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番外·变化(四)

    当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刘氏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她愣了一会儿才道:“什么?”

    “陛下要动契丹动手了。”

    “那、那还有呢?”

    “陛下想要我统领三军……”

    刘氏倒吸了口气:“你为主?”

    柴荣点了点头。

    “赵匡胤?”

    “他不去。”

    “石守信呢?”

    “他也不去?”

    “赵进呢?”

    “陛下没有明确说,但看那样子应该是要去的。”

    听到这话刘氏并没有丧气,反而露出了几分喜气。赵进虽是演武厅系的却是文臣,他去了不会分柴荣的权,却能表示刘灿对这场征战的重视——从道理上来说她不可能不重视,可要是没有一个演武厅体系的老人,那就令人寻味了。

    “还有谁?”

    “韩通。”

    “咦?”

    “他是做副将的。”

    “陛下点了你做主将,而点了他做副将?”这一刻,刘氏并不是欣喜或者洋洋得意,更多的则是茫然。虽说现在关系不比早先了,但谁不知道柴韩两家过去的渊源?柴荣做主将已经是让人不敢想象了,副将,按说怎么也要点个演武厅系统的老人或者冯氏那边人做辖制,就算再没有人,也不应该点韩通啊!

    这事,到底是福,还是祸?

    “还没有定,但我看陛下是这个意思。”

    “那、那……”

    “你不要多想,陛下应该是没有其他意思的。”

    刘氏看着他,一副纠结状,柴荣挥挥手:“你去忙吧,让我自己想想吧。”

    刘氏不敢打扰他,想了想道:“难得你这么做回来,让人准备个锅子可好?”

    柴荣一怔,然后慢慢的点了点头,刘氏感到他的心情有变,也不好问什么,就先走了。她离开后,柴荣长长的叹了口气……锅子,他第一次吃锅子,还是同刘灿在一起吧。过去也是吃过类似于锅子的东西,却并不一样。而那一次,是刘灿让人找炭火煮了一锅羊汤,下面找炭火熏着,请他吃的,他还记得她当时是这么说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个稀罕玩意儿,世兄不要嫌弃才好。”

    他怎么会嫌弃?那东西,是他没有吃过的美味!明明也不复杂的,也没有什么花样,可就是好吃。这些年,他都喜欢。

    想到这里,他把后背放在后面的靠垫上,半垂下眼。他知道刘氏担心什么,但他却没有这份担心——这些年来,刘灿要想怎么样他,早就动手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她是真的,点他为将,去打契丹的!

    只是这真的,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北汉已灭,江南已平,川蜀也收复了,契丹,将是大宋对外最大的一场军事行动,为此必定要耗费无数的钱粮人马,而他的父亲,早先必定是称过帝的。

    刘灿还让他呆在军中,已是大度,再点他为将……柴荣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这就是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吗?”他这么想着,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酸涩。他早先会放弃刘灿,是父母之命不错,可说到底,还是觉得刘灿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妻子,就算过后有后悔有惘然,也觉得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此时再想,那个时候他真正的想法,是害怕吧……

    害怕自己比不过刘灿;

    害怕自己被压下去;

    害怕被嫌弃……

    是的,嫌弃。

    他其实知道刘灿不是这样的人,哪怕他一无是处呢,刘灿若与他成亲必不会再有别的想法。但是看着自己的妻子统帅全局指挥若定,不管什么情况都能给出最佳判断,最好选择,而自己却只能做壁上观,或者只能在旁边跟随……那是他绝对不愿意的!

    这些年对方一步步向前,最终成就千古未有之辉煌,前朝虽有武帝,却只是朝堂庙宇之争,而刘灿,却是一步步真正打下来的千古基业,这份功绩,自始皇以来,也是有数的。而比起历朝历代的皇帝,刘灿更具有开阔精神。

    她是第一个,把视线投入海洋的帝王;

    她是第一个,严格收取商业税收的帝王;

    她也是第一个,割去海外营养,而滋养中华大地的帝王。

    这些年,宋朝用兵不断,民生却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其原因,就在于朝廷的大半赋税不再来源于土地。朝廷再不用为了增加国库而从民中手里收割。而因为超强的福利,完全的保障,当兵也不再是一件令人畏惧的事情,事实上家中孩子多的父母,是很愿意送孩子们去当兵的,特别是女兵。

