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一五二章

    在很久的曾经,当时还名为青井白的女孩曾经拥有着无比渺小的心愿。

    愿能够与父母长姊长相伴,愿能够拥有美好的未来。

    那个心愿被她的亲生父亲残忍的扼杀在了她五岁的时候,接下来便是长期的空白。

    她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是名字还是记忆都是虚假的人类,然后终于在不久之前取回了自己完整的记忆。

    记忆回来了,名字却再也无法用回过去的那个。

    能够一辈子无忧无虑的青井白已经彻底被埋葬在了过去。

    平心而论她应该是感谢青井千里——如果没有她,朝雾白根本连未来这个词都不会拥有。但是既然重新拥有了可能性,任何人都会有的不愿满足的劣根性自然也就发作了——

    她不愿意做一辈子的傀儡,而是希望能够拥有自己创造的、最美好的未来。

    所以,绝对不会允许任何阻碍的存在。

    劈下的长刀在空中被无形的屏障阻拦,朝雾白咬牙,指环在她胸前点燃,身边的蝙蝠嗷嗷叫着超青井千里冲去,趁着青井千里分神阻挡蝙蝠的攻击时,朝雾白将雾之火焰附上了长刀,并在刀尖浓缩成一点,转劈为刺。

    “嘎吱——”

    空气中传来了类似于玻璃裂开的声音。

    已经听到了面前扭曲的空间裂开的声音,朝雾白加大了手中的力气和火焰的输出,配合着匣兵器的攻击,终于在半分钟后刺穿了青井千里创造的空间壁障。

    刀身险险的擦过了青井千里的脸颊,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尽管伤口几乎是立刻便恢复如初,淡淡的、纯血种特有的血腥味依然在空气之中弥漫了开来。

    意外的没有了一直以来只要闻到血味就会产生的吸血冲动,不适感完全在自己的忍耐范围之内,省下了用幻术屏蔽嗅觉的力量,朝雾白乘胜追击,再次向着青井千里突刺。

    这一回,青井千里放弃了对吸血蝙蝠的防御,任由它尖锐的獠牙刺穿了自己的皮肤,用全力扭曲了朝雾白周身的空间。

    朝雾白立即体会到了缺氧的感觉。

    主人的感受同样传递给了外头的匣兵器,原本吸着青井千里血液的葵身体一颤,拔出了獠牙开始拼命扑棱翅膀。它朝着朝雾白的方向飞来,一下又一下徒劳的撞击在扭曲的空间障壁上,试图解放痛苦的主人。

    然后它收到了主人给出的命令。

    “葵……继续咬她!”

    在缺氧的空间哪怕要发声都很困难,朝雾白艰难的给自己的匣兵器下了指令,然后用双手握紧了手中的刀。

    机会只有一次……让青井千里明白,能够使用这个力量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机会!

    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比任何时候都刺激着朝雾白的神经。也许是曾经有过ca纵元素经验的原因,她甚至能够感觉得到封闭着的空间里空气流动。

    然后,她举起了手中的刀。

    在极度缺氧的空间之中,朝雾白握刀的手在微微颤抖,必须要使用双手才能拿稳。青井千里也许附加了不允许空间里任何物体的动作这一条件,但是她毕竟已经处于极限状态,这样的条件已经无法再束缚得了实力大大提升后的朝雾白。

    “嘿!——”

    大喝一声之后,已经初步掌握了空间能力的朝雾白成功再次打破了青井千里设下的空间。

    从这一刻起,青井千里的败北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从封闭的空间中出来的同时朝雾白便感受到了从葵处传送过来的血液补给。匣兵器是吸血蝙蝠——还是能够靠吸取别人血液来为主人补充鲜血的吸血蝙蝠好处就是这么大。

    她没有给青井千里任何继续反击的机会,出来的第一时间便直接砍断了青井千里试图从口袋中掏东西的右手。一瓶装满了鲜血的塑料瓶和被砍断的右手同时掉在了地上,流出的鲜血迅速的和地上的冰块冻在了一起,然而血的味道却依然飘散了开来。

