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番外·变化(三)

    和往常一样,刘氏一早就醒了,她先让人点上一根香,然后在丫头的服侍下洗漱好之后收拾出柴荣要带的东西,然后又服侍他起来。``し在吃早饭的时候,道:“有件事我和母亲都拿不准,要问问你。”

    “什么事?”柴荣一边随口问着一边喝着牛奶,过去他只是晚上喝,这两年连早上都开始喝了。

    “孙将军生了,你说这份子我们要怎么随啊。”

    柴荣一口奶差点全吐出来,随即,脸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孙将军,孙娟,女,要生了!

    是的,不是夫人要生了,也不是儿媳要生了,而是她自己,要生了!

    随着演武场系统的人一个个长大,里面的女性也跟着进入到了部队,虽然他们大多是做文职或者是到卫生系统的,可也有少数的,进入了军队。比起同一届出生的男性,她们的发展要受些影响,毕竟部队还是男人的世界,在很多地方女人先天上是有那么点弱的,可也有一些女的,巾帼不让须眉,体力跟不上就从技巧上出发,力量跟不上就培养速度,大开大合不行,就走谋略。真还有几个女的在部队站稳了脚跟,成了气候,这孙娟,就是其中的一个。说起来这孙娟年龄也不小了,但一直拖了很久才结婚,婚后倒是很快就怀了孕,四五月份的时候就休假了,当时那产假,还是他批的……

    “什么时候的事?”

    “听说就在这几年,我和母亲都有些发愁,这东西要怎么准备。”

    刘氏蹙着眉,很有些苦恼。柴荣也苦恼了起来,孙娟是他的手下,本来礼物什么的都有例子,可过去生的都是媳妇们!现在是将军本人!这么一来,就有些不好办了。按照过去的送吧,怕轻慢了;高出一些吧,又有些不知要高出多少,而且,也怕闹出事端。前两年因为女人从军为官的事情,朝廷没少闹腾,后来还是让刘灿给压了下来:“打仗流血的时候,有没有这些女人?”

    “与人作战的时候,有没有这些女人?”

    “后方支援的时候,有没有这些女人?”

    ……

    这一番话问的众人哑口无言,最后才有人小心翼翼的说当时是特殊时期,那个时候让女人上战场做防卫的确不错,可那个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既然是已经用不到女人了,就该让他们回归家庭,还有人忧心忡忡的说出了什么母鸡司晨……

    不过这话很快就被刘灿反驳过去了,刘灿的话倒也直白,你过去用得到人家的时候,就让人家往前冲,现在用不到了,就把人家丢一边,这事放到你身上,你应不应?

    “诸公若觉得此乃好事,那不如让有功之臣都回去颐养?”

    这一句话刘灿是笑眯眯的说出来的,可满朝文武都被惊出了一身汗——这事,刘灿绝对做的出来!她也许不见得把所有人都给开回去,可也不是所有人都反对女人出来的,所以,她完全有可能把最初那几个跳的欢实的给开出去!而至于说回归家庭,更被刘灿拿出来的数据给打回去了。

    目前的棉布厂,百分之八十九的工人是女子;

    目前的纺纱厂,百分之九十一的工人是女子;

    目前的皮革厂,百分之六十三的工人是女子;

    目前的卫生所,百分之三十二的护士是女子;

    ……

    女子已经充斥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她们为家庭做出的贡献,只是从金钱上来说就将近一半,有的甚至更多。这个时候让她们回归,只是她们的家庭都不愿意!

    “是我大宋男儿都没有胆气与女子比一比吗?或者有些人就觉得自己不如女子?若都不是的话,那我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在同等条件下,男子不是靠自己的实力赢取,而是要靠政策倾斜?这种事千百年以下,必会沦为笑谈!”一句话,说的早先不服气的更不好说什么。

    刘灿允许女子为官为将,但并没有任何倾斜。她们要上升,一样要有足够的功绩,一样是要自己拼杀出来的。这也就是说你们男的不想让女的当官,可以!超过女的,压过去。可你要是本身没这个能力,就不要再叽叽歪歪的了。

    送礼这事看起来小,可弄不好就会惹出个话题,他的身份又比较敏感,说不定就是事……他知道刘灿是没心思理会这些的,可挡不住有人有这个心思。看看那个顺命候,都被封为顺命了,还挡不住有人找事……不过那顺命候也是不太拎的清,不会作诗就别作,作出来的期期艾艾,也不怪人拿住当把柄。

    “韩通家的礼还没随吧,你这两天同他家的见个面,问问看。”

