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番外·变化 (二)

    沉香一早就点上了,这种味道更容易让人镇定下来。樂文小說|喜鹊的手法是专门学过的,力道又是最适合她的,不一会儿刘灿就进入了梦乡。她睡的很沉,喜鹊继续给她按着,但目光却比早先更直接的放在她脸上。

    她是个女人,她知道。

    她喜欢她,她也知道。

    她并不像她喜欢她那样喜欢她,她知道……

    想着这几个她字,喜鹊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她觉得很有意思。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刘灿的身份,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她们相处的情景,早先偶尔的时候,她会和赵匡胤石守信相遇,那个时候,他们看她的目光很是怪异,特别是那个石守信,还带着一种冰冷的敌意,那时候她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些年却慢慢琢磨出来了。

    他们都喜欢她家大郎呢。

    她家的!

    这么一想,她又高兴了。她知道刘灿永远不可能和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夫妻,她们现在能这么相处,只是因为她听话乖巧,可那又有什么?只要能留在她身边就好了。

    “你笑什么?”中午的时候刘灿一向睡不太长,最多半个时辰,少了甚至两刻钟,喜鹊东想西想的时候,她就醒了。

    “你醒了,脖子舒服点了没?”

    “嗯,再给肩上按按。”

    她立刻把手转到了肩上,刘灿舒服的发出一声叹息:“我家喜鹊的手法倒是越来越好了。”

    “是你太辛苦了,少些劳累就会轻松许多。”

    “现在不劳累,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你又胡乱说话!”

    刘灿笑着摇摇头,她知道喜鹊误会了,但她也不准备解释,因为,她的确有这方面的担忧。现在的大宋形势是很好,但她会不会惹上个天灾却不好说,天命这种东西说起来很玄乎,但既然穿越都有了,再迷信一些也不算什么。更何况,看看五代史就知道了,那些英明神武的皇帝,都是被老天干掉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她早先才不是太想称帝。

    不过她此时的意思却是,她这个劳累又岂是普通人想要就有的?多少英雄豪杰想挑这个担子还挑不起来呢。

    “我让人准备了锅子,现在要叫上来吗?”

    刘灿点点头:“还是你了解我。”

    喜鹊有些喜悦,又有些羞涩,服饰她穿上鞋,披上外衣,再一起来到外面。刘灿没有妃子,她不需要帮她打理后宫,而宫中的诸多事务也都有章程,所以她需要的就是服侍好刘灿,她也喜欢这个,能自己做的绝不让别人动手,能和刘灿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把别人给打发出去。

    此时也是这样,让人把东西都送上来后,她就把其他人都打发到了外面。自己按照刘灿的习惯把豆腐羊肉都送进锅里:“今天是吃什么面?”

    “汤面吧。”此时没有烩面一说,不过把面扯成一片一片的,也和烩面非常相似。

    这些东西刘灿非常喜欢,喜鹊却是一般,不过为了不扫刘灿的兴致,她也吃了不少,只是肉很少夹,更多的吃的是菜。待刘灿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她试探性的开口:“大郎,那个顺命候……要不要招进宫中?”

    “让他进宫做什么?他那个人,满腹怨气,见了其实没什么意思。”李后主也许是一个很棒的诗人,但绝对不是一个聪明人,你想想,这都成阶下囚了,他还问君能有几多愁,赵匡胤见了能开心?就算老赵本来没杀他的心思,别人为了讨好凑趣也非要杀他了。

    “咦,我以为大郎……对他……嗯……”

    刘灿正在喝茶,差一点呛住,她抬起头:“你胡思乱想什么!”

    “我以为大郎欣赏他的才华的……”

    “我是欣赏他的才华,但对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兴趣。”

    “那……大郎有没有想过,要什么样的人?”

    “有啊。”

    她这么轻松的说出来,喜鹊顿时一怔,愣了一会儿才道:“那大郎……想的是什么样的人?”

    “我啊,我想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容貌英俊文采风流身手不凡体贴知礼,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脚踩七彩云。”

    喜鹊忍不住笑了:“那后来呢?”

    “后来啊,我自己就成了这样的人。”

    喜鹊笑的更大声了:“大郎真是、真是……”

    “怎么,你觉得我不是吗?”刘灿偏了偏头,“我却觉得很像呢。”

    “哪有人这么说自己的,不过……还真是像呢,就是没有脚踩七彩云……”

    “所以啊,我想要的已经都实现了。”

    “那大郎就没想过以后吗?”

    “以后?”

