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道魔医 > 第95章 还有帮手!正面杠上【三更】

第95章 还有帮手!正面杠上【三更】

    ‘医行天下’这四个字是金帝金口玉言,给姬雨的尚方宝剑,也是很多时候姬信只管捅娄子不管擦屁股的护体神器。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似乎更触怒了姬信,“那你忘了吗?十八岁之后,你便要回朝!”

    姬雨顿时道:“我还没十八岁!还差十二天!”

    姬信更怒,在这样一个世外高人身上见到如此明显的怒气,实在罕见,这个姬信对姬雨……竟真有几分亲情在。

    只见姬信忽然收起了箫,对郑古道:“今日之事,就交给你吧。”

    郑古扫了一眼姬雨,显然姬信是被这个皇侄影响了,“方才不知道是谁说姬家没有不分轻重的小子。”

    这算是打趣了吧?

    姬信自然没法回话,只是拎着姬雨到了一旁,置身事外了。

    江月初有点无语,姬雨也来帮她,真的很让她意外,这样轻松就解决了姬信,更让她意外!

    “你要挺住啊,别那么快挂了,到时候我找谁去学大易针法?”姬信忽然说道。

    江月初无语道:“我也说过了,我不能做你的师父。”

    姬信道:“身为江家的人,你不能做我师父,现在你不是江家的人了,怎么就不能了?再说了,我师尊跟江牧不对盘,但你跟江牧也没关系了,师尊他说不定会欣然同意。”

    江月初很佩服姬雨这样强大的脑回路,他脑子里似乎没有什么利益纷争,更想不到家国天下,他就只记得大易针法。

    “郑将军,动手吧。”风澈说了一句。

    他是真不怕把事情闹大。

    “你们还有帮手。”郑古说了一句。

    也就在他话音落下之后,夙樾骑着玉睛鹿疾奔而至。

    他飞身落下,狐裘拂动,飘落几片落叶,像是在路上沾的,眼神一转,对现在的情况已然猜到七七八八。

    他径自走到风澈旁边,“刚刚见你用封雷诀了,你们二人可还好?”

    江月初点了点头,而风澈道:“你来的还算及时。”

    夙樾转而看向郑古,对之前这里是否开战一字不提,只道:“郑将军,我刚刚收到消息,空山大师已经到了黄苍国,一两日便能到冀北城,诸位若是没什么急事,不若随我一同返回冀北城吧?”

    几人顿时都看向夙樾。

    空山大师?就是那位据说手中有‘乾坤日月盘’,能知道乾坤珠位置的佛门高僧?

    “呵呵。”风澈轻笑一声,这算是个好消息了吧。

    江月初垂眸。

    而郑古道:“既然空山大师要来,那便在冀北城多等两日。”

    说完,看一眼几人,一闪身便消失了!

    姬信也收了绑在姬雨身上的绳索,似乎也不愿再看到后者,一闪身也不见了。

    姬雨活动了一下手脚,跳了起来,“真是麻烦,夙樾你也不能来的快些,我就不用受这苦了。”

    几人相视一眼,无形中都松了口气。

    “你们两个都受伤了,先回去再说吧。”夙樾说道。

    他毕竟是黄苍国的六皇子,在这里是东道主的存在,他带来空山大师的消息,正好给几人都送了台阶,郑古和姬信自然没必要再耗在这了。

    “我不回去。”江月初道。

    夙樾问她:“为何?”

    江月初道:“我决定了要走,那便没必要再拖一两日。”

    夙樾看向风澈。

    而风澈笑了一声,“月儿,至少空山大师能证明你与乾坤珠无关,你走不了了,只能从长计议,否则不管你走到哪里,郑古和姬信都找得到你。”

    江月初抬眸,看了看眼前的三人,他们来帮她,她意外,更感动!但她也担心,夙樾背后还有黄苍国,风澈背后还有黑翼国,姬雨的任性也有满足清醒的时侯。

    回冀北城,只是缓兵之计而已。

    最重要的是,那个什么空山大师,她有可能指望不上!毕竟乾坤珠是在她气海中!

    但风澈说的也没错,她跑到哪郑古和姬信都找得到她,她现在是真正的进退两难!

    风澈忽然握住了江月初的手腕。

    江月初看向他,却听他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月儿你可得记住,你还有我。”

    江月初怔了一下。

    而夙樾道:“先回去吧,都伤成这样了,还打算在这过夜吗?”

    眼看天都黑了,确实不宜久留了。

    “那好,回冀北城!”江月初道。

    ————————————————

    回来的路上一直在胡思乱想,可一到了冀北城,竟然又心如止水了!

    也许这就是走上冰层的感觉,初时薄冰令人恐惧,但时间长了也就淡定了!管它什么牛鬼蛇神,遇到了再说!

    天色早已擦黑,江月初被理所当然的安排进了驿馆,听说是城主亲自安顿的,待遇几乎要跟风澈他们一样了。

    不过江月初对这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并不想早早去驿馆,她本想到大街上溜一圈,但是风澈三人竟然不放心她!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人都在冀北城了,难不成还能跑?”江月初无语道。

    夙樾道:“那倒不是,只是怕有别的麻烦,你们两个身上都有伤,还是回去为好。”

    江月初看向风澈,“你,回驿馆去!别拖我的后腿。”

    风澈却活动了一下肩膀,道:“这也叫伤?月儿只管走,想去哪便去哪,我哪能拖你后腿?抱着倒还行……我开玩笑的!”

