他耳边道:“天钺,我有种感觉,我怀的孩子,其中有一个可能是神兽转世!”

    战天钺一愣,随即笑道:“那也没关系,它救了你,和我们也算有缘分,它能选择我们做它的父母,也是我们的福气!”

    沐行歌娇嗔道:“你就不怕它给你惹麻烦吗?”

    这两个孩子,在肚子里就不安分,沐行歌有种感觉,这两个孩子比战筠,战菡更聪明。乱世出英雄,这两个孩子会不会搅的天下不得安宁呢?

    如今七国已经统一,他们不会又把七国搅散了吧?

    “你想太多了,你不是很有信心会把孩子们教好吗?我想,孩子们都会听你的话的!再说了,它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好不容易想通了转世,那一定是世间有什么吸引了它,它来到世上,就是来追寻它想要的……”战天钺安慰道。

    沐行歌心一动,神兽通晓人心,它一直观察那些男女,难道是对爱还没绝望吗?

    想到自己从现代穿越到这时代,遇到了战天钺,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神兽转世来寻找爱也很正常!

    “那就让我们祝福她吧,祝她这一世能有个圆满的结局!”

    沐行歌想到刚才宫睿出生的异动,在心里默念,如果你们约着来续前缘,我希望你们都能有个好结局,不管你们曾经经历了什么,你们选择了到这世上,那就忘记前尘往事,重新开始吧!只要不放弃希望,你们会得到想要的幸福的!

    似乎就欠缺了这个祝福,沐行歌才祈祷完,肚子就抽痛起来,她紧紧抓住战天钺的手,叫道:“让张太医她们进来吧,我要生了……”

    张太医她们也没敢走远,听到沐行歌的叫声就赶紧冲了进来。

    一番忙碌,第一个孩子出世了。

    “是男孩!”明玉叫起来。

    而外面院子里等着的众人都看到了整座院子上空都笼罩了七彩的霞光,这是吉兆啊!

    那些宫女,太监都本能地跪了下去,此时,什么妖孽的说辞都被抛到了天外,西溱帝国第一个皇子诞生了,带着吉兆降生,一定会保佑西溱繁荣昌盛的……

    此时,沐行歌是贵女的说法又重新回到了这些宫女太监的脑海中,也成了他们日后回到西溱的谈资。

    沐行歌出生祥云笼罩,小太子出生也是一样,这些说辞很快就从他们口中传出,弄得世人皆晓。

    “又生了,是个公主……”

    战天钺都还没来得及去看自己的儿子,四公主又跟着出生了。

    那些霞光把窗子都映红了,明玉和屋里侍候生产的人都看到了,都惊讶地直说这是吉兆,是上天庇护这两个孩子才出生的如此顺利。

    沐行歌和战天钺也看到了从窗子映照进来的红光,她和战天钺相视一笑,都觉得很欣慰,这个儿子是神兽带来的,她一定会护着她的哥哥,他们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的!

    “娘娘,皇上,快看看小太子……”明玉一清洗完就迫不及待地把惺子抱了过来。

    沐行歌和战天钺听到她的叫声,开始还以为孩子有什么问题,可是等看到,两人就笑起来。

    “这孩子也太健康了……”战天钺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儿子。

    这个头比一般才出生的孩子大两倍,长手长脚,小脸长得酷似战天钺,眉毛鼻子都不像才出生的婴儿,鼻子很挺,眉毛也是浓浓的,眼睛很亮。

    战天钺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小样腾地就伸手抓住战天钺的手,那力道让战天钺一惊,随即哈哈笑起来:“幸伙力气很大啊,是个练武的好坯子!”

    他和沐行歌都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天生力大是怪物,都想着是沾了神兽的光,这两个孩子还是在冡岭受过天地灵气的,冡岭那些药草都是世间难求的,沐行歌吃了那么多,这孩子得天独厚,以后修为一定过人,超过自己也是很正常的!

    “把蝎主抱来我看看!”沐行歌惦记的是那女娃。

    一会,明玉把蝎主抱了过来,小丫头懒洋洋的,眼睛半睁半闭,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她和战筠出生差不多,也没什么特别的,就连容貌也是平平常常的,还没战筠和战菡惹人爱。

    沐行歌看到小丫头那懒懒的神情,就明白了,这小丫头是把自己的灵气都转移到了哥哥身上,她这副样子,就是她这一世想做的人。

    平平常常,平平淡淡,这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神兽,似乎看尽了繁华,此生就只想安安分分地做一个普通的女子,再有一份普通的幸福,就够了!

    幸福就是有你在我身边,人生旅途再也不觉疲倦,爱的路上从此没有终点,牵你的手我们一路向前……

    ---题外话---亲们,番外写到这里就全部完了,本文全部完结,多谢亲们一路对风的支持。

    风开了现代文,希望亲们继续支持风,书名《豪门逼婚,老公太粘人》,链接:/a/1218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