    朝雾白吸了吸鼻子,然后立刻做出了判断——是人血,无比新鲜的,显然不是抽血的产物。血里还参杂着类似皮肉的东西,此时和地上的冰结为了一体,看起来异常刺眼。

    朝雾白的目光微微一黯。

    这个人,即使到现在还在杀人。

    “不要……离开我……”

    本来就已经连站立都非常困难的青井千里已经彻底瘫倒在了地上,她双目无神喃喃地念着,眼睛呆滞地盯着朝雾白,然而瞳孔中却毫无焦点,仿佛透过朝雾白看到了遥远的过去。

    “白……我不要你死……我不要只有我一个人……陪着我……”

    青井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就连阻挡夜斗和野良的空间屏障都已经解除。只是那两个人都没有动,站在原地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幕,就连野良也难得的收敛起了笑意,没有催促着夜斗行动。

    “从一开始,选择了离开的就不是我。”

    朝雾白走到了青井千里面前蹲下身,她收回了匣兵器,却仍然没有放开手中的刀。

    “从你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在离我远去。你明明可以把真相告诉我,却一味的只是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没能够阻止你的我大概也有错,虽然这么说也许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是会忍不住去想……如果当时,你没有救我就好了。”

    如果当时青井千里没能找到救回妹妹的方法,她也许还是会疯,会因为失去了重要的家人而崩溃,青井一族也许依然无法逃离毁灭的命运,但至少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至少不会仔付出了一切之后仍然得到一场空的结局,甚至不得不迎来被妹妹杀死的未来。

    “但是我果然,还是无法恨你啊。”

    有泪水顺着朝雾白的脸颊滑了下来,而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眼前似乎已经彻底坏掉了的青井千里眼中也渐渐渗出了水珠。

    那个时候,青井千里回答最高神的是她已经做好了被妹妹怨恨的觉悟。

    朝雾白也一直认为自己会恨青井千里。

    然而终于到了这一步,她却发现一直以来她所感到的其实并不是怨恨。

    那只是对姐姐所作所为不满的,属于青井白的埋怨而已。

    “谢谢你……最后,对不起。”

    “对不起……白最爱的姐姐。”

    青井千里的瞳孔猛的放大,那一直在眼眶中徘徊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黯淡无光的眼瞳中出现了焦点。她无声的蠕动着嘴唇,似乎想要诉说什么。

    但她没有发出声音。

    用尽全力向朝雾白伸出的双手渐渐失去了力量,青井千里渐渐的垂下了脑袋,终于放弃了一直以来她所坚持的东西。

    她已经没有再战的力气了。

    朝雾白沉默的站了起来,她闭上眼,再次睁开时眼中剩下的仅有坚定。

    必须由她斩杀的人,必须由她背负的罪,即使神明说了原谅,她也绝不会忘记。这是她选择的道路,自然也将由她来画上句号。

    “再见了……白的姐姐。”

    鲜血四溅。

    “夜斗。”

    在朝雾白挥刀的同时,野良的脸上便重新挂上了笑容。她出声提醒夜斗:“我们也是时候开始工作了。”

    夜斗并没有动。

    直觉告诉他现在的朝雾白大概要比那个本来就濒死的女人难搞一百倍,而且这个任务他本来就有点不太想干。

    数百年来习惯听从父亲的命令,但这一次夜斗却有一种大吼要就此罢工冲动。

    朝雾白直起了腰,她转身,边走边随意的将刀上沾着的血迹甩到了地上。她已经收起了悲伤的表情,也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即使听到了野良的催促也没有任何变脸,只是平静地对上了她的双眼:“她是不会为你们所用的。”

