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她回来了 完

    原来那个娘亲与娘子同时掉落河里,男子救的并不是娘亲,而是妻子。pb 。 。

    可是,为什么呢?

    “尘儿,那也是我母亲的主意。”

    然后,更加劲爆的消息还在后头。洛一凡将风绝尘抱了起来,深深地给了躺在石板上的三人躹了一躬,随后和着踏步的响声,走出了山‘洞’。

    他不能让风绝尘再呆在这里面了,继续下去,她就要生病的。

    待风绝尘醒悟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藏雪峰的山脚下,身后,是洛一凡的每一个深深的陷入积雪里的脚印。

    “公子,小姐,上车吧!”

    一道柔的声音响起,风绝尘突的扭头,她以为会看见小煊那张灿烂的笑容,但是,不过是琴儿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失望油然而上,风绝尘水眸转到男人那早已戴上了面具的脸上,“她,也是你派来保护我的?“

    风绝尘有些闷闷的问着。

    她以为自穿越以来,一直都很‘棒’很‘棒’。

    救了蓝氏姐弟,邂逅了洪老头之后,能力一展而来。

    托着他们,在全国上下都布满了眼线,还大力的训练人才与高手,甚至大量的‘搜刮‘钱财。

    都比不上眼前这个男人有勇有谋,一切都早早的计谋好。

    “她?“

    洛一凡讶异风绝尘的话,顺带看了琴儿一眼,“她不是。“他记得,当时不过是拜托陆虎将‘女’人带到一个既安全,又隐秘的地方。他猜测,这个丫环一定是陆虎为风绝尘准备的。“她不是我留在你身边的。”

    “不是?”风绝尘拧紧眉头了,看着琴儿的眼,也略带一丝疑问。

    她是可以肯定,琴儿绝对是无心伤害她的,不然,两人在西遥国的庄园里生活了一年有余,琴儿应该是很多机会下手才对的。

    “我是小姐找来的。”

    琴儿往前大跨一步,想要帮助洛一凡扶风绝尘上车。

    哪里知道,洛一凡脚一踮,抱着‘女’人,一展轻功,跃上了马车,让琴儿扑了个空。

    随后,面无表情的看着琴儿,在她扑了个空后,生气之前启开薄‘唇’,“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来,你负责将马车赶好就行了。“

    嘶!

    马儿不知道人类间的相处方式,当风绝尘被男人抱着上马车时,马儿呼唤了一声,随后原地踏了几步,‘欲’有要奔离的架势。

    让想要反驳洛一凡的琴儿,不得不上车赶路。

    “琴儿,你说你是我找来的?”

    风绝尘慑然了,她昏‘迷’之前,都被洛一凡放着血,又是怎么寻到这样一位武功高强,又忠心的丫环?

    “正确来说,你是小姐的小姐。”

    琴儿挥起赶起马车前,扭头对风绝尘说了一句让人惊呆的话。

    小姐的小姐,也就是说是蓝煊寻的人。难道那西遥国的山庄,就是当初风绝尘‘交’待蓝煊,所寻找的以后要隐名埋姓的地方?

    想想那个世外桃源的地方,还真是有这个可能。

    马车的轱辘声不停的响着,风绝尘被洛一凡抱着缩入了车厢,但是,并不阻碍她与男人之间的‘交’流淡话。

    新的复合,多日以来的哀伤,都会在这一次‘交’心的谈话中,变成了消散的云烟。

    日上三竿,早就过了晨‘鸡’啼叫的时刻,火辣辣的太阳也毫不给面子的照在了西遥国一个村庄里头最大的庄园上面。

    风绝尘与洛一凡,紧紧的拥抱着睡在那张已被阳光铺洒满的‘床’上,眼睛紧闭,没有因为阳光的充足而睁开。

    细细的汗水,随着热气的不断枭枭,在风绝尘与洛一凡之间生起了sh雾。

    “你到底看够没有?“

    毒辣的太阳没有一丝想要移开的意思。

    洛一凡能忍受得了灼热的阳光照耀,却再也忍受不了风绝尘那比太阳还灼热的目光。

    这随她来这个村庄都几天了,每每醒来,他都能看见她一副‘花’痴的模样,盯着他熟睡的脸来看。

    第一二次,洛一凡还以为风绝尘只不过是因为二人太久没有见面,而想将他的模样印入脑壳里头。

    可是,这都七七四十九天了,风绝尘还是老样子。

    洛一凡的忍受范围值可不是一辈子。

    他半倚着身,盯着‘女’人那张略‘肥’了一圈的脸。嗯,这段时间将她养得不错,只要再加把劲,她就会被养得白白胖胖的了。

    洛一凡看起来就像欣赏着自己的艺术口一般。

    “什么跟什么?“

    原来定定的盯着男人看的风绝尘,被他突然而来的话问住了。不对,不是问住,而是她压根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东西。

    毕竟,在她专心致志的欣赏着一张白皙得毫无半只‘毛’孔的脸,耳朵是听不见任何声音的。

    “我的脸能丑到让你移不开眼睛?“

    洛一凡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这招翻白眼还是他跟她学的呢!

