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尾声

    那之后。

    重新回到了家中的朝雾白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她休整了两天把伤养好之后便立刻又活蹦乱跳了,依然按照日程安排天天和库洛姆一起进行幻术训练,只不过没有了系统辅助,她还重新捡起了扔掉好久的书本,为开学的摸底测试做准备。

    毕竟她马上就要升上着国三,是名副其实的备考生。虽然初中的升学测试并不会很难,但偶尔还是会有落榜生的存在。

    暑假的尾巴,朝雾白迎来了国中时期篮球部的最后一场比赛。比赛的对手虽然不弱,但也并不能称得上很强。并盛理所当然的获得了冠军,而作为队伍的王牌朝雾白所向披靡,出色的表现也成功引起了各个高中队伍的关注,并成功获得了洛山学院教练的邀请。

    朝雾白并没有改掉之前就填好的志愿,理由是太麻烦——反正沢田纲吉他们高中也还是打算在日本读,日本这么小,在国内读书的话哪儿都差不多。而且可能的话,她更希望能够暂时放下黑手党之类的事情,当一回真正的普通中学生。

    领完奖之后,注意到了在观众席对她打着手势的某个穿着运动服的青年,后知后觉的想起了那天好像把这位神明就这么遗忘在了那边,朝雾白便和夏目千枝打了个招呼,跟着对方一起来到了体育馆的天台。

    然后她立刻后悔了。

    面无表情的看着某个正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形象全无还自称神明的家伙在一边痛斥她是个负心汉,见色忘友,那天居然就这么丢下他跑了,害他一个人解决那坨恶心得要命的妖等等等等,朝雾白虽然勉强还能控制面部表情,但额上却隐约有青筋跳动。

    “我记得,你是收钱了的。”

    在朝雾白说出这句话之后,明显是装出来的哭声戛然而止,夜斗挠了挠脑袋,尴尬的笑了两声:“啊哈哈哈……别在意细节。”

    “所以说夜斗先生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听到朝雾白直截了当毫不委婉地问题,夜斗嘴角微抽,轻声嘀咕了一句“不可爱的小鬼”,在招到朝雾白的白眼之后有些无奈的开了口:“我是来道别的。”

    朝雾白没吭声。

    她其实早就猜到了——夜斗是祸津神,即使并非他所愿也会随时随地招来灾祸。这个身份注定了他不可能长时间在同一地方一直待下去,哪怕这里有他的熟人也一样。

    “本来还有点担心……不过现在看来你过得很不错。”夜斗直起了身,收起了脸上逗比的表情,带上了几分感慨,“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一直保持本心,说实话我当时还有点担心你会被那群妖带到彼岸去……你能够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就很好。”

    “我会的。”

    “那我走了。嘛,有缘的话总会再见的……如果那时候你还没有忘记我的话。”

    “再见,夜斗先生。”

    并不需要多言,简单的告别之后,夜斗直接从体育馆的天台跃到了对面的平房。他站在平房上再次朝着朝雾白挥了挥手,很快便消失在了云层之中。

    并没有太多的怅惘,正如夜斗所说,有缘还会再见。至于会不会忘掉,这个问题本身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即使已经从青井千里为她创造的牢笼中解放,朝雾白是个与彼岸相连紧密的吸血鬼这一事实仍然不会改变。而且她本身就是依靠游戏才重新活过来的人,所以也许朝雾白能够暂时放下里世界的事情,却绝对切不断与里世界的缘。

    而且只有在那个世界,才会有她所重视的人的存在。

    “不过偶尔过一下普通的女中学生生活应该还是可以的……嘛,只要不碰上什么突发事件,也没有凤梨头突然切换过来的话。”

    脸上浮起了淡淡的微笑,不知何时开始,曾经习惯了用无表情来掩盖自己一切感情的少女重新变得像起了人类。她重新走下楼梯,看着正站在对体育馆外一棵柳树下等她回来举办庆功宴的、未来都将生活在一起的同伴伸出了手:“我回来了。”

    风吹起,不合时节的纯白柳絮在如雪花般在她身边飞舞。似曾相识的场景下所站着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人,有着温柔能够包容一切双眸的少年及他的同伴们纷纷对她展露了笑容,几个人朝她本来,一齐握住了她伸出的双手。

    “欢迎回来,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