    仿佛是为了回应这句话一般,之前和夜斗一同被划在了异空间的妖们有了动作。

    他们争先恐后的扑了上去,转眼间便将青井千里的死灵淹没。被妖包围的空间内部很快传来了咀嚼声,整个空间都开始时化。

    “切……还真是不得了的仇恨啊,居然生吞了吗。”

    妖们完全忽略了对它们来说应该是绝佳粮食的神明及神器,只是一个劲专注的啃噬着青井千里的亡魂,这场景就连夜斗也忍不住为之咋舌。

    没有试图制止妖的举动,朝雾白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她深知为了这场游戏青井千里到底害了多少人,这些妖纯粹依靠着愤怒与憎恨行动,这是青井千里应当偿还的债。

    青井千里的生魂转瞬间便被吞噬得连渣都不剩,在将最后一片残渣吞下后,原本数量极多的妖们开始合体,然后一点、一点的开始膨胀。

    “糟糕,这里要玩完!”

    夜斗这么吼了一声一把拽住了朝雾白的手腕就往外跑,然而还没跑出两步就感受到了头顶上传来了剧烈的震动。那并不是来自于妖,而是楼上的重物掉落的声音。

    下一秒,天花板“嘭——”的开了个洞,掉下了一群头发颜色各异的人。

    朝雾白的嘴角猛的一抽。

    虽然有预料到上面大概也会开战,但她真的没想到战况居然会这么激烈,居然会搞到把天花板戳个洞的地步。

    只不过这场战斗好像和朝雾白预想的有那么一点点偏差。

    在她的估算中,沢田纲吉大概会领着他的彭格列和西蒙家族的成员干一场,只不过现在的情况好像是彭格列和西蒙家族化干戈为玉帛,共同对抗某个被死灵附身了的六道骸二号。

    “朱利,你这家伙真的疯了吗?!”

    “所以说那家伙已经不是朱利了吧,刚才他自己也说了,他是彭格列初代雾守,叫死多陪还是死陪多来着?”

    “不是死多陪,是斯佩多!d·斯佩多!”

    六道骸二号……啊不对,斯佩多已经有点小崩溃,他觉得他一定是上辈子干了太多坏事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本来是想挑起彭格列和西蒙之间的战火,结果却误打误撞的帮他们解除了矛盾还找到了统一战线,更让他感到神烦的是居然还在这里碰到了那个疑似他灾星的小姑娘。

    他讨厌豆腐渣工程!为什么这个地板这么容易坏!

    “管你死多陪还是死陪多啊,赶紧给我从朱利身上下来!切,这家伙真是没用,居然被一个死了几百年的死灵给上了……”

    “别用那么容易遭到误会的台词啊!”

    朝雾白顿时感到腿肚子有点抽筋。

    明明到刚才为止还都是很悲伤的气氛来着……现在已经完全被破坏掉了。话说,这群人到底是来干嘛的?

    “喂,你同伴有点不太靠谱啊,居然到现在都没发现重点……话说那边那一坨……唔,是交给你还是我来解决?”

    夜斗看起来也有点不太能接受这种画风的突然转变,他嘴角抽cu的靠近朝雾白继续对话:“既然任务对象都消失了,这次任务也自然取消了,要我解决的话要收钱。”

    他并没有询问野良的意见。

    “嘛……看起来确实有点不靠谱……不过我觉得您没有资格说他们啊。”朝雾白说着下意识的伸手想摸摸额前的刘海,手指触碰到额头才想起刘海已经在蜘蛛的基地被她一刀割掉了。悻悻的收回了手,她掏了掏口袋,幸运的从里面摸出了一枚硬币,于是递给了夜斗,“那就拜托您了,我去解决那边。”

    她朝着那群被夜斗这个不靠谱的神明说了不靠谱的人群走去,在加藤朱利的面前停下了脚步,朝雾白歪着脑袋望向看起来有些头疼的沢田纲吉:“是不是把那个亡魂拉出来比较好?”

    “诶?朝雾同学做得到嘛?”

