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农家娇女 > 第二百零四章 陷井

第二百零四章 陷井

    屋里,两面相对的墙整堵都是用木条和白色窗纸做的格子造型,木条是原色,只刷了亮漆。有窗那堵墙是刷了黑色洋漆的条型木板做的不规则图案,地下是浅棕色木地板。

    屋中间一个矮脚黑色洋漆描花长几,四周放着四把没有脚的椅子,搭着黑色撒花锦垫。顶上吊下一盏圆柱形红灯笼,吊得很低,在长几上方的正中间。

    窗棂也是格子窗,窗下并排两个低矮的木制小柜。

    整个房间一尘不染,一进去就像进入另一个世界。

    一看这间屋,当当就甩出舌头乐起来,好熟悉哦!它要跑进去,被夏离拦住。

    金铃终于知道姑娘为什么让她带了两双拖鞋来。她把拖鞋放下,两人换上。

    周氏端了铜盆过来,未进屋,金铃把铜盆接过,夏离净了手后,她自己又净了手,再给当当把四蹄擦净。

    夏离对金铃说道,“你跟我在一起,看到的,听到的,都要烂在心里,你父母也不能说。”

    金铃赶紧说道,“奴婢知道,这是奴婢的本份。”

    她知道自己以后要给夏离做陪嫁丫头,一辈子服侍夏离,当然要听她的话了。

    夏离走到窗边,低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套颇具特色的白色描花细瓷具及两双筷子、两个白瓷青花筷枕,摆到几案上。

    又从另一个小柜里拿出一双黑色绣云纹的男式拖鞋,放在屏风后。

    夏离盘腿在几案前坐下,恍如隔世。这里跟前世那间包厢有七、八分的像,实在是因为那个包厢就是仿古。

    按理,跪坐更适合这个环境。可他们都不喜欢那样坐,难受。

    当当去了夏离旁边的一个椅垫上坐下。

    夏离没有管站在屏风旁手足无措的金铃。她是自己的心腹丫头,以后许多事都要交给她办。那么,她对自己必须绝对忠诚和服从。

    小二端上来一壶茶站在门口,金铃接过放去几案上。

    一刻多钟后,便听到了脚步声。

    金铃把门打开,叶风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叶力、叶劲、叶全三人。

    叶风绕过屏风,也是一愣。

    金铃低身把拖鞋放在他面前,他换上,又对后面的叶力几人说道,“你们去隔壁吃饭吧。”

    夏离已经站了起来。叶风走去她对面,笑道,“坐吧。”他盘腿坐下,自然得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叶风从军营直接赶来,穿的是戎装,与这里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因为有金铃在,叶风没有说话,只是四周望着,若有所思。

    小二端着托盘送菜和酒来了,金铃接过,又摆上几案。菜不多,已经齐了。

    夏离对金铃说道,“你也去隔壁吃饭吧。”

    金铃换了鞋子,躬身退下。没关樱轩的门,有屏风挡着,哪怕站在门外也看不到里面。

    隔壁包间的门大开,若有人路过想去樱轩,叶力几人都能看到。叶力几人一桌吃,金铃在墙角的一个几上吃。

    屋里没人了,夏离笑道,“叶哥,你熟悉这个场景吗?”

    叶风靠在椅背上,又四周望了一圈,说道,“有熟悉之感,似乎我来过这里一样,可我清楚地知道我这是第一次来。”

    夏离说道,“前世,我们喜欢去一家叫‘西村料理’的餐厅,那里的装修风格就是这样的。酒楼里的厨师不会做料理,但这些碗盘是我精心挑的,还是有些像。”看叶风依然是愣愣的,又笑道,“完全想起不太可能,只要你觉得熟悉,喜欢这里,就成。”

    叶风点点头,一切都有熟悉之感,他也的确喜欢。

    他笑道,“这里很好。以后,我们若有时间了,就来这里吃饭。目前,在我府里和你家里,都不太方便见面。”

    夏离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她拿起青花小酒壶给叶风斟了一杯酒。

    叶风一口喝尽,夏离又给他倒了一杯,两人低头拿起筷子吃菜。当当面前摆着一小盆菜汤拌饭,它也无声地吃着。

    吃了几口饭,叶风抬起头看着夏离笑道,“你说过要给我唱曲儿的,我天天都在想。”

    夏离抿嘴笑起来,用帕子擦擦嘴,问道,“叶哥,你准备怎么收拾易寿?说了,我就给你唱。”她总想参与到教训易寿的事件中去,想亲手教训那个老恶棍。

    叶风无奈,只得说道,“易寿好色,我已经让人找了一个女人冒充良家女,他也快上勾了。我治军严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对于强抢和强奸良家妇女的将士决不姑息。因为余大人的关系,我不好直接弄死他,但得让他身败名裂,湘山府乃至整个湘江省都再无他容身之地……这事,你一个姑娘家不好参与的。”

    易寿是何指挥使的人,叶风本来就要想办法赶走他。先是想留个一年半载再找借口,如今他敢打夏离的主意,就留不得了。而且,居然敢说他不喜欢女人,真是太可恶了!他会让他以后再也喜欢不成女人……

    夏离搞懂了,叶风挖了一个桃色陷井,就等着好色的易寿往里跳。

    她一下来了兴趣,说道,“捉奸捉双,你是准备在他霸王硬上弓的时候捉他吗?”又拉了拉叶风的袖子,急道,“带上我,我躲在暗处用弹弓专射他那里,让他以后再也祸害不了女人。我就是这样收拾李大让的,打得他那里肿老大……”一着急说了那件事,吓得她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叶风听了她这些话惊掉了下巴。在他听到“霸王硬上弓”就已经红了脸,再听后面的话,她居然打过男人那里,还看过男人那里……

    他有些生气了,沉脸说道,“说什么呢,说什么呢,一个姑娘家,怎么说话呢!那个场面能是一个未婚姑娘看的吗?看了,不仅羞人,还要长针眼……姑娘家家,做了那事,还好意思说出来……”

    巴拉巴拉,他唬着脸一长串的教训。

    看他冷着脸,薄唇一张一合,夏离有一种错觉,前面的叶风留着板寸,穿着T恤,正在训斥逃学看歌星演唱会的小夏离。