    “你……欠揍!“

    风绝尘这会才反应过来,原来男人是在取笑她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急忙用手拂了脸上的口水,上前就给了男人一拳。

    “既然为夫那么帅,娘子何不在日落的时候让我快乐一翻?“

    说罢,洛一凡不理会风绝尘的蠕动,一把扑了过去……

    炽热的阳光下,一片‘春’光旖旎在房间里炫照着。

    “小姐,公子,到钟点开饭了。“

    直到日落,琴儿都不见二位主子出来。

    甚至,错过了早膳,午膳,不想他们再错过晚膳了,那样的话,可是会饿着的。

    “琴儿,我们一会就出去。“被洛一凡压在身下,因为力气不够大,无奈他霸道的风绝尘,一听见琴儿的声音,就像听见救命恩人的声音一般,赶紧的回应。

    随后,不忘瞪了男人一眼,这丫丫的,吸得光合作用太多,太厉害了,太阳下山,她的肚皮可是快饿瘪了。

    咕碌。

    一道奇怪的声音不适时宜的响起,将风绝尘怪嗔的眼神转为了害羞。

    “尘儿,你……“

    ‘弄’得洛一凡立即将想要问她这个庄园是如何来,她的钱财又是如何来的问题咽了回去,“今天就到这吧,明天继续。“

    男人无奈的看了风绝尘一眼,松开她双手,从‘床’上下来,‘抽’过屏风的衣裳,为她一件件的穿上。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风绝尘当然是极力享受啦,所以,她连带看着男人的水眸,都笑弯成了一道月牙。

    不过,她更知道,平日里都习惯早起的洛一凡,肯与她在房间里头耗上一天,绝对是有原因的。

    但是,这个原因,风绝尘可是不准备告诉他的哦。

    当然,谁也不想有人问起,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啊!然后你就回答,对不起,我的钱是从你家里搬来的。

    风绝尘才不会笨得告诉洛一凡,其实她在皇宫里发现了那堆珠宝之后,就起了歹心了。

    嘿嘿!

    建安30年。

    离痕国在洛一非的统治下,日益的繁荣昌盛,延安城又成为了国内第一在贸易中心,原先城‘门’围起来的面积,已经不太够用了。

    这不,洛一非正为扩展延安城而烦恼着,不像某些人,正大摇大摆的在延安城大街上逛逛吃吃。

    “我说娘亲,吃东西之前,能不能先想想我这个小孩子?”

    一个小正太,正叉着腰,鼓着小小的腮绑子,愤怒的盯着前方那个湛蓝‘色’衣衫的‘女’人,很不服气。

    埋怨的声音不大,却将旁边的人的注意力都引了过来。

    顿时,大家围成了一圈,将小正太与他嘴里所说的娘亲,都围住了。

    “哎呀,小丑丑,在这么多人面下,得有礼貌,对长辈说话,不能这么大声哦。“

    湛蓝‘色’衣衫‘女’人一听见讨论,扭着与自己那个气得不轻的儿子对上了眼,但是,她并不像一般的娘亲,看见心肝宝贝不开心,马上上前哄。

    她先是大大的咬了一口手中的煎饼果子,一边嚼着,一边在小孩愤怒的目光中,教训他不能大声的道理。

    “你……你又喊我小丑丑?我告诉你,我不丑,我一点也不丑!“

    没想到,小男孩听见她娘亲的话,更加的生起气来,连叉着腰的手,都颤抖了。

    看来,气得不轻。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说你像你绝世的爹爹不好咩?还非得长得像我。你不知道,凡是长得像我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是丑,所以,你是小丑丑。“

    ‘女’人在小男孩说话的时候,三两下将手上的煎饼果子吃完,随后学着小男孩一般,双手叉腰,动了动鹅蛋小脸的颊子,连嘴角的油腻都没有拭去,大声的反驳他的话。

    “……”

    这会,不仅是将小男孩气得不轻,甚至连围观看戏的人都大吸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女’人,除了贪吃一点,明明就是一‘逼’明眸皓齿的模样,为什么就说自己丑呢?她到底丑到哪里去了?

    “我……不!我要找爹爹!”

    小男孩见说不过‘女’子,瘪了瘪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说罢,转身拨开人群,向他的爹爹奔去。

    “尘儿,你又恶心我们家小宇了?”

    洛一凡刚从天香寺里走出来,便见大街上围堵了一群人。不用想,他就知道,他的妻子与儿子,又成来了众人的焦点。

    这不,还未上前,儿子就来告状了。

    “相公。“

    哪里知道,洛一凡的责怪,并没有引来风绝尘的生气。

    她扯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向前扑到男人的怀里,“我们将这娃扔给他,去过二人世界吧!“

    风绝尘往前方一指,正是天香寺的‘门’前。

    洛一非疑‘惑’的看着那张他怀念了无数次甜美的脸,不知道她说什么,只好回以一个更大的笑。

    “原来她是离开妃!“

    “离王妃回来咯!“

    ……

    人群里有人认出一风绝尘,并且爆出了一连串‘激’动的笑声,完全忘记他们口中的离王妃,才欺负了一个不到五岁的‘毛’头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