    刘氏应了,心中却有些不太舒服,韩通本来是自己丈夫的手下,可这些年却发展的比自家丈夫还好,虽然他浑家季氏见了她和过去没有太大区别,可一些小细节也能透出和早先是不一样了。比如他们家用的东西,吃的东西,买的东西……

    “他们家那孩子,可以说是当今救的,当今对他也有不一样的感情,你不要多想。”柴荣发现她神色有些不太对,犹豫了一下开口,刘氏一笑,“你放心,我知道的。”

    柴荣点点头,不再说什么,面无表情吃了饭,就出去了。他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刘氏却是有些感触的,微微的叹了口气,决定以后离韩家远些,倒不是她嫉妒,而是这种事是说不清的。说起来自家丈夫的能力满朝文武也没几个能比的上,可就是一直被雪藏……不过,这也怪不得当今,换了是谁,恐怕都一样吧。

    她收拾妥当,又去看了最小的儿子的起居,她早先那两个孩子都大了,被柴荣早早带到了外面,安排到了演武场学习,只有这最小的还在内院,不过也定了明年开春就挪出去。她这几个孩子都不算太能干,不过总算乖巧,以后总不至于惹出大事。

    孩子这边也没什么事,她想了想就让人备了点东西到了韩家。季氏见到她,和过去一样热情,就是忍不住显摆了一下手腕上的链子,那和大宋的做工不一样,金子老粗,宝石老大,没什么内涵寓意,却是耀眼。

    “这听说是什么波斯来的,做工倒是也可以。本想多买几条的,谁知道却是要用积分换呢!”

    刘氏知道大宋与外面的交易以书籍、香料、木材为主,金银珠宝却是放到第二等的,自家这边出口不管,若是进口却是有一定的管制。自家夫婿对此非常赞同,说就当如此,现在百姓还没几天饱食,若上面一心讲究,风气就被带坏了,不过一味严禁也不可能,这开个口子就看各家手段了。

    “姐姐要是喜欢,下次再有了我与你通个气?”季氏笑道,她一笑,“那感情好,买不买是一回事,看看也开开眼。”

    这话说的季氏高兴,她其实也没想过在刘氏面前如何,毕竟刘氏早先也没打压过她,只是人发达了忍不住就想显摆,这听到刘氏暗暗有些奉承,就觉得格外高兴,当下就道:“姐姐什么没见过,这是来笑话我呢!”

    刘氏笑笑:“你这才是说笑呢。”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刘氏就把来意说了,季氏道:“原来是这事啊,我们家早先也有些发愁,后来还是大郎给了个主意。”

    刘氏知道他们家那个大郎很是聪明,去年一从演武厅毕业就进了御林军,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孩子到御前可以说再正常不过了,但韩家的这一个却可以说是刘灿钦点的,当时不知羡煞多少人,就是韩通,也跟着沾了把光。老话说前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这韩家大郎不到二十岁,却已经能荣耀家族了。

    “你家大郎怎么说?”她连忙道。这韩大郎在御前是挂了号的,自然比他们更了解刘灿的心思。

    是的,刘灿,这礼虽然是送给孙娟的,其实说到底,还不是顾忌刘灿?

    “我家大郎说这礼按照早先的规矩给,是最妥当的。”

    “怎么说?”

    季氏有些骄傲:“我家大郎说,孙将军是一刀一枪凭着自己真实本领打上来的,这一点,没人给她搞特殊。早先因为女子从军这事,朝廷里也闹了一把,今上是怎么说的?不论男女,不论出身,只看能力……今日孙娟生产,我们少送了固然不行,可要多送了,恐怕也不是太好。”

    刘氏点点头:“这么一说,我就透亮了,还是你家大郎心中有数啊。”

    “他也就是瞎捉摸,当不得什么的。”这虽是谦虚,季氏的得意却是不言而喻的。刘氏见了不免酸涩,不论男女不论出身,唯能力论……自家夫君,怎么就不能单凭能力呢?

    刘氏勉强的又同季氏应付了一会儿,吃了点瓜果就告辞了,回到家却发现柴荣已经回来了,她当下有些奇怪:“今天怎么回的这么早,是出了什么事吗?”

    柴荣的表情有些奇怪,过了一会儿才道:“陛下今天,召我进去说话了。”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柴荣点点头。

    “什么事?”刘氏紧张道。

    “今上要打契丹,点我为将……”

    作者有话要说:  二十七号,准时更新。下一次没意外的话是十一月三号,o(n_n)o~刘灿那段关于孩子的心理,差不多就是我的。我早先一直没心没肺,年龄一大把了也不是太急——太后都快急死了,后来却很快结婚怀孕,当时还有人问我,我的回答是,我这个年龄就算不结婚,也要有个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