    后面是江月初的拳头已经举起来时,风澈为保命补充的。

    还能贫嘴,风澈似乎一时半会真死不了,最后几人转去了琼林苑。

    琼林苑依然是那般人间天堂的模样,几人熟门熟路的往老地方走去。

    只是……刚到门口,却听里面欢声笑语,江月初顿时停住了脚步,突然间醒悟似的看向风澈,“啧,我们来的不是时侯,而且,这地方也不该来。”

    风澈挑了挑眉。

    夙樾和姬雨却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傻站着干什么?进就进,不进就换一间。”姬雨说道,他是来过这个雅间的,但按照他那个出了门就忘的性子,恐怕根本没印象。

    “那便换一间。”风澈说道。

    然而几人正要走,面前的门却是开了!

    是送茶水的侍者,不过这里的侍者都是一等一的记性好,他一看几人便躬身道:“几位公子小姐里面请。”

    说着还很机灵的让开了房门。

    这样一来,屋里屋外的人自然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彼此!一瞬间空气都有些窒息了!

    里面的人是谁?

    正是江文媚!还有赤游,江玉堂,江湍,江艳儿。

    他们之间的气氛似乎不错,江文媚坐在主位,看样子这是在给她庆祝。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江玉堂,他拉开椅子起身,走到门口道:“风公子,六公子,九公子,没想到在这里偶遇三位,如不嫌弃,不如一块进来喝杯茶吧?”

    他文质彬彬又谦和得体,眼神甚至没有在江月初身上停留。

    而这时,江艳儿也盈盈走来,紫红色的衣裙格外衬托她妩媚的气质,兰花指轻翘,一拂额发,颇有些惊喜的看着风澈道:“风公子,真是太巧了!今日比赛结束之后我特意去拜访您,可惜您先走一步,在这见到便是缘分,快请进啊。”

    江艳儿一双眼睛里都是风澈的影子,现在这样似乎都已经很克制了。

    见此,江月初饶有兴致的往旁边站了站。

    现在她也稍稍能从里面看出些端倪来,江艳儿这人长袖善舞,把六长老那房的许多生意都打点的格外出色,而六长老最近一直在大费周章的打通丹阁在黑翼国的销路,别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难的很。

    丹阁在五国之中地域划分极为清晰,想要扩张、没点过硬到后台是办不到的,所以,江艳儿才会锁定风澈!

    因此,夙樾、姬雨同样是中洲九龙子,江艳儿眼里却只看到了风澈。

    而另一方面嘛……江艳儿挑男人的眼光也挺独特,她似乎很喜欢风澈呢。

    “正主在这呢,进什么进?换地方。”姬雨说道,那漂亮却疑似面瘫的脸上浮现一丝不悦,抬脚就踢了踢候在一旁到侍者,道:“你是眼瞎吗?里面有人还敢请?是觉得爷几个喝不起你这里的茶?”

    那侍者诚惶诚恐的跪下了!连连道歉,“公子息怒!都是小的的错,几位公子这边清。”

    那侍者哪敢解释,他认得风澈,知道风澈就是包下这个雅间的人,但他自然是聪明的,只迅速的邀请他们去另一个雅间,虽然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艳儿急急地说:“一块多热闹啊,几位公子何必再去别处?对了,赤公子也在呢!”

    江艳儿是真着急了,竟然把赤游给抬了出来,她是真不知道赤游和风澈水火不容吗?

    不过,被点了名的赤游却是慢慢悠悠出来了,他看一眼风澈,嗤一声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姓风的,来来来,快请进啊,都已经到了门口,怎么还去别处?

    姓风的你不是向来不把自己当外人吗?这个雅间当初可是你给文媚买的,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了吗?这里存了两千万金币,花完你还给续,说是钱花在‘媚儿’身上,你心甘情愿,文媚今日也在,而且今天也是她的大日子,你不正好来献殷勤吗?”

    风澈第一时间不是怼回去,反而条件反射的看向江月初,而江月初正抱着双臂,睁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好戏呢!此时她似笑非笑,心里怕是不知道怎么吐槽他呢吧!

    “我没说过。”风澈竟然道。

    赤游鄙夷的说:“我和江玉堂亲耳听到的,你竟然好意思否认?”

    风澈又道:“我没说过。”

    不过,这一次他是看着江月初说的。

    江月初也觉得风澈挺不要脸的,这话她也是亲耳听到,记得清清楚楚,这种理直气壮的失忆,他是则呢么做到的?

    而这时,赤游好像才看到江月初一样,惊喜的说道:“月初你也来了啊!你怎么又跟姓风的走到一块去了,你看看,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他就是这德性,说了不算,算了不说,还有这地方,真是她给文媚买的。”

    江月初摸了摸后脑勺,尴尬的笑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她是被赤游的开场白给弄懵了!她以为经过决赛之后,他们都认出她真实的身份了,但其实赤游没有?否则他怎么还是这个态度?

    “月初快来,许久没见你,你似乎瘦了,这些日子都忙什么去了?我想见你一面还真有些难。”赤游只邀请江月初一人,对其他三个人视而不见了。

    “不必了,我……我今日……不太方便。”江月初说道,现在这情况可真够混乱的!

    “月儿,没什么不方便的,既然有人盛情邀请,进去坐坐何妨?”风澈却忽然说道。

    江月初惊讶的看着风澈,他搞什么!

    然而风澈已经先一步进去了!

    随后夙樾和姬雨也走近去了!

    江月初还能如何?也被迫跟江文媚面对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