    过去当兵和女人无关,可刘灿开了这个头,下面也不能不收女兵。于是那些家贫的,就把女孩纷纷送了过来。

    就算重男轻女,自己的孩子到底有一份疼爱,送去当兵,总是一份出息,若能立下功绩,将来还能回馈家族。所以在把孩子送来的时候,他们总会好好调养一下,不至于太瘦弱,而那些女孩子也知道若是当不上兵,下场非常不妙,于是考核的时候真真用上十二分的力气,真有人,在跑步这一项上,累的吐血,也不愿停下的。所以这些年虽然还是收的男兵多,女兵,也有差不多三成了。

    她还是第一个,真正设立女兵营的帝王……

    “如此下去,武皇当年没做成的事,说不定,就让她做成了。”郭荣想着,此时,倒也没什么失落了。

    武则天当年想过立太平公主为女太子,也想过立自己的侄子为太子,最终都因非议太大而作罢。武家的那些子侄是不说了,毕竟不是武则天自己的孩子,在武则天自己有孩子的情况下也无法过继。而太平则纯粹是因为女身的缘故,可她为何会受到那样的阻碍,说到底,还是因为当时朝中多为男性。

    也许有不同的流派不同的偏向,也许在武则天这个手段高杆的帝王手里他们别无选择,可太平不是武则天,她没有武则天那样的能力,无法收拢那么多的人心,因此在面对这个最关键的继承人的问题上的时候,那些有不同想法的男人不约而同的站在了一起。

    而到了刘灿这里就不一样,她没有称帝,可女性在朝中的位置日益加重,几十年后,她若立一个女太子出来,恐怕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异议了,不过,她恐怕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她不会为了身份特意立一个女太子,也不会为了身份特意不立。

    立与不立,端看能力。

    想到这里,他怔了一下,面色顿时变的不一样了。

    能力?

    刘灿点他,就为了能力么?

    “陛下点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充满了药草气的房间里,冯道慢慢的开着口,他说话很费力气,不过这话到底是说清楚了,靠在垫子上,捧着茶杯的刘灿一笑,“冯老觉得是为了什么呢?”

    冯道歪在那里,他的脸上满是皱纹,皮肤如同干涩的树皮。他已经很老了,在刘灿所在的那个时空,他虽然不算短寿,却也不是高寿。而现在,他已经过了被圣人叫的年龄。听了刘灿的话,他迟钝的抬起眼,过了一会儿才摇摇头:“我老了,摸不清陛下的心思了。”

    刘灿一笑,有些揶揄的说:“你我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你这点心思就别再拿出来了。”

    冯道瞪着眼:“陛下,虽然你是九五之尊,可我年龄却比你大的多,这点尊重,陛下还是要给我的!”

    “这是倚老卖老吗?”

    “就是!”

    说完这一句,两人一起笑了,刘灿笑的爽快,而冯道笑了几声就咳嗽了起来,他咳的很厉害,刘灿却不去拍他,只是在旁边看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算停下:“不行了,真的是老了。”

    “你这话若被范质、陶谷知道了,不知是何感想。”刘灿淡淡的道,冯道又笑了起来,这一次的笑不大,却像一个刚刚偷了鸡的黄鼠狼,带着一种狡黠的满足。刘灿说的这两人都比他年龄小,和他的理念却不太合,早先三人在朝中没少发生口舌,吵到最后,连什么老不死的都出来了,有小道消息说,那两人就等着他死了之后鞭尸,而结果却是,他熬死了那两人!

    “也不知那两人在地下是什么情景。”

    “应该是比较寂寞的。”

    冯道叹了口气,早先站在一起的时候那真是恨不得把对方扒皮,现在却不由得多了些怀念。

    刘灿斜了他一眼:“怎么,你还想他们了?”

    “倒是真有些。”

    “总是能见到的。”

    “我是看明白了,这人到了岁数就得走,否则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有,还有什么意思。”

    刘灿斜了他一眼:“真话?”

    冯道想了想:“假话。”

    刘灿笑了起来,冯道瞪着眼:“陛下何必笑我?世间万难,唯有一死!始皇那样开天辟地的人尚且放不开,我一个糟老头子又哪里真能放得下?不过这放不下也要放。总算我冯家还有后,几个子孙也不是太离谱,到那时候我应该也能闭上眼的。”

    刘灿知道他这是在托孤,想了想道:“若无大事,总有一个平安富贵的。”

    冯道出了口气:“如此,足以。让陛下见笑了,我这到老了,也不能脱俗。”

    “人之常情嘛。”

    “那陛下呢?”

    “什么?”

    “待契丹安定,陛下总能休养几个月吧!”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丹,这个文越写越有感觉了肿么破,都一百多万字了啊啊啊~~~~难道我适合周更吗?写了周更就有感觉了?以后一口气开七个文,然后挨个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