    “是啊,以后……大郎,不想要个孩子吗?”

    “想过。”

    “啊?”

    “怎么,我想过这个问题很惊讶吗?”

    “不、不是,只是……我、我以为大郎是不会想这种事情的……”

    刘灿一笑:“不管我是什么人,我总是人,是人,总会想到这个问题的。”

    “那、那大郎……”喜鹊有些不知要怎么开口,她想过为刘灿牵线,她觉得那是她应该这么做,可是当刘灿真的有可能这么做的时候,她又有些慌乱了。刘灿抱着茶杯,嗅着其中的香气,眼神有些迷茫。留后其实是个很重要的事情,当年轻的时候也许不会在意这一点,但当年龄慢慢上来,就会在意了。

    她还记得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也想过要一个孩子,那是一次医生的误诊,本来一个小毛病,被医生说成了大毛病,让她觉得自己有可能不久于人世,走在外面,看到小孩,就有一种遗憾——她还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也就是从那时候她知道,原来人的内心是渴望能在这个世间留下些东西的。她非常清楚当时的感觉,她不遗憾自己没有结婚,不遗憾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唯独遗憾,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能带着自己的某方面特质的孩子……后来她和一个朋友谈到这个问题,那朋友理所当然的说:“这是自然的,你说人活一辈子咱们能把什么留下来?只有孩子!过了几百几千年,只要这些孩子们不断的有孩子,就是咱们的某些东西留下了。”

    人,通过孩子达到永生。

    这么说也许有些冷酷,但从某个方面来说却是事实。人类自己不可能活个几百几千年,传承却可以,也许祖先早就不可考究,但身体里的基因,就这么保留了下来。

    但是现在,她对这个问题却不纠结了,要说她的年龄也不小了,在这古代是不能再等了。可是她却没有什么深切的渴望了,她自我剖析,想来想去,觉得大概有两个原因,第一:她是重生穿越的。她在一个小女孩身上得到新的生命,保留了过去的记忆,这就从某个方面来说消除了她对死亡的畏惧——生死间有大恐怖!

    恐怖在哪里?未知。我们不知道死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别管有什么野史传说,总归没有真真实实的展露在众人面前,所以人们害怕。但是她却是死过一次的,虽然她死的莫名其妙,虽然她没有经历黄泉地府,却也是再世为人,那么死亡这件事对她来说就不再是完全的未知。

    也许在下一世她不会还保留着现在的记忆,也许这次死后她不知道会转生成什么,但“我”还在,“我”还在一次次的轮回里,这就不是消失,而是永恒。

    第二,则是她已经在这个世间留下了自己的烙印。

    大丈夫不能九鼎食,就当九鼎烹。

    这话带着一股豪气、霸气,可是认真琢磨的时候,未尝不是一种悲凉。人在这个世间太渺小了,几十年匆匆而过,当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除了你的子嗣,还有什么能证明你来过这个世上?

    名声,功绩。

    所以古人对名声极为看重,有的甚至把这看的更甚于自己的生命,是真有那么高的觉悟?也许是,也许只是因为名声是能绵延下去的。

    她败郭威,平刘汉,收江南,虽然现在还有一个契丹没有打败,可也是开创了一个新局面,历史上,必要记下她的名字。

    她对生死没有绝对的畏惧,也在这个世界留下了自己的烙印,那么,就不是非要有一个孩子了。当然,在合适的时候有一个也不多,不过,还不是现在。而且,孩子的父亲,也需要做好挑选。

    “你啊,没事的时候就找人来陪自己聊聊天,学些东西,就别瞎琢磨这些了。”她回过神,对喜鹊道,喜鹊脸一红,“大郎是怪罪我吗?”

    “只是觉得没必要,我若想要什么,会同你说的。”

    喜鹊心中一暖:“那,大郎可要记得这话。”

    刘灿失笑的摇摇头,她没有去问喜鹊是不是想要孩子,是不是想有夫妻生活。因为这些,早已决定。

    “娘娘,未时了……”外面传来宦官的声音,喜鹊叹了口气,“知道了,大郎……”

    刘灿站起身:“那我就先过去了。”

    她每天会给自己休息的时间,但该工作的时候却绝不偷懒:“晚上,让人熬些小米粥,准备一些咸菜,别的就不用了。”

    喜鹊应了,送她走出去,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想着刘灿的话。

    “我倒是得了大郎想要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这是刘灿很重要的心理定为,就写出来了,o(n_n)o~下一次更新,二十七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