    “这个嘛……大概。”

    朝雾白对着沢田纲吉点了点头,然后干脆利落的用刀背砍上了加藤朱利的脖子。

    她的动作极其快准狠,在一群人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年应声倒下,一缕靛青色的气体慢慢从他身上飘了出来,化作了男人的形态。

    “卧槽?这么简单?那我们刚才到底打屁啊!”

    西蒙家族的成员们顿时感到三观破碎。

    被朝雾白用这种方法从加藤朱利的身体里拖出来的斯佩多脸色那是相当的不好看:“彭格列的小姑娘……这已经是你第三次妨碍我了。这个国家应该有句俗语叫作事不过三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朝雾白张了张口,刚想开口说话,沢田纲吉却已经拦在了她的面前。

    “这是我们的台词吧,费尽一切心思挑拨我们和炎真他们的关系,还想对库洛姆出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为了让彭格列更加壮大——这是必须的!”

    “说到底,不过是个亡魂的执念吧。”

    被沢田纲吉挡在身后的朝雾白却和斯佩多同时开口了。

    “因为生前留有遗憾,所以死后依然想要继续完成……有这样执念的人你不是第一个,但是就我所知道的另一个来看,下场会比较惨。”

    她想到了绫音。

    “说起来,那个时候,你确实已经附在了库洛姆身上……对血产生反应的也不是库洛姆而是你。”

    朝雾白向前跨了一步,看向斯佩多的目光依然平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自己也应该非常清楚这一点吧。”

    “……没错!正因为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更加不能让这种单纯的小鬼来继承彭格列!我和艾琳娜的彭格列应当是更强大的——更强大的——”

    “但是,你自己的心却比什么都弱小。你自以为是的想法根本没有任何价值,不如说,从你变成这种状态的时候开始你就注定没有任何用处了。彭格列的未来将由这一代的人创造,而时代的遗留物还是乖乖顺应时代的变化消失比较好。”

    不知什么时候掉下来的一群人都安静了下来,西蒙家族的成员嘴角抽cu的看着眼前这个明明看起来应该非常温柔的女孩子发挥着强大的毒舌功力将斯佩多喷成了傻逼。

    “女人真是可怕啊……”

    不知是谁喃喃说了一句,得到了所有人的拼命点头赞同。

    斯佩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想要开口反驳,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而紧接着,他一直以来轻视着的身为彭格列十代目却依然天真的少年却忽然开了口:“正如朝雾同学所说的那样……而且,大概就算您这么做,艾琳娜小姐也不会高兴的。那位小姐所希望的,大概只是让彭格列家族能够保护想要保护的弱者而已啊。”

    这句话,彻底将斯佩多数百年来努力的动力摧毁了。

    他呆滞了半晌后放声大笑了起来,这笑声让朝雾白不由自主联想到了青井千里,充满了梦想破灭后的绝望。

    “但是艾琳娜小姐一定会理解的,斯佩多先生的行为。”

    沢田纲吉的声音柔和了下来,他轻声说着,注视着斯佩多的双眼:“所以……她会原谅你。”

    果然,沢田纲吉才是那个最擅长嘴遁的人。

    朝雾白忍不住在心中感慨着,看到斯佩多的脸上渐渐浮起了笑意然后慢慢化作光点消失,她也终于松了口气,在心中佩服起了沢田纲吉的本事。

    她和青井千里撕成了那个样子,最终还是只能依靠武力解决问题。而沢田纲吉却能光动动嘴就把别人说成佛了……感觉如果像他这样的人再多一点,那负责清理妖的神明工作量也会少不少吧。

    “这样就结束了吧,白,你那边也完了?”

    一边从头看到尾都没插手的rebon终于开了口,见到朝雾白对他点头,他少见的露出了并非有所企图的单纯的微笑:“既然都搞定了,那就回去吧。”

    没错,那就回去吧。

    回到那个拥有能够包容她的同伴,创造最美好的未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